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四十三章 母辱不护,国辱何御! 上

  随着晚秋逐渐过去,一直不愿到来的寒冬终于是悄然而至。距离醉仙诗会结束,已是过去半个多月,但诗会上的事情,随着时间发酵,唐逸的才名可谓第一次在温陵打响。
  醉仙楼里边,唐逸同庞文明的宝塔词,有关“古,今”之辩可谓是被人们津津乐道。
  至此,温陵的学子再不敢小觑这位唐大人。
  这些时日,其他酒楼争相效仿醉仙楼,还有其他诗会也争相邀请唐逸,陆续将请柬送到沈府,但沈府则是以唐逸公务繁忙,只好全部推辞掉。
  为了避免更多人跑去县衙吵闹,唐逸干脆躲到沈府享受丫鬟捶背。公务之事直接交给贾似言处理,这段时间温陵稍显安定,贾似言处理事情知进退,基本不会闹出什么大事。
  至于参加那些诗会,唐逸实在没有兴趣,之所以会参加醉仙楼的诗会,只是为了替小媳妇出头而已。
  也就仅此而已。
  至于才华名誉,比起赚钱来说……唐逸更喜欢后者。
  所以,今日他请来王阳明下棋,并跟他讨论那所谓的小报,毕竟天都乃是大乾最为繁华之地,如果想要赚钱的话天都自然是最好的地方。
  但是,不待王阳明出现,贾似言却苦着一张脸色来到沈府,潺潺弱弱,像是受了委屈,又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
  唐逸正在喝茶,眉头微蹙,说道:“贾先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贾似言尴尬一笑,说道:“东翁……最近的确是出了点事情。”
  “嗯?”
  唐逸知晓贾似言的性子,若无要事,他基本不会来找自己。唐逸看着他,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贾似言上前一步,苦丧着脸,轻声说道:“昨日温陵出了一桩命案。”
  “嗯。”唐逸点了点头。
  贾似言继续介绍案件,说道:“凶手已经抓到,名叫吴学成。他的父亲吴佑是个赌鬼,常年都在赌坊厮混,只有吴学成跟他的母亲柳氏相依为命。
  但是,吴家非常穷困潦倒,这些时日因为秋霜大降,吴学成的母亲染了风寒,本是要拿着仅剩银两去卖汤药,谁知被他那赌鬼父亲抢走了,说是拿去赌坊还债了。
  过了几天,吴学成的母亲风寒症状变得更加严重,吴学成身无分文毫无办法,只好找邻居借了点银两,谁知这银两刚借到,赌坊的人立马跑来家里闹事,说是吴佑这个赌鬼又欠了他们赌坊的银子。
  吴学成询问一番,这才得知,原来吴佑前些时日,竟然将他母亲柳氏的汤药钱拿去赌了,而且又欠了一屁股的赌债!
  当日,赌坊的人在吴家大闹,更是将柳氏从床上拖下来,让他们母子二人跪在地上。
  吴学成不得已,只好将借来的银两交了上去,谁知那赌坊的人不肯善罢甘休,威胁吴学成若是再交不出赌债就……就……”
  唐逸眉头紧皱,冷声问道:“他们就什么?”
  贾似言摇头叹息,说道:“就欺辱柳氏。”
  唐逸将茶杯放下,沉声说道:“继续说。”
  贾似言轻轻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说道:“那赌坊的人将柳氏拖下床,知晓她染了风寒,便不让她回床休息。又叫吴学成跑出外边借钱……后来,吴学成便偷偷跑来咱们县衙求救。
  但是,大人这……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
  虽然赌坊的手段鄙裂一些,但这赌债乃是是吴佑这个赌鬼所造,父债子偿也是应该的!
  即使咱们县衙的人过去也是无能为力啊!”
  唐逸目光微冷,看向贾似言,冷声说道:“县衙的人何时过去?”
  贾似言缩着脖子,说道:“昨日中午去了一次,到了傍晚时分又去了一次。”
  “怎么解决?”
  “这……衙役也不好插手赌坊的事情,欠债还钱,这催债的自然是一些凶狠之徒。”
  唐逸面无表情,说道:“所以,那些催债的人,因为让柳氏跪在地上,所以吴学成才恼羞成怒,杀了赌坊的人?”
