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四十二章 才女的心思 下

  马车停在沈府外边,有几个灵活点小厮受到消息后,忙将自家姑爷扶进房间休息。
  如今唐逸在沈家地位有些特殊,原本沈家老爷不是特别待见他,但只从出了妖道之事,且唐逸竟然结识御史之后,唐逸与沈家的走动也就多了。
  而且,唐逸又接连几次为温陵百姓主持公道,如今更是被百姓们誉为“唐青天”。
  唐逸在他们心里边,自然是肃然起敬。
  李婉儿因为早已决定留住沈府,所以先回沈清柔的厢房休息,今日诗会她也喝了很多的热酒,的确是有些乏了。
  沈清柔心里边放心不下,便随小厮来到唐逸的房间。
  唐逸房间位于沈清柔厢房的后边,小厮小心地将姑爷扶到床上休息。
  沈清柔忙将被子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又叫小厮将窗户关紧一些,如今已是秋末至极,秋处露秋寒霜降,到了晚上极易着凉。
  她想了想,吩咐说道:“秀儿,你去煮些热茶过来,相公半夜醒来可能会口渴。叫厨房多准备一些热水过来,相公平日里边极易喜净,我帮他稍微擦洗一些。”
  这个时代,洗澡的物品是澡盆,因为没有热水器的,更不可能有浴缸。所以要洗澡,都必须烧上很大一盆热水。
  值得一提的是,洗澡算是一件非常隐秘之事,如果是大家闺秀通常会在她们的房里进行,而男的也是在自身屋里梳洗。
  如今沈清柔跟唐逸乃是未婚夫妻,按照纲常伦理礼仪教训,女方是不能随意出现在男方房间,更别说为男方更衣梳洗之类,毕竟事关名誉之事。
  俗称,避嫌守节。
  秀儿连忙点头,而后犹豫,问道:“小姐,帮姑爷擦洗这事,还是交给秀儿来做吧?”
  沈清柔温柔一笑,说道:“没事的。”
  秀儿脸色微红,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才向着厨房走去。
  稍顷,
  秀儿摇晃着小脚丫,鼻尖沁着汗珠,小手托着热水来到房里,将热水全部倒进盆中,待得全部准备好之后,这才羞红着脸蛋,来到姑爷身旁,准备帮他解开衣服。
  沈清柔知道秀儿害羞,她也忍不住染上一层红晕,柔声说道:“你去外边等会儿,我来吧。”
  秀儿咬了咬牙,说道:“小姐,这些还是让秀儿来做吧。”
  沈清柔温和一笑,说道:“不打紧。”
  秀儿急忙说道:“可是……”
  沈清柔笑道:“你去厨房泡些热茶吧。”
  秀儿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向着外边走去。
  沈清柔美眸颤颤,转头看了看紧关的房门,犹豫了下,这才起身准备为唐逸擦洗。
  此时,房间水雾弥漫,恍若身临仙境。
  沈清柔身着白色纱衣,雾气腾腾将她的脸颊染上一抹红晕,煞是好看!
  她走到到水盆旁边,伸出如玉的指尖,犹如蜻蜓点水般轻轻试了试水温,几缕墨色青丝慢慢滑落到水面上荡起阵阵波纹。
  水温刚好,不会太烫。
  她来到唐逸身边,脸红如朝霞,素手轻起,小心翼翼地解开唐逸身上的衣服,当看到唐逸略显强壮得的胸膛时,她的美眸忍不住眨了眨。
  烛光下熠熠发亮,唐逸胸膛略显硬实,这让她有些意外,相公毕竟是个书生,身体壮实些也是好的。
  她将漂浮在水盆上的白布拿在手上,轻轻拧干。
  沈清柔看着唐逸,脸色微红,轻声说道:“相公,妾身帮你清洗一下。”
  声音不大,却是温柔如水。
  沈清柔伸出纤纤玉手,此时她就如同一名采莲的姑娘,缓慢的拨弄水花,时而低下头轻轻擦洗唐逸的脸庞,时而又拾起白布轻轻的擦拭其他地方。动作非常仔细,表情是如此的专注,摇曳的烛光使她美眸的灿若繁星,但这双美眸眸子却一直温柔地看着唐逸。
  便在这时,沈清柔将唐逸身子清洗完毕,美眸轻移,白皙脸蛋“腾”的一下红得发烫!
