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3²+1章 斩草除根!

  有关凌源村的案件已是过去一些时日,作为案件受害者的严凤凤,最后还是远离温陵是非之地。虽然严凤凤严词拒绝陆家的赔偿,但唐县令还是怒斥商贾陆家,让陆家赔偿严凤凤损失。
  这起案件总算是落幕,但案件所带来的涟漪,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温陵每一个百姓。尤其是唐县令在公堂之上的那一份言辞犀利的话语,可谓震人发聩。
  渐渐地、慢慢的温陵百姓,特别是文人学子开始兴起通读律法的风气。
  温陵百姓也逐渐明了,律法并非只是摆设,而是一件锋利至极的武器!
  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将这把武器牢牢的抓紧手上,当利益受到侵犯,当名誉遭受诽谤,当名节遭受玷污,你就可以将这把锋利至极的剑刃对准你的敌人。
  当然,古人不傻,事实他们智商跟现代人差不多,只是他们受的教育不同。古人也并非粗鄙丑陋,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
  温陵的百姓心里知晓,唐逸的确是青天大老爷,但若是出了温陵之后,当官的与百姓之间的关系依旧非常紧张……
  今此一事,百姓对这位沈家官婿可谓是印象改观,坚决拥护。但是,想到他的身份,百姓免不了唏嘘一番,作为官婿身份实在是有些可惜。
  男儿在世,定当是顶天立地,一生正直,毫无邪佞。作为一介入赘官婿,数典忘祖,欺师灭宗,可谓是为人不齿,毫无骨气!
  有谩骂唾弃的,便有拥护支持的。有人说唐县令自愿入赘沈家,最为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沈家大小姐——沈清柔。
  沈清柔天姿国色,温婉大方,唐逸一见倾心,再顾倾城,但碍于他身份贫穷,地位悬殊,所以为了佳人,自愿订立婚约入赘沈家。
  无论何许原因,作为舆论中心点,唐逸毫不在意,卧居县衙,稳坐钓鱼台,至于他对于沈家这位未婚妻的看法,则是果断选择能避则避,能逃就逃,能不见就不见。
  女人,到底是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今晚他却不得不参加一场酒宴,乃是知府大人陈聚财举办的宴席,温陵有名的商家以及官员都得参加。唐逸寻了一出角落坐下,吃着桌上果点,却是未沾半点酒水。
  一来他酒量非常的差,一杯就醉。
  二来刺激大脑,昏昏晕晕不是特别喜欢。
  星光璀璨,人声鼎沸,酒过三巡,官商之间,开始互吹互捧。不得不说,酒桌宴席是官场文化的重要舞台。无论悲欢离合,无论喜怒哀乐,都能在一席觥筹交错之间畅饮而尽,欢谈而散。
  有几名温陵商贾和官员迅速来到唐逸桌前,主动敬酒。
  “唐大人!当日衙门听完您说的那一席话语,可谓如雷贯耳,令小民茅塞顿开!”
  “在下对大人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学生听完唐大人的一番言语,可谓是胜读十年寒窗,看古近风流人物,还数大人第一!能在此间宴席见到大人您,真是学生一生之荣幸,回家定要烧香祭祖,感谢先辈积下阴德。”
  “听完唐大人那一番话语,本官的心情竟是久久不能平静。正如老子所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本官现在终于明白缺乏的是什么了!
  真如大音希声扫阴翳,犹如拨开云雾见青天!
  正是唐大人那种对律法真理的执着追求和唐大人对律法实施之艰苦,实践所产生的厚重感!”
  唐逸:“……”
  有关凌源村的案件众人早已知晓,更是听闻知府大人那一番要为唐逸撑腰的话语,当然或多或少这些同僚也非常敬佩唐逸敢为民女严凤凤伸冤。
  唐逸温和一笑,与众人一一寒暄,没有对尬吹的不屑,也没有对马屁的反感。
  人最需要就是自知之名,有人愿意尬吹互捧,你还选择无视不理……这不是死心眼吗!与眼前这些人过不去,就是为官途要走的路树立不必要的麻烦。
  远处,知府大人正跟几位官员闲聊,并朗声叫诸位不要客气,众人纷纷对知府敬酒。
  知府大人环顾一周,忽而发现唐逸的身影,想了想,便疾步走到唐逸面前,声音浑厚,
  笑道:“唐县令,不知身体好多了没有?”
