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八十七章 一切情意尽在不言中.

  当王阳明说唐逸将准备升官时,后者当场懵住。
  经过一番探问,唐逸这才知晓,原来这些时日王阳明私底下正在帮圣上处理相关的密函之事。
  事情似乎处理得不错其中,王阳明还偷偷举荐唐逸:
  【唐逸作为温陵县令,勤于吏治,廉洁奉公。以“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的作为己身的警策名言,更是将“智勇常困于所溺,祸患常积于忽微”的深邃哲理贯彻行事作风,至今仍余音绕梁,在温陵的天空中盘旋回响!】
  或许是密函之事处理不处使得龙颜大悦,亦或许是唐逸勤勤恳恳感动到身上,总之,唐逸升官了!
  唐逸这位温陵九品芝麻官,等到年关结束,便要到江南上任!
  当时王阳明一脸得意,以为唐逸十分激动,定是对他非常感激。
  谁知唐逸看着他,说道:“不去江南上任可以吗?”
  虾米鬼?
  无数官员,为了依附上级,为了做出点点成绩,为了能够升官可是挤破了脑袋,唐逸倒好香馍馍摆在眼前,他竟然不想去上任?
  要知道,此事若是圣上答应,唐逸便是圣上钦点上任江南,这可是比其他人奏折举荐牛逼坏了!
  王阳明脸色愣住,摇了摇头,说道:“我已是向圣上举荐,若是圣上亲自任命……圣命不可违!”
  唐逸兴致缺缺,无奈说道:“这样啊,那只好去江南再考虑书籍贩卖了。”
  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
  王阳明非常无语,唐逸果然对钱财银两情有独钟,对于官位升迁反而是满不在乎。
  关于江南升迁之事,唐逸简而言之地说给小媳妇听,唐逸发现沈清柔虽然脸色欣喜,但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愁绪。
  之后,唐逸又将此事说给老丈人听,沈荣富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轻轻一叹,说道:“皇命不可违啊!”
  作为当事的人唐逸,倒是持着平静疑惑的态度。
  平静是因为唐逸对于官位升迁并不是特别在乎。
  疑惑……就更盛了!
  天下没有免费午餐,更不可能平白无故掉馅饼,江南升迁出自王阳明举荐。
  那么王阳明为何要举荐?
  又为何要推荐他到江南?
  难道是江南刚好有空置?
  亦或者是他自己想太多?
  换句话理解的话,唐逸跟王阳明如今可不是过命交情,虽然两人称兄道弟,但彼此之间的芥蒂还是有的。
  想不通之事,唐逸只好是暂且搁置。
  ……
  ……
  随着年关将近,势不可挡的年味在温陵街道中散开,温陵街道不时放着喜庆的鞭炮,敲着锣打着鼓,笙呐齐鸣,载歌载舞。
  反观沈府,却是一片温馨景象。
  因为唐逸曾吓唬过果儿,所以为了赔罪,开始讲一些奇异神话的故事听。
  沈府庭院,几人围坐在一起。
  “…然后啊,一贫如洗的樵夫阿里巴巴在去砍柴的路上,无意中发现了强盗的藏宝地。
  他轻而易举地便得到了一大笔财富……但他并不完全据为己有。
  强盗们为除后患,密谋要杀害阿里巴巴……最后在莫吉娜的帮助,阿里巴巴才化险为夷,并战胜了强盗。”
  沈清柔也寻了一个位置坐下,跟果儿一起听着唐逸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故事的内容则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果儿忽然问道:“阿里巴巴的故事好听是好听,但那个宰相的大女儿叫什么……山鲁什么德的,真的可以将一千多个这么精彩的故事?
  姑爷,最后她活下来没有?”
  唐逸似笑非笑,说道:“当然活下来了,不然我这么会看到她讲的故事。”
  小果儿嫣然一笑,说道:“活下来就好!”
  小姑娘的心地善良,问题也这般可爱。
  小果儿站了起来,拉着沈清柔纤手说道:“小姐,现在故事听完了,果儿又可以继续听古筝!”
