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六章 飞花令 上

  唐逸跟沈清柔等人一同向着晋江河畔走去。通过许先生签名处这一关,举人跟解元也纷纷走在前边,不一会儿,悉数有才子出现,人数竟然不下有五十多人,看来这些都是通过签名处筛选,最终留下来的精英才子。
  唐逸跟姑娘们一同出现,无疑是一道特殊且靓丽的风景线,立马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当然之所以会被才子们注意,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唐逸的关系。
  尤其他们听闻,连范解元都答不出的题目,唐大人凭借作诗一首,直接打破了签名处规则,使得运气爆棚跟着他一同过关的时候,众人无比羡慕。
  他们通过签名处筛选,等会儿前往船帆时还要进行两轮筛选才能参加最后的诗词决赛。
  不一会儿,众人来到晋江河畔,只见江上碧波荡漾,远远看去,一艘艘船舫停在河畔岸边,有小阁楼立于船上,檀木作梁,水晶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小阁楼外边,张灯结彩,灯烛辉煌,河面相照,看似烟花吹柳,船上有女子或凭或立,皆以轻纱掩面;有才子赋诗高歌,船舫四周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
  有小厮已是收到消息等候多时,见到唐逸等人,立马上前笑道:“唐大人,如今船舫诗会正准备进行第一轮对决,决赛稍等片刻。
  还请唐大人跟诸位才子先到船舫里边休息。”
  唐逸点了点头,笑道:“请带路。”
  小厮恭敬点头,带着唐逸和姑娘们来到一处小阁楼。
  阁楼里边,范进跟庞文明已是久坐等候,在他们面前摆放着巨大圆桌,圆桌上边摆满各色酒杯,看到唐逸进来,范进不由得冷哼一声。
  其他几位公子则是纷纷上前行礼,态度相比之前明显热络许多。
  便在这时,一位中年胖子走了进来,看到诸位才子已经在圆桌就坐,他先是对着唐逸行了一礼,而后才对着众人拱手一笑,说道:“在下李祝荣,乃是此次船舫诗会负责人之一。诸位才子能够通过许先生的考校,到达此地实乃才高八斗、文采斐然!”
  李婉儿瞥了嘴,冷笑说道:“非也非也,某些人金絮其外,败絮其中。若不是唐大人的话,他们两哪有机会坐在这里。
  还举人、解元真不害臊!”
  范建气得脸色燥热,偏偏还不能反驳。作为读书人,若是跟姑娘人家争吵,这要是被人听闻他只会被人沦为笑柄。
  李婉儿说道:“你看吧,刚才还趾高气扬,现在被人说中,怕戳脊梁骨,啥都不敢放一个了。”
  这话有些粗俗,但李婉儿性子大大咧咧,自然毫不在意。其他几位姑娘,脸色微红,却是掩面偷笑。
  唐逸倒是有些意外,这李婉儿行事倒是洒脱自然,而且伶牙俐齿,嘲讽起人来,可谓是痛打落水狗之势。
  圆桌旁边,李祝荣笑脸尴尬,轻声咳嗽,没想到大家关系如此僵硬。
  他想了想,主动当和事佬,说道:“诸位才子同饮一杯梅花酒如何?毕竟大家能够齐聚这里,实属不易,何不举杯共饮一番?请!”
  唐逸声音淡淡道:“不胜酒力,就不喝了。”
  李祝荣:“……”
  ……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空气中充满火药味。
  李祝荣轻声咳嗽,解释说道:“事实上,每年诗会都有才子提前进入决赛,所以诗会都会安排一个圆桌,供大家饮酒作乐,行飞花令。”他目光看向众人,说道:“不知这飞花令,诸位可愿意进行?”
  不断被姑娘嘲讽的范进早已恼羞成怒,岂会放过羞辱唐逸的机会。
  范进冷哼一声,说道:“无酒不成飞花令,某位大人连喝酒都不行,这飞花令即便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李婉儿冷笑说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范进气得火冒三丈。
  范进大怒,气道:“喝酒乃是一种修养,是一种高尚情怀!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身为男儿连喝酒都不行,还有什么是行的?”
  唐逸脸上冷笑,说道:“喝酒的确是一种修养,一种文化,但酒桌之上各有各的目的,酒里有乾坤,有关系,也有利益;酒桌里能攀交情,能谈生意,能察人性,能见真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李婉儿欣喜一笑,嘲讽说道:“就是就是,你凭什么跟唐大人一起喝酒?
  还修养高尚情怀?你有修养吗?了不起你就别参加这个诗会!
  还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像你这般不要脸,顶多也就是个酒囊饭饱之人!”
  李祝荣:“……”
  李祝荣欲哭无泪,他本是想当和事佬,没想到会越闹越僵。
  他试探着问道:“那这飞花令就不继续进行了?”
  唐逸说道:“为何不继续?”
  李祝荣眉头紧皱,心里暗道,不是你自个说不胜酒力。
  李祝荣看向范进,问道:“范解元,这飞花令要进行吗?”
  范进说道:“当然!”
  李祝荣心里难受,这唐大人实在是琢磨不透,只好硬着头皮,开始介绍规则,说道:“诸位皆是出类拔萃、文采斐然之士。
  今日诸位皆坐在圆桌上边,行飞花令,诸位可选用诗和词,也可用曲,但选择的句子不能超过七个字,输者罚饮梅花酒。”
  听到这个规则大家倒是没有惊讶的神色,正如同裁判所说的这飞花令,众位才子再熟悉不过,这是大家日常在酒楼里边饮酒助兴的游戏之一。
  不过,这个规则看似简单,但没有任何诗词基础的人根本玩就不转它。
  比如,圆桌上如果有甲说一句第一字带有“花”的诗词,如“花近高楼伤客心”。
  乙就要接续第二字带“花”的诗句,如“落花时节又逢君”。
  此时丙可接“春江花朝秋月夜”,“花”便在第三字位置上。
  丁则可以接“人面桃花相映红”,这时“花”在第四字位置。
  接着戊可以是“不知近水花先发”、“出门俱是看花人”、“霜叶红于二月花”等等。
  一直到“花”排在第七个字位置上,则第一轮完成,便可继续循环下去。
  花令一人接一个,当场作不出诗、背不出诗或作错、背错时,由则由花令官命(裁判)令其退场。
  这种“飞花令”算是真正诗词高手之间的对抗,要求诸位才子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整说出一联含有约定关键字的诗句。
  所以,这次的飞花令与在醉仙楼的行酒令相比,不比酒量,直接是实实在在的比个人的文学底蕴跟才华如何,而且这不仅考察大家的诗词储备,更是考校临场反应和心理素质的较量!
  但是,要知道现在坐在这个圆桌上边的,都是文采斐然的才子佳人,彼此都是诗词一道的高手,诗词储备量又会少到哪里去呢?
  所以,这将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持久战!
  唐逸示意小厮取来一壶热茶,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将茶杯放下,眼眸如刃看向范进,后者吓得脸色煞白。
  在某些事情上,唐逸比较小心眼,喜欢计较。
  唐逸看着范进,心里冷笑。竟然敢说劳资不行,娘西皮的,那就比比看,谁更加持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