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八章 攀今揽古 上

  古代举行诗会,是没有固定场所的。大多选在比较宽阔的庭院、学堂、馆阁楼台举行。有时也会在名士家中,亦或者酒楼大院。主要看举办者的意思,定好地点和时间,会专门通知好友,同窗,再由他们相互转达,很快就有许多人文人之士前来。
  张掌柜此番举行诗会,只有一个目的——赚钱!
  听到唐逸想要参加诗会,他心里顿时喜出望外,这无疑是吸引客流量最好的方法。
  张掌柜脸色激动,说道:“唐大人也要参加?”
  唐逸点了点头,看向庞文明,说道:“既然诸位如此盛情,唐某自然不能扫兴。”
  唐逸的声音很平静,没有刻意盛气凌人,也没有非常刻的挑衅,但方才一番言语,犹如一把锋利至极的寒利,让众人清楚知道,无论是谁想要找茬,都得最好被他刺伤的准备。
  前世毕竟是身居高位之人,再加唐逸本就不是软柿子,他目光如刃瞥了庞文明一眼,这种带着高位者的掌权气势,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眼神,却是很好的、准确的令庞文明感受到了。
  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好好的玩一玩。但别人玩的游戏,而庞文明可能要堵上十几年的才华之名。
  毕竟他久负盛名,虽然面相不堪,却是温陵有名的才子,温陵书院的种子学生,秋闱考试高中举人的最佳人选之一。
  庞文明紧绷着脸色,他原本是想要靠着才气羞辱一番唐逸,但是,当他接触到唐逸的眼神神,心里却是下沉,感觉……眼前的局面已经超出他的控制,似乎唐逸才是站着主导的地位。
  唐逸轻轻敲了敲桌面,平静说道:“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诗会便继续吧。”
  张掌柜心里乐开了花,连忙点了点头。
  他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开始有条不絮地介绍规则:“诸位,今日乃是九九重阳,劏鸡宰羊祭祖,饺子汤圆祈福,寒暄一壶热酒,围炉闲聊诗词。
  今日醉仙楼便效仿古意。这比赛规则倒也简单,总共分为两轮。
  第一轮,每人分别出一句行令对联,对不上对联者请暂退一边休息。
  第二轮,则是每人行行限字酒令,直至最后剩下一人胜出。”
  行令,又称饮酒行令,乃是古人饮酒时助兴最常出现的活动。
  行酒令的方式可谓是五花八门,张掌柜所说的行令联、限字酒令便是其中的两种流传较广的酒桌游戏。
  所谓行令联,常见形式是一人先出上联,另一人则对出下联,对不出来者则饮罚酒。
  但是,与行令联相比,限字酒令难度更难,要求出令者限定令语的开头跟结尾,而且必须带有某个字的一种语言文字形式的酒令。
  唐逸淡淡一笑,这算是一种酒桌文化,只可惜他不好喝酒。
  醉仙楼里边,几名小二忙进忙出,很快酒楼正中央重新摆了张红褐色的梨花圆桌,张掌柜示意唐逸等人列席就坐。
  小二小心拿出沈釉的尖嘴酒瓶,分别给每人的酒杯斟满,几人举起酒杯先是对着张掌柜行了一礼,而后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以示谢意。唯有唐逸,却是没有将酒杯举起。
  庞文明脸色一沉,咬了咬牙,开始发难说道:“唐大人,为何没有饮酒?”
  唐逸说道:“酒力不胜。”
  “酒力不胜?”
  庞文明冷笑一声,说道:“等会儿我们若是赢了,岂不是我等胜之不武?”
  唐逸看向他,说道:“这样吧……这第一轮,若是你能让我喝下一口酒,便算我输如何?”
  庞文明眉头微挑,心里一阵气愤。围观书生才子,目光冷冷瞥向唐逸,皆是认为此人行径实属张狂!
