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二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四 求收藏,求推荐票!

  这个时代,中药不仅品种繁多,而且数不胜数,其中有不少药的命名还具有一定的文学性。所以,有不少文人墨客便将中药名写入诗词之中,给死物以活力,赋草木以生机,自然贴切,耐人寻味,不仅使人得到艺术享受,而且增长了中药知识。
  药名诗因此流行。
  “此轮斗诗,这天上地下无论什么千奇百怪的药名,皆可入诗,只要能将药名隐藏于诗中,而且能够“中理”,即要合乎情理、事理,不露痕迹,即可!”
  浩然书院的院长说完规则,转身回到位置坐下。席间陷入长时间的沉默,观众席上有书生才子开始议论起来。
  听闻是药名诗坐在座位上的几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若说其他诗题心里还有些准备,这药名诗可就全靠临场发挥了。再者这药名诗自古以来不乏名诗佳句,若是想要从中脱颖而出如果不独辟巧径,想要获得几位大人的赏识似乎有些难度。
  所以这第二轮,不禁只是为了考察临场发挥而已,更考验大家的才华。
  院长最后那一番话语,已经表明嵌药名入诗不为难,难在有清韵风骨!
  要将品味凝炼在文字间,使场间观众感受跨越千百年的草木清芬!
  裁判老头扫视了唐逸等人几眼,见大家已经做好准备便大声喊道:“第二轮比赛开始!”
  众人脸色骤然变得有些严肃,这第二轮可不比第一轮轻松,而且这第二轮可是直接淘汰三名候选人,只晋级两个进行最后终的决赛!
  庞文明心里不服,想了想又当先一人站了出来,行礼说道:“学生庞文明,药名诗一首,请四位大人品鉴一番:
  七泽兰芳千里春,潇汀落花石磷磷。
  有时浪白微风起,坐钩藤荫不见人。”
  此时一出,唐逸脸色微滞,席间几人不由得抬头看向庞文明,庞文明这首诗显然是用了心思,别出机杼,运用了“句内离合”之法,将一个药名摊破作两个单字,分派在相邻两词之间。
  分读则是诗意,合读则成药名,大大扩展了入诗药名的范围。
  巧妙地将泽兰、落石、白薇、钩藤四味中药嵌入四句诗中,既用典又用药,一气呵成,不露痕迹,一幅药香扑鼻,美景宜人的诗中画展现在人们面前,细细品味,其趣无穷!
  唐逸点了点头,就凭这一首药名诗庞文明倒也是胜任“才子”二字。
  三位大人低头商议一番却没有立马给出结果,裁判老头也不好出声催促,比赛只能继续进行。
  范进脸色倨傲,瞥了唐逸一眼,恭敬行礼,大声说道:“学生范进,药名诗一首:
  凌霄抱负擎云天,梦想大乾平寇顽!
  头断血竭为国土,身死骨碎补河山!
  虽存远志封侯梦,难入西羌登贺兰!
  愿让金樱化笔去,如刀白纸表心丹!”
  哗!
  此诗一出,众人再次哗然!
  唐逸眉头微挑,范进这一首可谓是言志抱负的典例诗。
  言志是诗词中常见的一种表现手法。所谓言志,也称寄意于物,托物言志,是指诗人运用象征或起兴等手法,通过描摹客观上事物的某一个方面的特征来表达作者情感或揭示作品的主旨!
  范进虽然是读书人,却是有着满腔热血,想要征战沙场,报效大乾的决心!
  这一首药名诗可谓是意境深远,诗中包含凌霄花,大戟,血竭,骨碎补,远志,西羌,金樱子,白芷八味中药材名字。
  药名串编成优美的诗句,别具一格的药名诗让人读来耳目一新,用药名诗书言志的篇章,让人既欣赏了诗,又了解了药材,犹如进入百草园,赏心悦目,最后更是发人深省!
  毫无疑问,第一轮范进跟庞文明或多或少都轻敌了,但这第二轮两个人可谓是直接动了真格。无论是庞文明,还是范进,两人写的药名诗都可谓是秒词佳句,意义非凡!
  观众席书生才子无不是哗然震惊,几位大人再次是面露为难神之色。
  范进得意一笑,对于这个结果非常满意,眼神冰冷的看向唐逸,却见到唐逸正低头轻声跟沈清柔说话。
  他脸色一滞,顿时怒火攻心,愉悦的心情立马变得非常糟糕!
