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章 鸡蛋羹 下

  唐逸手里拿着餐板,走在泥泞院落里,看着餐板上热气腾腾的鸡蛋羹,对于自己厨艺不减,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于食物选择,唐逸多少有些偏执,他在大学时期,曾经在同一家餐馆在同一时间吃同一种食物整整一个学期。
  后来知晓餐馆老板准备离开,唐逸便亲自学习那一道食物,恰好就是鸡蛋羹。
  不过话说回来,唐逸的性格虽然严谨,却并非对食物专一,就是比较轴。只是很少对新鲜食物产生极大的兴趣。换句话理解,唐逸喜欢的吃的食物会一直吃,甚至不会吃腻。
  来到沈清柔的房外,唐逸轻敲几下房门,毕竟小媳妇还在休息不宜太过大声。但是里边却无人回应,难道果儿不在?
  唐逸觉得疑惑,直接推门而进,待得看清房里的诱人风景,神色不由得愣住了。
  此时,沈清柔身着一件雪白的绸缎衣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屋外的寒风将她长发吹起,如弱柳一般飞散开来,顺着如瓷玉般的锁骨倾斜而下,身下便是半开半合的雪白绸缎,绸缎里边能够看到如雪的肌肤。
  见到相公推门进来,沈清柔吓得俏脸煞白。
  果儿脸色惊变,急忙说道:“姑爷,您等会儿再进来,小姐正在换衣服!”
  唐逸头皮发麻,指了指手上的餐板,解释道:“我是来送鸡蛋羹的。”
  唐逸转身将房门紧闭,站在房外有些不淡定。
  果儿脸色尴尬,歉意说道:“小姐,都怪果儿不好。。”
  “没事。”
  房间里边,沈清柔的面颊顿时燃烧着鲜艳的红晕,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颤动,在烛火的相辉映下,显得特别迷人,含羞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小猫,埋着头似乎再不敢重新抬起。
  ……
  稍顷,
  果儿示意姑爷进来,连忙上前接过唐逸手里的餐板,当看到餐板上的鸡蛋羹,小丫鬟惊讶说道:“姑爷竟然会煮鸡蛋羹。”
  唐逸笑道:“只会煮这一样。”
  果儿瞥了一眼自己煮的鸡蛋羹,其不说味道如何,就说卖相真的不好,脸蛋不由得腾一下变红了。
  唐逸笑着说道:“我也有些饿了,果儿你煮的那碗等会给我吃如何?”
  小姑娘脸色变得更加羞涩,耳根发烫,这时,她想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问道:“姑爷,方才您待在小姐房里的时候,还有其他人进过小姐的房间吗?”
  唐逸看了看沈清柔的脸色,问道:“怎么了?”
  果儿脸色疑惑,说道:“小姐过段时间准备参加书院举办的诗会,所以昨天熬夜画了一副画作,画作上的诗词小姐想了好久没有写出来,可是今日小姐的画作却突然被人写了诗词。”
  唐逸看向书桌上的墨梅图,问道:“诗会,什么诗会?”
  果儿说道:“是温陵书院和浩然书院,两家书院共同举办的“船舫诗会”。”
  唐逸倒是听贾似言提到过,温陵共有两家书院,分别为城南的温陵书院和城北浩然书院。
  这两家书院每年冬季时节,都会在晋河岸边的船坊之上举办诗会,至于参加诗会的人员,则是每年秋闱之后,两家书院都会邀请考完的生员,同城里的秀才学子还有乡绅子弟参加诗会。
  有关诗会的目的,可就琳琅满目。
  两家书院都是为了来年招收高质量的生员,秀才学子自然是为了能够大展文采受到学院重视,至于过了童子试的生员大多希望在秋闱之后,能够得到某些乡绅富商的垂青看重,运气好的能有个好后台,运气更好的还能够得到某些富贵人家的小姐青睐。
  当年榆木书生便是凭借高中举人才获得沈荣富的青睐,才能够跟沈清柔订立婚约。
  总之诗会上边,大家各凭本事各取所需。
  唐逸脸色疑惑,说道:“娘子为何要参加这个诗会?”