  唐逸疑惑道:“古筝?谁弹?”
  小果儿说道:“最近小姐又开始弹古筝了,非常好听!”
  唐逸的确是在沈清柔的闺房里看到一架古筝,不过他倒是没听过沈清柔弹过。
  沈清柔脸色微红,看了唐逸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小果儿拉着沈清柔的手向着屋子里跑去,
  厚重漆黑的云层笼罩着天都城,已经停歇的雪花,过了午后,便又开始下起来,越下越大如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
  唐逸走回屋子的时候,突然一阵悠扬悦耳如鸣佩环犹如泉水叮咚作响的琴音透过迷漫的雪花,清音传来,宛如一只夜莺轻啼,柔而委婉,半晌,节奏稍稍轻快了起来,仿佛月亮升上了天空。
  如此美妙的琴音立马吸引了唐逸的注意,循声望去,正好是沈清柔带着小雪离开的方向。
  唐逸走到别院里边,沈清柔的闺房便在这里。
  这座闺房位于别院,但相对比较清幽,只有几位丫鬟在打扫着刚下的积雪,见到姑爷进来,几人连忙行礼,目光微微有些惊讶,一直以来都是小姐前去姑爷的屋里照顾他,所以唐逸很少会过来这边。
  走进屋里的时候,唐逸发现还是跟自己之前看过的一样,每一样东西都静静有条的放置着,屋里的东西不多但看起来非常雅致。
  此时,
  在屋里一扇木窗之下,沈清柔一袭白衣背对着唐逸,旁边坐着的小果儿已经陶醉在她的琴音里,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唐逸已经走了进来。
  屋里木窗开了一个缝隙,因为旁边放着火炉所以并不会觉得寒意,不时有纯白的雪花从窗户外飘飘悠悠的吹进来,洁白的雪花落到烧红的竹炭上,慢慢的融化成雪水。
  沈清柔眉宇间透露着望不穿的空灵,气宇悠扬的琴声自她的手中缓缓益处。
  如墨的青丝隐隐划过浅浅朱红的唇,如此美丽的画面令唐逸一阵恍惚,真是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唐逸静静的站在屋外听着,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幽幽的琴声,算是半陶醉在这美妙的音乐里。
  若是早知晓沈清柔会弹古琴,想来日子也不会这般单调,生活多一些音乐润色定也是极舒服的!
  就在这时,
  原本悠扬的琴音节奏猛的一变!
  本该是轻松愉悦犹如小河婉转叮咚作响的琴声,却是忽然变得缓慢而低沉,在这凄凉的琴音中,连木窗外的风声似乎也跟着呜咽起来。
  琴音带着一丝丝的凄凉、伤心之感,仿佛是一位即将失去挚爱之人的小姑娘正躲在房间里边偷偷地哭泣……
  唐逸眉头微皱,似有所感。
  突然,
  琴声嘎然而止。
  旁边,小果儿目光疑惑,关心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沈清柔脸色苍白,笑道:“太久没弹木琴,弹得有些不好所以生疏了。”
  小果儿摇了摇头,笑道:“没有哦!小姐弹的琴音真的好好听!我要是能够弹得这么好,就好了!”
  沈清柔淡淡微笑,说道:“果儿,你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只要稍加练习也能够做到的。”
  小果儿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不可。”
  沈清柔揉了揉小果儿的秀发,示意没事的。
  小果儿作势抱住了沈清柔,将小脑袋埋在了她的怀里,沈清柔目光温柔充满了笑意,轻轻的抚摸着果儿乌黑的秀发。
  小果儿稍稍犹豫,说道:“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小姑娘都是比较敏感,似乎也从琴声中听出沈清柔的杂讯。
  沈清柔柔和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唐逸见两位姑娘还抱在一起,走进来的时候轻声咳嗽,沈清柔听到声音后,转身目光惊讶的看着唐逸,旋即,她站了起来将木窗关上,走到唐逸身边,说道:“相公,你这么突然过来了。”
  “娘子,弹得琴声太好听了,所以忍不住过来欣赏一下。”
  听到唐逸夸自己,沈清柔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转身搬来一张凳子让他坐下又将火炉推到离唐逸稍近的位置,走过去将房间的门关掉这样寒风便不会吹进来了。
  沈清柔淡淡一笑,说道:“妾身害怕琴声会扰到相公。”
  唐逸心里疑惑,这话什么意思。
  看到唐逸疑惑的眼神,沈清柔轻声解释道:“相公这些时日都在撰写话本,我怕琴声太大声,会吵到相公。”
  看着沈清柔脸色愈加苍白,唐逸关心道:“我方才听闻娘子所弹琴音满是悲伤之意,没事吧?”