  ……
  ……
  裁判老头眉头一拧,这种状况今年还是第一次出现,按理说作为四位大人应该立马判断出结果才是,可是两位院长皆是眉头紧锁,没有断论。两位大人这是喝着梅花酒,看着热闹。
  无奈,裁判老头只能继续说道:“温大才子,请!”
  温庭易痴痴一笑,摇头晃脑道:
  “鄙性常山野,尤甘草舍中。
  钩帘阴卷柏,障壁坐防风。
  客土依云实,流泉驾木通。
  行当归老矣,已逼白头翁!”
  温庭易此诗一出,众人再次动容,若说范进意境深远,那温庭易这一首就是意境独特,可谓是令人觉得一股沧桑之感扑面而来。
  诗中共出现,嵌常山、甘草、卷柏、防风、云实、木通、当归、白头翁八味药材。
  最后一句,行当归老矣,短短五字,却是有着血泪在其中!
  唐逸看向温庭易,倒是想不到明明是个二十出头的年纪,所写诗词要么大胆豪放,要么老态龙钟,皆是充满了一个潇洒放荡不羁之感。
  如今峰回路转,竟是一个老者的角度抒发心中愁绪,倒也是独特至极!
  这第二轮比起第一轮,诗词意境,内涵深度可谓是高出好几个层次。这也是直接导致两位院长不好作出判断,只好冷静下来仔细辨别优劣,至于知府大人跟王阳明就是两个凑热闹的。
  温庭易作完诗词,摇晃着脚步,坐回到席间,大声喊道:“酒……来!”
  这滑稽的一幕倒是让人忍俊不禁。
  眼见着四位大人迟迟没有判断,唐逸想了想,抢在小媳妇沈清柔的面前先站了起来。
  沈清柔原本已在心里想好了诗词,却见到相公比自己先站起来,她心里一喜,想来这次相公定是胸有成竹才是!
  观众席上,百姓见到竟然是唐大人竟然先上场,顿时来了精神,要知道唐逸今晚可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裁判老头眉头微蹙,问道:“唐大人这是?”
  唐逸淡定一笑,说道:“四位大人迟迟不好判断谁能够进入最后一轮的比赛,不如在下先帮几位大人先确定一位名额如何?”
  两位院长面露不解神色,庞文明当场喝道:“简直是笑话!谁能进入这最后一轮决赛,院长他们自有一番定夺,难道唐大人你自认为学识更盛两位院长?”
  对于唐逸的这般无礼的言论,庞文明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范进冷冷一笑,说道:“唐大人勿许这般着急,这名额是唐大人你的,自然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得认命!”
  唐逸看向范进,淡淡一笑道:“别人晋级名额,自然轮不到本官管。
  但我晋级的名额,我却能够自己决定!”
  晋级名额,自己决定!
  唐逸这一句话说得是气势豪迈坚定有力,可谓掷地有声。
  如此狂妄的话语,若是其他的参赛者说这句话,怕是早就被游客一阵嘲讽赶出比赛了。
  但是,唐逸说完这句话,却没有一位观众敢出声笑话,每个人心里边似乎不约而同的选择去相信唐逸,相信这位唐青天的确能够做得到。
  沈清柔柳眉微皱,前边范进跟庞文明写的药名诗可谓发人深省,就连醉醺醺的温庭易为了晋级直接另辟跷径。相公想要夺得晋级名额,难度可谓是非常之高。
  但沈清柔依然是选择相信唐逸能够做到!
  温陵书院的院长,眉头一挑,倒是想不到这位唐大人认真起来,如此自负骄傲。
  他好奇一笑,说道:“既然你这般自信,那我倒要好好的洗耳恭听了!”
  院长已经发话,范进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心里暗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决定自己名额的!
  旋即,
  他怒摔一下衣袖,狠狠瞪了唐逸一眼这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唐逸脸上保持着一贯淡定的笑容,先是对着三位大人行了一礼,
  但随着唐逸刚刚念完药名诗第一句,众人脸色立马就愣住了!
  院长们呆若木鸡。
  王阳明圆目大瞪。
  范进脸色难以置信。
  沈清柔脸蛋红如朝霞!
  ……
  ……
  ps:谢谢书友的打赏,承蒙厚爱。咱们既然是玩斗诗,自然是娱乐为主,切勿较真。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