  沈清柔来到唐逸身侧,轻声说道:“相公……都怪妾身参加了这个诗会。”
  唐逸笑道:“参加诗会能有什么对错,即便他们几日不找茬,估计日后也会找茬。
  趁着今日挫挫这些所以书生才子的锐气也好。”
  沈清柔并不知晓唐逸诗才如何,所以现在心里边非常担心。
  但仔细一想,自家相公素来行事沉稳,今日既然答应参加诗会,定是胸有成竹,自己定当是相信他!
  此次作为行令官的张掌柜,倒是并不介意唐逸没有饮酒。
  张掌柜将面前一杯热酒饮下,而后大声说道:“沈姑娘,请!”随之,他高声唱道:“梅寒犹恋雪。”这第一句乃是以冬季为题。
  沈清柔乃是第一个对行令,她抬起头,稍稍犹豫,美眸正好与唐逸相对,唐逸淡淡一笑,眼神带着几分期待。
  沈清柔抿嘴一笑,在众人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她轻轻地离开位置,白色轻纱掉落,几根青丝落在脖颈,锁骨如玉,美眸如水,犹如从仙境中走出的仙子一般,莲步款款来到酒楼中央。
  此时,醉仙楼外的灰色帆布漏了个破洞,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一股寒风猛地吹起,刹那间落在屋檐上的落叶被席卷到半空,然后飘飘悠悠的落下。
  二楼之上,酌酒论道终于是停止谈论,有好事者赶紧闭口不言,书生们目光灼灼,紧盯大厅中央,众人屏气凌神,不敢呼气。
  沈清柔白皙的脸庞带着淡淡笑意,对众人行了一礼,念道:“春雨芳尘湿。”
  一诗念完,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忽而,
  二楼之上,有书生从座位站起来,大叫一声,好!众人反应过来,紧随其后纷纷鼓掌叫好!
  唐逸见此场景,心里讶然,而后哭笑不得,只能说沈清柔不愧是温陵第一才女,这人气也是杠杠的!
  且不论所念诗句如何,就论这美貌和文学才识,能够让如此多的文人墨客为其叹服,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
  按照规则,众人可以依照春夏秋冬的顺序开始,也可以是自由发挥。
  听完沈清柔的行令,庞文明原本想对“夏荷不失色”。但见自己下一位是唐逸,他忽而想起唐逸的张狂行径,竟敢质疑圣贤言论,心里立马充满不屑。
  他嘴角讥讽,准备好好的戏弄一番唐逸,于是大声念道:“蚍蜉撼大树!”
  这一句无疑是嘲讽唐逸不自量力。
  唐逸神色自然,淡淡说道:“铁柱磨成针。”
  ——嘎!
  此话一出,众人下巴差点掉落,明眼人都知晓这是庞文明有意嘲讽唐逸不自量力。
  偏偏唐逸对他重拳出击视若无物,竟然对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关键是于情于理竟然还可以。
  围观众人嘘声不止,却是无人胆敢叫唐逸退场,毕竟他的确是对出来了,只不过这对联有些……癖劣。
  庞文明心里冷笑,原本以为唐逸才学横溢,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行酒令看来他是势在必得!
  第一圈结束,八个人很快就饮尽。再到第二圈,庞文明念了句“东边日出西边雨”
  唐逸毫不犹豫说道:“床头打架床尾合。”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古怪,庞文明脸庞泛出潮红的血色,不知是憋得胀气,还是被唐逸给气得。
  这第二轮唐逸仍然是安稳淡定的通过了。
  终于是到了第三圈,庞文明脸色难看的厉害,厉声念道:“西塞山前沈鹭飞!”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唐逸没有立马对仗,而是陷入长久沉吟,
  庞文明心中得意一笑,终于是让唐逸陷入困顿。但是,当他看到下一幕,却是他笑容一僵。
  唐逸抬头,看向张掌柜,说道:“念了这么多诗词,有些口渴,能否沏一壶热茶?”