  沈清柔略微犹豫,说道:“爹爹希望我能够参加。”她稍稍停顿,看向唐逸,说道:“如果相公不希望妾身去,那妾身就不去了。”
  听到沈清柔的解释,唐逸立马明白过来,这诗会虽是文人大展才华的圣地,但也是商家名流的交往场所,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希望在诗会上能够多认识一些关系,最好彼此还能够谈谈生意。
  唐逸目光看向桌上那些经商书籍,即便沈清柔无心想要掌舵沈家这家大船,但作为沈家唯一继承人,沈清柔即便不愿意,却又不得不答应。
  唐逸将鸡蛋羹递到沈清柔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做的,我都会支持你的。”
  沈清柔看着手里热腾腾的鸡蛋羹,美眸颤颤,柔声说道:“谢谢相公。”
  果儿脸色羞红却并非懵懂无知,急忙寻着几个蹩脚的小借口逃跑似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边只剩下唐逸跟沈清柔,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暧昧。
  沈清柔美眸盯着唐逸,略微迟疑,说道:“画作那几句诗是相公写的吗?”
  唐逸摆了摆手,笑道:“当然不是我写的。”
  沈清柔绣眉微蹙,唐逸解释说道:“那首诗是我当年去天都考试时,路上遇到一位姓陆的大才子写的,我与他关系还算不错,每次我跟他赶路时,总会念叨几句诗词我耳读目染,有时候就会记在脑海里。
  方才照看你的时候,发现桌上画的那副墨梅图,总感觉梅花图少了些什么,便不由自主的写了上去,未经娘子你的允许,的确有些唐突。”
  若不是唐逸已经知晓,这个世界的某些轨迹某已经发生变化,不然他也不会堂而皇之的说出如此拗口的谎话。
  不过,根据唐逸所知道的,在这个诗书盛行的年代
  没有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没有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没有陆游:“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但是,却有名为温庭易的酒鬼诗人写的:“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也有名为齐成的边塞诗人写的:“脚跟戏蹑群星斗,长啸一声天地红!”
  更有游园诗人许俗写的:“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同样是人才辈出,百家齐放,文学昌盛的年代!
  唐逸不想在这个问题多做纠结,他轻声咳嗽,说道:“我听果儿说,娘子喜欢吃鸡蛋羹,之前都不曾听闻。”
  沈清柔美眸如水,看着手上热腾腾的鸡蛋羹。
  她温柔笑道:“小时候染上风寒胃口就会很不好,基本吃不了几口饭。那时候不懂事,非常任性,还会大声哭闹,娘亲就会蒸上一满碗的鸡蛋羹,,然后倒上兑好的香油,蒜末,葱花,老醋,和些许的酱油做的汤汁。胃口不好的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每次都吃的干干净净,然后才躺到床上休息。
  鸡蛋羹成了妾身童年时的一处记忆的味道了,后来娘亲病逝,鸡蛋羹偶尔还能够吃到,但口感和汤汁的味道不管是实际的,还是在心里便的都觉得没有娘亲做的好吃。”
  像是在回忆小时候,沈清柔一笑起来,嘴瓣儿像恬静的弯月。
  唐逸笑着说道:“既然你喜欢吃,我又恰好只懂得做鸡蛋羹,那便一直做给你吃。”
  沈清柔皱了皱琼鼻,说道:“会腻的!”
  “那娘子什么时候想吃,我就什么时候做给你吃。”
  沈清柔忽而摇了摇头。
  唐逸问道:“怎么了?”
  沈清柔温柔笑了笑,说道:“妾身想了想……就要相公一辈子做给妾身吃。”
  唐逸眉头轻皱,问道:“不是会腻吗?”
  沈清柔脸色微红,说道:“就要!”
  唐逸点头一笑,说道:“那就一辈子都做鸡蛋羹给娘子你吃!”
  沈清柔略显倦色,却是开心地微笑着,那闪着柔和光彩的笑容,像—朵在冬雨之后悄然绽开的睡莲,含着晶莹的雨珠,羞怯而又优雅地点着头。
  不知在什么时候,冬雨,悄悄地停了,寒风,也屏住了呼吸,温陵一切似乎变得非常幽静。近处,凝聚在木窗的雨珠还往下滴,滴落在一个小水洼当中。
  小水洼偷偷地、瞧瞧地倒映着房间里边两个人甜蜜温馨的笑容。
  ……
  ……
  ps:提前更新,求票票,跟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