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章 文臭弄札妄想诗词大家!?

  当先走在最前面的一位公子,衣着富贵,面如冠玉,皮肤较白,一看就是有钱的公子哥,唐逸觉得这家伙如果去当小白脸的话一定非常有市场。
  见到几位公子靠近,李婉儿眼神带着歉意看向沈清柔,她知道沈清柔不喜欢热闹,要不是自己刚才突然打招呼这些公子也不会跟着过来,沈清柔则是淡淡笑了笑表示没事。
  这时几位公子已经走到跟前,当先一人对着沈清柔行了一礼,然后看向李婉儿客气问道:“婉儿姑娘,这位姑娘是?”
  出于礼节,李婉儿只能介绍道:“清柔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徐寒山公子。”
  徐寒山露出震惊神色,赶忙行了一礼道:“在下江南苏寒山,见过沈姑娘!来到天都之前就已听说过沈姑娘的美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啊!”
  唐逸眉头微皱,江南徐寒山?这又是哪位公子哥,生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就算了,偏偏还要表现出一副风度翩翩意气风发的公子样子不知道这样子看起来跟个娘娘腔似的。
  沈清柔还了一礼,淡淡说道:“徐公子言重了。”
  沈清柔转头看向李婉儿,神色平静,声音淡淡道:“婉,待会庙宇里边还要拜香,我们就先行离开了。”
  “好的,可别耽误了清柔姐姐的拜香时辰。”李婉儿赶紧说道。
  徐寒山见沈清柔准备离开,连忙说道:“原来沈姑娘也是要进这城南寺,真是太巧了!今日我们诗会广邀众才子来城南寺聚会,这些才子可都是准备参加船舫诗会的文人墨客,沈姑娘不如一同前往。”
  “不必了。”
  沈清柔还没回答,众人却听见旁边有人出声拒绝。众人寻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一位手持马鞭的男子。
  原本唐逸一直静静的站在旁边听众人说话,听沈清柔说要离开,便迈步准备跟上,没想到这位小白脸苏寒山竟然还黏上不走人了!唐逸心里冷笑,我看这诗会是假,泡妞才是真的吧。
  于是,唐逸果断出声拒绝了。
  李婉儿跟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唐逸,立马就认出唐逸,只是他心里疑惑,唐大人怎么会手里拿着一个马鞭,变成一位马夫了?
  那徐寒山目光不屑的瞥了唐逸一眼,这人相貌还看得过去,但见他手里持着一马鞭,再听他方才跟沈姑娘的对话,看来不过就是一马夫而已!这里哪轮得到他说话?难不成一个小小的马夫,还敢觊觎自家女主人的美貌不成?
  徐寒山当即冷哼一声,说道:“与马同车,愚昧马夫竟做春秋美梦!”
  唐逸眉头一套吗,这话不是明摆着嘲讽他吗。
  沈清柔脸色微冷,唐逸脸色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他心里一思量,冷笑说道:“执笔下作,无耻书生乱吠唾沫横飞!”
  “你!”
  徐寒山当即气得小白脸变得脸红脖子粗。
  唐逸这忽然的一句话,令众人皆是震惊不已,这徐寒山骂唐逸愚昧无知竟然想做春秋美梦,没想到唐逸反过来骂他无耻下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马夫当真了得,不仅会对对子,竟然还会用对子骂人,最关键是竟然还骂得徐寒山没法再回话,回话不就是承认自己是在乱吠了?
  沈清柔眼里带着温和的笑意,相公对的对子虽然有些不妥,但却是挺有趣的。
  站在的一旁的李婉儿抿嘴一笑,她心里边早就对这个徐寒山有些厌烦,若不是因为两家是旧识,她爹爹唐她徐寒山游玩一番温陵,才不会跟他走在一起。现在看到唐大人头痛骂徐寒山一顿,她还是很高兴的,但很快她就非常惊讶了。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个苏寒山的身份,他可是江南有名的大才子!
  没想道今天会在唐大人的面前对对子落了下风!
  徐寒山的心里岂能甘心,一咬牙道:“挥舞拍鞭以为千军万马!?”
  唐逸轻蔑的一笑,说道:“文臭弄札妄想诗词大家!?”
  此句一出众人再次一脸惊讶,心里同时大叫一声,对得妙啊!
  这徐寒山紧咬着唐逸马夫的身份不放,唐逸也毫不示弱鄙夷他没有真才实学。
  关键是唐逸每次都能很巧妙的骂回去,给人的感觉就是,你徐寒山不是自称是文学才子,怎么连跟我一个小马夫对对子都赢不了,根本是徒有其表!
  站在一旁的李婉儿憋着笑意,心里边不断的为唐大人鼓掌!唐大人真的太厉害了,没想这对对子还能让徐寒山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李婉儿知道自己这时候如果再不出来劝说,待会肯定会出事,!
  李婉儿便走过去,看着唐逸笑道:“清柔姐姐,沈府果然是卧虎藏龙,一位小马夫竟有如此才学,实在是屈才,过后你可得好好看赏才行!”
  沈清柔美眸看向唐逸,淡淡笑了笑说道:“是该看赏。”
  沈清柔心里的震惊可不比其他人来得少,原本相公被徐寒山嘲笑,她已经做好袒护唐逸的准备,却没想到唐逸竟然能够游刃有余的对出如此绝妙的对子,当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相公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给他许多惊喜!
  所以当沈清柔惊讶的心情逐渐平静以后,她的心里不由得感到非常的愉悦。
  唐逸抬头,看到沈清柔温柔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便嘴角一扬偷偷的对她眨了眨眼睛,沈清柔目光微颤,白皙的脸蛋立马泛出淡淡地羞红。
  李婉儿姑娘看向苏寒山,抿嘴笑道说道:“徐公子,这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进去寺庙里吧。”
  徐寒山被唐逸如此反复嘲讽,何曾受过如此羞辱,但碍于他是沈清柔的马夫自己又不好动手,毕竟文人说词,说不赢就动手,反而会被人笑话。
  他此时心里非常不甘,自己不但在两位佳人面前丢了脸,关键是还被一名小马夫如此嘲讽,如此一口恶气要他咽下去谈何容易!
  徐寒山看着唐逸冷嘲热讽道。
  “你不过就是一名小小的马夫,有点才识又能怎样,不也照样是一名毫无作为马夫!”
  唐逸原本转身准备离开,听到徐寒山的话脚步停顿,瞥了一眼徐寒山,冷笑道:“你这对对子的本事不咋滴,你不要脸的本事简直是登峰造极啊!
  连一个小马夫的才识你都赢不了……人啊,能认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是好样的。
  认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那就是连猪狗都不如了。
  徐寒山:“……”
  ……
  ……
  ps:保底两更结束,来啊!求打赏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