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3²+2章 沈清柔

  唐逸想逃跑。
  但他已经喝醉,脚下不稳,身不由己,眯起眼感觉身在云里雾里,瞪大眼不知身在何处漂浮。
  “姑爷,你这是要去哪?我这就扶您回房间休息。”
  赵管家胡子颤颤,五十多岁的身子,撑着唐逸一路摇摇晃晃,差点闪到自己的老腰。
  唐逸眼神微眯,轻声问道:“赵管家,我家老丈人在不?”
  赵管家知晓唐逸在担心什么,轻声说道:“姑爷放心,老爷不在府里。
  最近几日,陆家因为出事的缘故,运往江南丝绸的商家,如今都被咱们沈家承运。
  老爷现在应该是在去江南路途中。”
  唐逸心里冷笑,沈荣富倒是挺会趁火打劫,不过,老丈人不在总算是好消息,不然彼此之间定是要争执一番。
  唐逸被赵管家小心扶着来到庭院,晚风轻轻吹拂,酒意少了几许,便在这时,耳边忽而响起一阵琴音。
  此时月挂中天,被一圈淡黄的光晕圈定。光晕开去,便是隐觅的星辰,剩下轻纱似的白云。
  对于琴音唐逸非常熟悉,每当月光如水,沈府总能听到如鸣水般琴声悠然响起。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
  琴声穿过沈府铜绿的门环,穿过布满渔火的江堤,闯过满是萤光的芦苇,绕进客栈旁的巷弄,飘进郊外的胡同,徘徊寒风凛冽的村口。最后,停留在沈府宅院,某处清幽帘外,悠悠荡荡。
  唐宇寻着琴音望去,远处房间,轻风徐徐,帘幕里边,一位弹着素琴的姑娘若隐若现,身披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如果说温陵是水粉之乡,那么,温陵少女便犹如一盒水粉,轻轻斜斜地一拉,总能在人们心中涂抹出最想要的色彩,快乐的、烂漫的、忧伤的、静雅的、纯美的……素妆淡抹,恰到好处。
  这位便是沈家大小姐,唐逸的未婚妻——沈清柔。
  “相公?”
  琴音忽止,风拂杨柳,低回轻柔的声音从房间里边响起,沈清柔莲步款款从屋内走出来。
  可能是喝醉酒的原因,在唐逸看来,沈清柔的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犹如仙女下凡。
  唐逸微微行礼,说道:“见过…娘子。”
  沈清柔闻到唐逸身上有一股酒气,绣眉微蹙,柔声问道:“相公喝醉酒了吗?妾身这就扶相公回房休息。”
  “可别!”
  唐逸急忙后退一步,拒绝道:“男女授受不亲。”
  看着沈清柔可爱模样,唐逸心里边一阵焦灼。
  这位沈家大小姐算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且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单论气质这一块,可谓是沉稳有度,眉目疏朗,待人接物礼貌周全,在任何场合皆是知书达礼。
  不仅赢得长辈的称赞,更是获得同辈的欣赏,以及……
  唐逸的愧疚。
  沈清柔若是一位骄纵无礼、刁蛮成性、不可一世的高冷大小姐的话,唐逸肯定立马毫不犹豫的果断选择退婚!
  但她却是一位心慈善良的可爱姑娘。
  当初书生跌落河桥,被人救起,昏迷不醒。
  在这之后,唐逸从睡梦中醒来,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多月,是沈清柔每天无微不至的在照料着他。
  这让唐逸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还!
  前世的唐逸阅历太过丰富,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也见惯了大风大浪,所以,对于感情方面的理解,他有些理智得近乎妖孽。
  并非是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也并非是他不懂得珍惜。
  而是,
  唐逸对于感情的选择,清醒,怀疑,挑剔,甚至有些病态的偏执色彩!
  他非常感激沈清柔对自己的照料,但对于这位姑娘只有一些好感,却未曾有过更进一步的想法。
  只可惜,现在他不能退婚,毕竟沈清柔是无辜的,若是退婚的话,沈清柔这一生的名誉便是被他给毁了。
  女人,果然是个麻烦。
  进退两难的唐逸,最后选择躲在县衙。
  想不到如今因为喝醉,竟然被送回到沈府。
  沈清柔嘴角微抿,温声笑道:“相公何必多礼,你我二人乃是夫妻。”
  听到“夫妻”二字,唐逸顿时头疼不止,连忙说道:“不可不可。我如今一身酒气,味道不堪,只怕会沾染到娘子。”
  沈清柔微微一笑,脆声说道:
  “妾身都不在乎,相公何必见外。
  对了,凌源村的案件爹爹已经知晓,虽然爹爹一开始有些生气,但妾身已经跟爹爹说清楚了。
  相公此番这起案件如此处理是对的,相公且放心,爹爹不会再生气了。”
  不会生气才怪,唐逸哭笑不得,估计沈家家主将他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
  现在唐逸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笑着说道:“天色已经不早,娘子还是早些休息。我先行回房。”
  看着唐逸离开的背影,沈清柔心里边有些意外。
  她美眸轻轻眨动,心里边不由得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今日的唐逸似乎跟以往判若两人。
  以前唐逸有些胆小,见到她时总是不敢直视,说话都是支支吾吾,目光偷偷游移不定,行事上更是胆怯极了,更别说像现在这般两人可以自然而然的聊天。
  沈清柔回想唐逸方才的言行举止,不仅没有任何无礼行为,话语之间似乎更显得成熟稳重一些,脸色自然,眼里边似乎也没有丝毫的轻浮之意。
  难道是因为喝醉酒的原因?
  “秀儿。”沈清柔轻声唤道。
  “小姐。”一位丫鬟从房间走了出来。
  沈清柔声音婉转,叮嘱道
  “相公喝醉了酒,秀儿你让厨房煮些醒酒药膳送过去,今晚你便留在姑爷房里小心伺候。
  今天夜色有些转凉,相公大病初愈,就怕晚上会踢被着凉坏身子,记得门窗帮他关紧一些。若是相公想要沐浴,便让人多煮些热水。”
  秀儿笑道:“小姐,你对姑爷真的是太好了。”
  沈清柔美眸颤颤,看着如水的月光,脸色微红,嫣然一笑道:
  “因为,他到底是我的丈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