  唐逸起身行礼:“多谢知府大人关心,下官身体已经恢复。”
  陈知府点了点头,笑道:“凌源村的案件处理得不错,本官非常满意。嗯,唐县令最后说的那一番话语,本府非常欣慰。温陵能有你这样一位百姓官是他们的福分啊。”
  唐逸眉头轻皱,说道:“知府大人过誉。唐逸乃是一时冲动胡言乱语,当不得真。此番多亏知府大人您心慈仁善,关爱温陵百姓,愿为严凤凤主持公道。
  如今,知府大人你身受百姓爱戴,温陵百姓都说知府大人您:报国尽忠,临政无阿。杲杲清名,万古不磨!”
  身旁几位官员脸色涨红,看向唐逸时微微佩服。唐大人排起马屁果然厉害!
  不仅不敢独揽此次凌源村案,更是进一步称颂知府大人,报效大乾,尽了自己的忠心,做官时从来没有向任何邪恶势力屈服,光耀的清官名声,与世共存,永远也不会消失!
  知府大人眉开眼笑,举起酒杯,点头笑道:“好好好!你看本知府顾着跟你说话,来来来,快些喝酒。”
  唐逸眉头紧皱,一杯的话,应该没事。他将面前酒水一饮而尽,酒水辛辣刺鼻,入口醇滑,身体感觉灼热极了。
  知府大人已经有些醉意,朗声问道:“唐县令,陆家这些时日待你如何?可曾再对你不敬?若是陆家胆敢再对你胁迫无理,你尽管跟本府言明。”
  陆辰石只从儿子陆文远被判了死刑之后,背地里边可没少对唐逸造谣生事。
  现在有知府当枪把子使,可谓毫无后顾之忧。唐逸心里冷笑,估计陆家如今杀了他的心都有了,不如斩早除根的事就交给知府大人了。
  于是,他脸色为难,欲言又止,说道:“事实上,陆商贾对下官无理也是应该的。毕竟,那是他的儿子,如今下官叛他儿子死罪,陆商贾即便报复下官也是情有可原,可以理解。
  不过,下官倒是听闻一些妄言蜚语,若是说了只求知府大人能够恕罪。”
  周围官员顿时不敢言语,知府大人脸色涨红,声音沉闷说道:“你只管大胆的说,本官不会怪罪你的。”
  唐逸行了一礼,说道:“有人说知府大人您徇私枉法,一手遮天,贪生怕死,因为生怕温陵百姓,所以才命令下官胡乱处理凌源村案件,冤枉陆家大少。
  定要举全家财富,誓要禀明巡抚大人,让巡抚大人主持公道!”
  “什么!!!”
  陈聚财惺忪的双眼,愤怒爆瞪,怒声说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陆家真是胆敢反了天了!”
  他脸上阴沉如水,直接说道:“竟然要举家财富,这陆家莫不是以为财大气粗?财可通天?
  好好好!
  待明日本知府便叫人好好的、仔仔细细查一查这陆家!”
  唐逸恭身行礼,笑道:“知府大人英明!”
  围观几名官员,听完唐逸跟知府大人的话,脸色惨白,可谓是惊得后背冒出一声冷汗。尤其是看到唐逸脸色露出温和笑意的时候,只觉得慎人极了。
  竟然招惹到知府大人,这陆家恐怕过了今夜之后,难以再继续存活下去。
  唐逸这一刀捅得实在太狠了!
  陈知府再邀唐逸共饮一杯,唐逸眉头微皱,一饮而尽,酒水入肚,只觉得难受极了。
  陈知府非常满意,拍了拍唐逸的肩膀,笑道:“以后若是还有类似之事,尽管跟本知府言明,不用害怕。有本知府为你撑腰!”
  唐逸点头答应,却觉得天旋地转,昏天黑地。眼睛一黑,直接向后栽倒。
  有官员吓了一跳,急忙扶住唐逸。
  知府大人脸色微变,问道:“他怎么了?”
  那官员看了唐逸一眼,哭笑不得:“唐大人他……喝醉了。”
  众人脸色古怪,却是憋着笑意。
  知府大人眉头微挑,笑骂道:“想不到唐县令酒量如此之差。等会便安排一辆马车,让人将他送回沈府吧。”
  那官员急忙点头答应,扶着昏睡过去的唐逸,叫小厮寻来一辆马车,并让他小心将唐逸送回沈府。
  马车在沈府门口停下,小厮小心翼翼敲响朱门。
  有管家打开府门,看向小厮,疑惑问道:“您是?”
  小厮恭谨一笑,说道:“我是马夫,今夜唐大人在知府大人酒宴喝醉了酒,命我将唐大人送回府邸。”
  “唐大人?”
  管家眉头紧皱,细细琢磨,直到小厮将唐逸从马车里边扶出,等看清楚唐逸的面容之后,
  他脸色惨白,惊讶道:“姑爷,回来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