  贾似言目光复杂,摇了摇头。
  唐逸眉头皱得更紧,问道:“那吴学成为何杀人?”
  贾似言重重叹了口气,说道:“昨日深夜,赌坊的人又到吴家催债。
  因为吴学成跑来咱们县衙的求救,所以导致赌坊的人非常生气。
  他们对吴学成拳打脚踢,随后又将吴学成赶出屋外。
  然后,然后……”
  贾似言说到这里不敢再说一下,但他的眼里闪过愤怒之意。
  唐逸说道:“然后怎么了?”
  贾似言沉默良久,这才重重叹息一声,说道:“赌坊的人开始对柳氏肆意辱骂,拳打脚踢,撕破柳氏衣物,将灯油滴到柳氏身上,甚至开始做出许多出格之事,这期间长达半个多时辰。”
  贾似言小心翼翼的看向唐逸,说道“吴学成听到柳氏凄厉绝望的哭喊声,便恼羞成怒直接气得跑去柴房拿了一把柴刀,将赌坊一个个都砍得血肉模糊。
  邻居听闻此事,便急忙跑来县衙告诉杀人出事了。
  今日早上,百姓们都跑来县衙大闹了!”
  唐逸对于吴学成的杀人行为持沉默态度,这是一个盛行儒家文化的时代,
  对于残害父母的仇人应该怎么办?圣人说,他会睡在草垫子上,枕着盾牌,不担任公职,时刻以报仇雪恨为念,决心不和仇人并存于世,不共戴天。
  一旦见到面,拔出兵器就和他丫拚个你死我活!!!
  圣人如此,更何况是普通百姓?
  所以听闻这则消息时,唐逸也能理解百姓为何会如此愤怒。
  相信很多百姓都会把自己代入吴学成的角色,想象如果是自己遭遇这种情况,自己会不会把最后希望寄托到衙役身上?
  而当求救县衙,衙役却未出手制止,反而冷漠无视时,自己又会不会同吴学成一样绝望、恐惧又愤怒?
  愤怒到拿起柴房里边那把水果刀,向侮辱自己和我母亲展开狂暴的杀戮?
  百姓们之所以义愤填膺讨论这起案件,最大的因为,便是因为它触发了百姓内心最深的焦虑和恐惧——若是有一天,当我或我的至亲被他人羞辱之时,衙役没有制止这些歹徒,我该怎么办?
  我会不会因为一时的绝望和激愤情绪,失去理智,做出极端的反击行为并为此付出重大代价,比如杀人偿命?
  追究我罪刑的律法,又会同样去追究对我和我家人残酷施暴的人的罪行吗?
  会去追究衙役渎职的不作为吗?
  不拿刀就被欺辱,拿起刀就犯法,两难呀!
  当然,
  此次案件,最令百姓寒心是衙役们的不作为。
  吴学成最绝望的,是衙役来了,却什么都没做,然后就走了。
  这便是压断吴学成绝望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
  唐逸认为,吴学成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律法上的杀人行为,更是一个伦理行为。
  毕竟,
  这案件不论怎么判,都会有人不满意。
  假设唐逸判决吴学成乃是正当防卫成立,无罪释放,那么被害者,赌坊的人,死者的亲人,手染十几条人命必,将会对吴学成不依不饶,同样不免舆论挞伐。
  虽然他们是迫害者,但他们也是讨债者,更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如果唐逸真判定吴学成无罪,此例一开,今后会不会不知道又会出现怎样的,类似的“正当防卫”杀人案件……不敢想像!
  此案非常棘手,甚至比凌源村的案件还棘手。
  尽管这是衙役的不作为,但他们代表是县衙的脸面。
  要知道这起案子的细节,有很多让人觉得荒诞和背离常识的地方实在太多。
  还有赌坊的人猖獗程度可谓无法无天,实在难以不让人怀疑背后的是否存在更多的隐情?
  例如是县衙大人撑腰?
  官匪勾结,鱼肉百姓?
  作为审理此案的县令唐逸,无异于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摆在在温陵舆论风暴的风口浪尖之上,成为无数温陵百姓的对立面。
  这一次,他将要承受的是无数温陵百姓的拷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