  张掌柜脸色微愣,而后急忙点头,说道:“好的好的!大人稍等片刻。”
  稍顷,
  有小二送来一壶热茶,沈清柔起身,来到唐逸身旁,说道:“妾身来吧。”
  小二微愣,急忙将茶壶递到沈清柔的手里。
  在众人即诧异又羡慕的注视下,只见沈清柔玉手将茶壶托于掌心,轻轻到了一杯茶水,几片碧绿的茶叶在杯子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芽影水光,相映交辉。
  沈清柔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眸色深柔,待得茶水温度稍和,她小心地递到唐逸面前,柔声说道:“相公,喝茶。”
  唐逸接过茶水,笑道:“谢谢。”
  沈清柔重新回到位置坐下,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随意。醉仙楼内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凌厉,众人看向唐逸的目光时,显得更加的愤恨。
  唐逸抿了一口茶水,茶水甘甜,香气四溢。至于周围那些杀人气愤的目光,他直接选择无视掉。
  庞文明冷声说道:“唐大人,轮到你了。难道唐大人是在拖延时……”
  不待庞文明说完,唐逸问道:“你方才的行令是什么?”
  庞文明脸色倨傲,说道:“西塞山前沈鹭飞!”
  唐逸直接说道:“东村河边爬乌龟!”
  庞文明:“……”
  围观众人:“……”
  ……
  庞文明的脸色由红转青,又由青转白,这唐逸明显就是在戏弄他!
  大乾徐夫子在《礼记·曲礼》说过:“志不可满,乐不可极。”意思是,志气不可自满,享乐不可无度。
  庞文明是个性格矛盾,却是个生性傲气,笃志诗文之人。
  对于礼法,他始终有着严谨守则的看法,贵为才子,他却从未游玩享乐山水,反而是醉心于诗文,对于诗文一道他也是力求循规蹈矩,对于古人更是恭敬听言,不堪怀疑。
  如今,他之所以会对唐逸如此敌意,也是因为唐逸敢质疑圣人贤训。原本,他以为唐逸敢质疑圣贤,定是有着过人之处,所以便要趁着诗会,跟他讨一个说法!
  但万万没想到,这唐逸的行令对,根本就是答非所答,驴唇不对马嘴!
  几轮行令对对,几盏杯酒下肚,喝得是庞文明开始有些晕乎。
  这时又轮到庞文明,他说道,登城沈云间揽山色入怀。唐逸答,俺到小河里抓鱼烤着吃。
  接着庞文明又道,云雾纳川锁千秋。唐逸答,羊腿烧烤带点腥。
  这如此滑稽贻笑大方的酒令对仗,自然是让场间的众人笑得前俯后仰。
  终于,
  这位面相不堪,却一向以温文尔雅,不轻易动怒而闻名于世的温陵大才子爆发了。
  “荒谬!自古对子,讲究平仄对仗工整协调,历览古今多少事,何曾见识荒唐言!
  你这疯牛不相及的对仗,莫不是拿人取笑,亦或是你根本就是半字不识,消遣大家作乐罢了!
  今日沈姑娘也在此,众位也都在此地,你若还有一丝惭愧就自个下场,别待会落了个笑话!”
  醉了也好,醒着也罢,庞文明声色俱厉,无人出声反驳,当然也无人出声支持。
  毕竟唐逸真的是对出来了,只不过这行令的确有些不堪。
  张掌柜连忙上前准备调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如今酒楼要的是名气人流,这样才能财源滚滚。
  此次诗会目的就是为了聚拢人流,如果庞文明与唐逸闹矛盾他也是喜闻乐见的。
  只要这酒楼的诗会最后照常进行,最后选出一个胜者就可以了!
  唐逸淡淡一笑,倒是不以为意。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正经对仗,要知道他是那种别人一直他寻不开心,他会让那个人立马也不开心的人!
  庞文明方才一次次对他冷嘲热讽,唐逸自然不会放过戏弄他一番。
  唐逸脸色诧异,说道:“我对对的行酒令,难道哪里有错?”他转头看向张掌柜,问道:“张掌柜的,我这行酒令可有对错?”