  沈清柔摇了摇头:“妾身,没事。”
  以前冬日时分,沈清柔偶尔也会在屋里弹些琴音,这些时日她知晓唐逸在撰写小说,需要清净,所以沈清柔便再也没有弹过琴声了。
  或许也正是因为太久没弹过木琴的缘故,沈清柔弹着琴弦,想起娘亲曾教她弹琴的过往,又想起相公准备到江南赴任,心里边尽是有些舍不得,所以琴音才会婉转又有些哀愁的歌声缓缓流出。
  没想到相公能够听出自己的琴外之音,这让沈清柔有些羞怯。
  唐逸走到木琴的旁边,轻抚上边的琴弦,略微沉吟吗,问道:“娘子,你可以再弹一首琴曲给我听吗?”
  沈清柔问道:“相公想听什么曲子?”
  “什么曲子…不知,若是我自己胡乱哼唱出来的曲子,娘子能否弹奏出来?”
  筝。
  无论是这个时代,还是在原先的世界里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
  弹奏古筝,讲究的是“以韵补声”,而所谓的“韵”,便是诗韵、文韵、曲韵、甚至是悠然心生的一个念头的话语,都可以作为古筝弹奏的曲调。
  因此,古筝弹奏的曲目多是显得非常的自由与洒脱。
  当听到唐逸说自己胡乱哼唱的曲目时,沈清柔淡淡笑道:“妾身只是小时候跟娘亲学了点弹琴的技巧,并不是特别娴熟。
  若是一般的曲目听几遍再稍加练习还是弹得出来,但如果太难太复杂的话,可能没法弹奏。
  不知相公你要哼唱的曲目是什么样的?”
  沈清柔说得非常谦虚,但唐逸自然是不会真的相信只是学了一些弹奏技巧。
  单凭刚才弹的琴音时而空灵涌动,时而心绪缭乱,一般的琴手岂能弹出如此高水准的琴音。
  唐逸笑道:“娘子放心,我本就不懂音乐,既然是胡乱哼唱自然是不会太过复杂。”
  沈清柔点了点头,坐到木窗底下,素手轻抚琴弦,说道:“若是不太复杂,自然没有问题,不过……”
  沈清柔美眸露出温柔的笑意,俏皮说道:“妾身若是弹得不好,相公可不能怪罪。”
  小果儿露出小虎牙,笑道:“小姐弹琴这般厉害,一定会非常好听的!!”
  唐逸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先轻声哼唱,娘子按着我哼唱曲子的节奏,进行弹奏可否?”