  沈清柔虽然尚未出阁,但到了这个年纪,该懂不该懂的事……其实也些许懂得一些。
  她绣眉微皱,脸色滚烫,她试着让情绪变得镇定些,帮林宇轻轻地擦洗着手臂,只是手上的动作明显变得有些慌乱,待得清洗完毕。
  沈清柔这才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吩咐巧儿照顾好唐逸,这才急忙逃离唐逸的房间。
  ……
  沈清柔的房间里边,李婉儿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美眸,惊讶道:“清柔姐姐……这还是我认识的清柔姐姐吗!”
  沈清柔瞪了她一眼,说道:“你这妮子,若是再敢取笑我,我就叫相公将诗会头奖,奖励给你。”
  李婉儿吓得脸色煞白,急忙说道:“婉儿知错了,清柔姐姐可别再提这件事了。”
  沈清柔与李婉儿素来关系要好,且两人自幼是一同长大,关系可谓情同姐妹。这一番姐妹之间的玩闹笑语,倒是令沈清柔脸色红晕稍稍减却。
  李婉儿略微沉吟,说道:“清柔姐姐,你为何对唐大人会如此温柔呢?我听府里的嬷嬷说,男的很容易变坏的。咱们女孩对男的可不能太好,不然的话他们会更加放肆的。
  你可看今天诗会上那位庞文明,虽然面相粗狂,平日里边温文尔雅,但今天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还有,听到头奖是去什么怡红……他们一个个登徒子似的着。”
  沈清柔跟随李婉儿一同躺着,想了想,温柔笑道:“不是每个男的都会变坏的。男的喜欢美女,爱看美女算是是男的的本性,与好色无关与品格无关。”
  李婉儿狐疑,说道:“那与什么有关。”
  沈清柔美眸眨了眨,笑道:“爱美知心人皆有之。你难道今天诗会就没偷看过哪个公子?”
  李婉儿像是被人点破小秘密,脸色立马变得通红,气道:“清柔姐,你又取笑我!”
  沈清柔刮了李婉儿小琼鼻一下,说道:“谁叫你今天惹了这样的大麻烦,还害我家相公喝醉。”
  李婉儿缩了缩脖颈,又忍不住好奇,再次说道:“清柔姐姐,你为何对唐大人会如此温柔呢?”
  沈清柔美眸颤颤,说道:“因为他是我家相公!”
  李婉儿疑惑不解,说道:“可是你的婚约不是沈叔叔决定的吗……清柔姐姐难道就没有反对吗?”
  沈清柔想了想,轻声说道:“心里边自然是有反对过。”
  李婉儿更加疑惑,说道:“那为何现在又对唐大人这般好?”
  沈清柔想了想,说道:“我在遇到相公之前,未曾喜欢过谁,但这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
  我也曾仔细想过,若是换个比相公更加优秀之人,我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李婉儿问道:“什么想法?”
  沈清柔嫣然一笑,美眸灿若繁星,笑道:“没什么想法。因为,相公是不可替代的。”
  “相公曾经说过,他活着不想太过虚荣,更不想太过功利,已经钱财银两的追求是无止境的。他只想活在当下,爱自己所爱的人就好。
  所谓,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身知道,舒服最重要,其它的都是装饰,是虚设。
  所以,纵使相公有千般缺点,但是,我仍觉得他的身上只要还有这一个优点在,便能够深深的吸引住我。”
  夜渐渐深了,
  房间里边,不时传来欢声细语,两个姑娘的闺中话语,随着外边一阵阵萧瑟秋风掠过屋顶,逐渐、消逝在漆黑的天幕当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