  张掌柜冷汗冒出,尴尬一笑,说道:“唐大人,自然是没有。”
  唐逸又看向沈清柔,问道:“娘子,我这行酒令难道对得不好吗?”
  沈清柔脸色微红,柔声说道:“相公的行酒令对得……极好!”
  “——你!”
  庞文明厚唇紧抿一起,想要狠狠痛骂唐逸一顿,但想了半天却是不知如何出口,最后他终于恍然大悟,他根本就没有骂过人。
  唐逸点了点头,无视庞文明杀人目光。
  他看向张掌柜,可惜说道:“想不到我等才学不相上下,这第一轮竟然无法分不出高下,不如我们便直接开始进入第二轮?”
  此话一出,众人心里暗骂唐逸不要脸,沈清柔脸色不由得变得更红,就连身后几位姑娘也是脸色红润。
  庞文明冷哼一声,将头看向别处。
  张掌柜轻声咳嗽,说道:“唐大人说的对,既然诸位才学不分上下,我们便直接开始第二轮的限字酒令。”
  唐逸喝了一口热茶,这限字酒令跟行令对相比,难度肯定是倍增的。
  所谓限字就是要求,酒令开始之前要求句子的结构里边,必须出现规定的字。
  这种语言形式的酒令,其令语经过个别文字的限制,所以说说出来的,大多是另一种语言形式,不限字数,如作诗、联对亦或者引用古诗、古文等。
  张掌柜继续解释规则,说道:“第二轮限字酒令,要求每人说出的酒令里边,要带有“相”字为首,“人”字结尾的诗句。
  诸位可有听清?”
  相字开头,人字结尾。
  如此句子错综复杂着实令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愧是限字酒令,难度不说,若没有半点学识,可能立马就会被淘汰掉。
  众人目光看向唐逸,即便这次他想含糊过关也不可能了。
  张掌柜看向四位,见大家已准备好,他便将手里的酒水举到唇边,一饮而尽,然后大声唱道:“请!”
  沈清柔轻抿一口清酒,脸蛋有些微红,说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庞文明傲气不减,看着唐逸说道:“相逢不饮空回去,洞口桃花也笑人。”
  唐逸笑容灿烂,庞文明刚说完,他立马说道:“相国寺里有个庞胡子!”
  ——啊?
  众人脸色一愣,庞文明实在是忍无可忍,这唐逸完全没有礼法,不按照规则行事。
  他气得胡子乱颤,质问道:“方才张掌柜已经说明规则,我们也已约好,这句子的结尾要说“人’字,你方才为何还要说什么庞胡子?”
  唐逸淡淡一笑,看着庞文明,反问道:“庞胡子难道不是人?”
  庞文明酒气上头,心绪缭乱不已,身体更是气得发抖,听到唐逸的解释立马火冒三丈,如此偷梁换柱的话根本就是不遵守行令规则。
  当即,
  他大怒道:“圣人礼训,礼之于人,犹酒之有襞也!张掌柜方才已经说明,要以“人”字结尾,如此不守规矩,这庞胡子你说是“人”不是“人”!”
  唐逸看着庞文明,问道:“这庞胡子不是人吗?”
  庞文明大声说道:“这庞胡子是人吗?!”
  唐逸白皙的面容露出温和笑意,说道:“乾朝《礼记·曲礼》说道︰“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
  夫惟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
  如今这庞胡子能说绘道,又会跟人讲规矩,你说是人不是人?
  若说这庞胡子不是人,难不成是禽兽不成?”
  唐逸这一番话,意在说明人跟禽兽的区别。酒楼大厅众人皆是一愣,姑娘们不由得抿嘴微笑,众人这才立马意识到,唐逸原来是在暗骂这庞文明禽兽不是人。
  方才庞文明暗骂唐逸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这第二轮一开始,唐逸立马就骂他禽兽不是人!
  沈清柔美眸如水,看向唐逸充满喜意,心里想到,自家相公果然是厉害,任何人都别想在他身上讨得半点好处!