  沈清柔微微点头,素手轻轻扫过琴弦,灵巧的手指在琴弦间跳动,犹如蝴蝶在花间飞舞,屋外雪花纷飞,婉转动听的琴音透过白茫茫的雪幕,凌冽的清音在天空传响。
  屋内,
  唐逸笑道:“娘子,我这随便哼唱曲子你可能会觉得有些奇怪,但其实也算是一首完好的曲子,这首曲子的曲目叫《烟花易冷》。”
  沈清柔抿嘴,笑道:“烟花易冷,这曲目倒是清奇。”
  将桌上的热茶一饮而尽,润了润嗓子,注意到沈清柔看向自己的眼神,唐逸温柔一笑,稍显浑厚低沉的嗓音便开始从屋里传出。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
  琴音的节奏一开始稍显突兀,并不是特别的流畅。
  但随着唐逸轻声哼唱,沈清柔如葱玉般的素指拨弄琴弦,到了后边曲调逐渐平稳起来。
  第一遍琴音,唐逸在旁边唱,沈清柔弹奏。
  到了第二遍琴音,沈清柔已经能够将整首曲调弹奏完成,这让唐逸心里一阵惊喜。
  等到第三遍琴音的时候,中间的曲风却是忽然一变,沈清柔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曲调注解,唐逸一听竟不由得沉醉其中,整首诗可谓古韵十足。
  ……
  听着沈清柔弹奏的这首曲子,唐逸的心神也不由得陷入回忆当中。
  之所以会选择听沈清柔弹奏这首《烟花易冷》,是因为在原来的世界里唐逸最喜欢便是这首歌,无论是意境,还是歌曲的内涵都引人无限遐想。
  现在再次重新听到这首曲子,唐逸心里五味杂陈。
  沈清柔开始弹奏第四遍琴音,如此简易的曲调她还是第一次弹奏。正应了唐逸自己说的那句话,曲调古怪。
  整首曲子没有过多繁杂的技巧,曲调平铺直叙,听了一遍之后便能让人记住,不由得也会跟着哼唱起来。
  “相公,你方才哼唱的……是相公作的曲子?”沈清柔出声问道。
  “娘子觉得如何?”
  “古怪……但却挺好听的。”。
  小果儿跟着点了点头,说道:“好听极了!”
  沈清柔看着唐逸,认真说道:“唐逸唱的曲子也挺好听的。”
  “我可能弹得不是很好,待得再多练习几次,相公日后若是还想再听的话,妾身便能够给你弹奏。”
  沈清柔轻声念着歌词,竟陷入了沉思。
  唐逸将热茶一饮而尽,说道:“我忽然感觉肚子有些头晕,先回房间休息了。”说完,放下茶杯转身离开。
  看着唐逸离开,小果儿小脑袋一歪,疑惑说道:“肚子会……头晕吗?”
  远处,唐逸早已消失在雪幕当中。
  小果儿有些不解,转身目光看向沈清柔的时候,发现沈自家小姐正双手扶着琴弦,神色恍惚似乎有着心事。
  小果儿走到沈清柔旁边,听到她在轻声呢喃,疑惑道:“小姐,你在念什么呢?”
  沈清柔想起唐逸方才作出的歌词,一遍又一遍念着,脑海里竟是想起过往的一些事。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想起唐逸让自己用古筝弹曲子,难不成唐逸……这些诗词念的是他们两人之前相处的过往
  想起那一句“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相公的意思是一直都要跟妾身在一起?
  难道相公知道,自己因为他江南赴任之事而伤心?
  沈清柔白皙的脖颈泛出淡淡的红晕,抬起美眸看向小果儿欲言又止。
  见沈清柔脸色泛红,小果儿伸出小手摸了摸她光洁的额头。
  “没发烧啊……”小姑娘轻声疑惑道。
  沈清柔犹豫了下,说道:“果儿,你说相公念的这词是何意思?”
  小果儿想了想,说道:“姑爷词的意思……果儿不懂,不过蛮好听的!”
  小果儿问道:“小姐,唐逸作的词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没…没事。”沈清柔轻声说道。
  想起自己刚才因为陷入悲伤情绪所弹的琴曲,难道唐逸作这首词是为了安慰我?若真是如此,自己也不好跟果儿解释,毕竟……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懂词的意思。
  小果儿看着沈清柔,露出笑意,说道:“小姐你终于笑了,是不是姑爷这词有别的意思?”
  小姑娘看到沈清柔面色羞红紧张,知道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便从座位上扑倒沈清柔的怀里,紧紧抱着她,露出天真无邪可爱的小眼睛,说道:“小姐,你最疼果儿了。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果儿你还小…不懂。”
  “果儿不小!”
  “恩恩,我再弹唱一曲给你听好吗?”
  雪花纷飞,一句句清脆动听的歌声自温暖香闺里缓缓的传出来,庭院外边,唐逸拍掉肩上的积雪,露出淡淡笑意。
  一切情意尽在不言中。
  ……
  ……
  ps:五千字大章,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