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七章 飞花令 下

  李祝荣介绍完规则,上前一步,指着圆桌上的签筒,说道:“诸位可以看到圆桌上边有个签筒,可以先进行抽签,然后依照签里边的天干地支进行落座。”
  李祝荣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诸位也看到了面前的梅花酒,不如此次飞花令的关键字便是‘梅’。诸位请!”
  规则终于讲完,李祝荣脚底抹油似的闪到一边。他不过是个诗会负责人之一,眼前这些书生学子是不能得罪,尤其是唐大人更不能招惹。
  坐在位置上的众人纷纷进行抽签,而后众人开始寻找座位落座。
  唐逸脸上平静,顺手在圆桌上抽出一个签,上边写着“丙”字,便寻着一个贴有“丙”标志的位置坐下,紧接着又陆续走过来六个人。
  范进拿到“甲”字,这意味着他等会要落在唐逸前边。
  他嘴角冷笑,说道:“唐大人不善饮酒,等会儿若是行令到自己,作为行令人可得喝酒了。”
  在酒宴上,行令方式还可以有一些变化,如直接说一句带“花“字的诗,“花“字在诗中的位置对应到某客人,此客人再接,如果正好对应到自身,则罚酒。
  如行令人说“牧童遥指杏花村“,“花“在第六字位置上,从行令人开始数到第六人接令,如果第六人刚好是行令人自己,则行令人喝酒。
  唐逸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庞文明,最后看向范进,笑道:“要不咱们俩也立个规矩,这个飞花令若是谁最先喝酒,谁就输。
  至于输的人,就放弃参加诗会决赛,如何?”
  庞文明心思警惕,立马说道:“别答应他!”
  上次在醉仙楼,庞文明便是因为这个规矩,最后饮酒输给了唐逸。
  范进眉头紧皱,而后淡淡一笑,故作深沉拒绝,道:“这飞花令乃是筵席上助兴取乐的饮酒游戏,萌生于儒家的之礼。圣人曾说“吾赌则输矣,而赌之道精矣”
  所以,在下熟读圣贤诗书,最不喜欢也最不行的便是与他人对赌。”
  唐逸冷笑说道:“男人,可不能说自己不行啊。”
  范进:“……”
  李婉儿撇了撇嘴,说道:“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方才还趾高气扬,现在连赌都不敢赌,胆小鬼。”旁边几位姑娘忍不住也露出嬉笑之意。
  范进气得额冒青筋,咬着牙说道:“这飞花令可以开始了!”
  李祝荣连忙点头,说道:“诸位,那我便先作个引子,这第一句是:梅花岭里见新诗,感激情深过楚辞。”
  “越梅半拆轻寒里,冰清淡薄笼蓝水。”范进冷声喝道。
  “柳色梅芳何处所,风前雪里觅芳菲。”唐逸脸色平静,说道。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林村路傍溪桥。”第四人心里已经想好,迅速说道。
  第一轮众人有惊无险的过了,唐逸笑容淡淡,举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茶香淡淡,非常爽口。
  到了第二轮又有两人败下,现在场间只剩下五个人,紧接着第三轮开始又是一人败下阵来,期间唐逸又喝了几杯茶水,脸色平静淡然,没有丝毫慌乱之意。
  剩下的几个人目露惊异的看着他,从刚才开始唐大人都是平静的对出诗句,没有丝毫胆怯之意,仿佛胸有成竹一般。
  只听庞文明厉声念道“江南几度梅花发,人在天涯鬓已斑。”
  唐逸面色轻松笑道:“闻君寺后野梅发,香蜜染成宫样黄。”
  很快到了第四轮,庞文明脸色不甘,摇头叹息退下,现在桌子上边,竟然只剩下范进还有唐逸。
  这时候,范进念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酒俗了人。”唐逸洒然一笑,便又将手里茶水一饮而尽。
  沈清柔美眸微颤,想起这首诗句不就是相公写给自己的。她脸色不由得微红,心里暗道,果然是相公自己写的。
  范进脸色激动道:“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树小山词。”
  唐逸淡然一笑道:“千点寒梅晓角中,一番春信画楼东。”
  “梅山梅市梅家墺,总得嘉名为子真!”
  “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
  “闻道春还未相识,梅寒四处访消息!”
  “相思一夜,忽到窗前,梅花发!疑是君!”
  “寒风凌厉,潇洒江梅,梢梅处,两三枝!”
  范进脸色惊慌,在肚里一阵搜刮,咬紧牙关说道:“年年芳信负梅红,江畔垂垂又欲开。”
  范进此诗一出,站在旁边的沈清柔眉头轻皱,唐逸却是淡然一笑,说道:“楼角初销一缕霞,梅红杨柳暗栖鸦!”
  静!
  落针可闻的静!
  这场飞花令,直接是惊吓掉围观才子们的下巴。
  唐逸跟范进两人不相上下。经过好几轮的角逐抨击,彼此都是互不相让。
  正当围观群众绞尽脑汁跟着思索之际,
  范进又说出一个飞花令,唐逸依旧是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来。
  这给众人一种错觉,即便是说到明日清晨,这位唐大人也是绰绰有余。
  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
  围观的观众情绪直接被点燃,明明是一场普通的飞花令,却是比决赛还精彩。众人急不可待,随着唐逸跟范进两人的情绪变化而变化,一会儿兴高采烈、兴奋激动;一会儿屏息凝视,给范进捏一把汗。
  ……
  ……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声音很突兀的响起。
  “……我输了。”
  范进身上难看,脸色苍白,非常不甘说道,他嘴角凄然,淡淡一笑,举起桌上的梅花酒对着唐逸敬了一杯道:“唐大人……高才!”
  唐逸将茶水举高,客气应道:“承让。”
  范进见唐逸这般潇洒,嘴角凄然更具,他已是汗流浃背了唐逸却依旧如此从容,能够一边喝茶,一边作诗自己输得不冤啊。
  旁边围观的众人也是目瞪口呆,方才两人还都是杀得你死我活,现在反倒是客气的互敬,这画面是不是太和谐了?
  再看唐逸,众人见他一边喝茶一边作诗,而且还是信手拈来,似乎没有任何压力,众人眼里满是佩服。
  旁边的姑娘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唐逸如何潇洒,醉仙楼的时候力挫庞文明便是如此淡然,如今这范解元依旧不是唐逸的对手。
  这时,李祝荣眼睛微眯,大声笑道:“二位大才啊!唐大人诗才之高,可谓才高八斗,令在下佩服至极。
  此次飞花令当属历年之最!实在是精彩至极!
  船舫外边两轮比赛已经结束,还请诸位公子移步,准备参加决赛。”
  众人意兴阑珊,似乎还沉浸在唐逸跟范进的对峙中,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忽然船舫外边有人传来一道消息,才子们立马炸开了锅。
  “听说习姑娘今年也参加了船舫诗会!”
  “习姑娘现在正准备在甲板上唱曲,快些过去看看!
  “习姑娘?哪位习姑娘?”
  “还能有谁?
  西熙园的名伶习姑娘!你忘记前些时日,唐大人还成为她入幕之宾了!”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才子们纷纷向外边跑去,唐逸将一杯茶水饮尽,顿时感觉芒刺在背,转过头看去,发现几位姑娘,神色幽幽,目光哀怨地看向自己。
  唐逸心头一凝,看向沈清柔。
  小媳妇眨了眨美眸,嘴角露出一丝丝狡黠的笑意,问道:“相公,习姑娘是谁?”
  唐逸苦笑不得,解释说道:“误会,都是误会。”
  ……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