  庞文明自然是立马意识到这姓唐的是在骂自己,脸色顿时涨红得犹如猪肝一般,想要当场与唐逸争峙。
  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想起圣人曾训:君子无所争。
  他乃是才学君子与若与唐逸相争,岂不是贻笑大方!
  庞文明看着唐逸,怒声说道:“这一轮即便让你过了又如何,不过是个胸无点墨的跳梁小丑,到了第二轮你若还是答不出来,我看大家如何笑话你!”
  唐逸淡淡一笑不以为意,举起手中的茶水,把玩一番而后他轻抿一口,茶水入喉,渐渐入胃,暖和感自胸口慢慢延伸,立马驱除来自外界秋风萧瑟的寒意。
  ……
  第一轮结束,酒桌依然是坐着唐逸,唐逸,庞文明,还有沈清柔三个人。
  张掌柜上前一步,走了过来,对着众人拱手行礼,举起清酒而后一饮而尽,说道:“诸位!第二轮,请!”
  沈清柔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水,脸色立马变得更加红润。她原本酒力就不是很好,几轮下来已经喝了不下五杯。她头脑晕乎,勉强说道:“相得笑言友,难逢终始人。”
  庞文明脸色涨红,烈酒入喉,说道:“相见千行泪,缘是为思人。”
  终于,再次轮到唐逸,众人立马提起精神,这第二轮,不知这姓唐这次又会说出何等惊人的话语,可是下一秒众人却是一愣,因为唐逸已经作出回答。
  只见唐逸举过茶水,仰头一饮笑道:“相欢一瓢酒,知君有几人。”
  以茶代酒,知己难寻。
  原本众人准备看笑话,或者说原本准备嘲笑唐逸一番的,但庞文明猛地心下一惊,唐逸能够回答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等到第四轮,酒力不胜的沈清柔终于是败下阵来,起身对众人行了一礼,便款款退下。
  酒楼大厅里众人唏嘘不已,原本一开始大家猜测这次诗会,沈清柔姑娘肯定是最后的大赢家,没想到在第四轮竟然输了。不过,大家转念一想,也可以理解,沈清柔毕竟是个姑娘,酒力不胜也是应该的。
  沈清柔脚步悠悠,终于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李婉儿忙走过来将她搀扶,关心问道:“清柔姐姐,你没事吧?”
  沈清柔摇了摇头,微微叹息,说道:“倒是可惜没能赢得这诗会的魁首,要不然这怡红院的游玩,便要叫你这妮子好好的去享受享受一番才行。”
  李婉儿见沈清柔还有空与自己开玩笑便知道她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她脸色窘迫道:“沈清柔姐姐,我已经知错了,下次再不敢如此鲁莽行事了。”
  沈清柔淡淡一笑,李婉儿小心的将她扶到位置上坐下,几位姐妹忙过来帮忙照顾,沈清柔道了谢谢,便抬起眸子,看向大厅中央,
  此时,
  令众人意外的是,庞文明与唐逸两人竟然斗得火热异常。
  庞文明将酒饮尽,声色具厉说道:“相酣曲终晚,须有醉归人!”
  唐逸同样举起茶水,一饮而尽笑道:“相逢须强笑,世皆离别人。”
  庞文明再饮一杯道“相共多交臂,风流忆此人!”
  唐逸脸色淡然,说道:“相约相思树,不见相思人。”
  庞文明青筋凸出大喝:“相顾沈发乱阴生,雄鹰傲鸣岂知人!”
  唐逸洒然一笑,说道:“相看旧来终日醉,世间杯酒属闲人!”
  两人你来我往,丝毫没有相让,醉仙楼里边众人大气不敢喘一声,他们早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喧哗,生怕打扰两人的诗词对峙。
  众人心里边惊讶不已,想不到唐大人,竟然真的能够与庞文明不分上下,拥有如此才学为何从未听过?!
  沈清柔美眸如水,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看着唐逸脸色自然,平静对仗,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抿嘴微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想不到……相伴在自己身边的相公,竟然是一位如此才华横溢的大诗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