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八十五章 经商天才!

  唐逸目光柔和,笑道:“没事,王兄你先说说自己的想法。”
  王阳明想了想,手轻轻摩挲,笑道:“唐兄,目前我的想法是先以温陵为试探地,将《西厢记》第一卷刷印出来,投放到市场上看看读者反映。
  至于之后如何经销都大乾各地,咱们二人可以再好好商议商议。”
  王阳明毕竟不是擅长经商之人,所以凡是讲究稳妥行事,再者在他看来唐逸未曾经商,对于经商要道如何恐怕不是特别擅长。
  谁知唐逸接下来的话语,直接雷得王阳明外焦里嫩。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温陵不需试探,我已是预测过,《西厢记》第一卷印刷出来,会对很大一部分人造成影响。
  现在我们该考虑的是,如何将《西厢记》推广到大乾各地,建立分店,并且是在成本最低情况下。”
  唐逸同王阳明商量时,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谦逊,直接第一句就是肯定赚钱,你不用产生怀疑。
  王阳明额头留下一滴冷汗,原本以为唐逸行为沉稳,但做起生意来竟然如此冲动。
  这做生意应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但唐逸似乎有些本末倒置。这银子还没赚着,竟然就开始考虑销售大乾,准备开分店了。
  也难怪王阳明会惊讶,但却不知道,这都是来自于唐逸的自信,他知晓《西厢记》一旦在温陵销售一定能够赚到钱财,与其花费时间考虑已知事情,不如花费更多时间处理成本之事,也好赚取更多的钱财。
  王阳明试探问道:“唐兄对于成本一事,有何看法?”
  唐逸反问道:“若是要运输书籍,王兄觉得什么运输工具比较好?”
  王阳明毫不犹豫说道:“自然是马车。”
  唐逸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细细分析道:“大乾最贵的出行方式莫过于马车。
  乘马车虽然颠簸,但是,速度却得到了保证。按照马车在官道上的标准速度,每天马车大约能行进三十五公里。若乘客没有特别多的行李,那么,车夫收取的价格是每五十公里一百文。
  当然,如果乘客有很重的行李,每五十公斤行李还要加收一百文。
  假设马车匀速行走,七百公里路要走三十天,再加上在旅途中的休息时间,起码要三十五天。车夫收取的路费大概要一千四百文,若要加上这三十五天的食宿,大概要准备二十两银子,这才够用。”(注:一些地理数据的换算比较不靠谱,切勿当真。)
  唐宇心里想到,按照大乾的购买力来换算的话,二十两银子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四千块钱。
  在大乾朝,从天都出发,若想要回到七百公里之外的地方做生意,从温陵前往天都,若想尽快到达,选择速度最快的马车作为出行方式,那么,就得准备相当于如今七千元人民币的路费。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简单的单人出行,没有追加货物运输!
  若是追加货物运输,成本可就不仅仅是二十两银子。
  对于现代人来说,想要完成这段旅程只需几百块的车票,即可在几小时内到达目的地,就算购买商务舱的机票也花不了四千元人民币。
  由此看来,这个时代做生意运输成本的确是最大的问题。
  王阳明听得云里雾里,何为标准速度?何为匀速?
  但是,当王阳明听到成本需要花费二十两银子,满是惊讶,对于普通商人来这可不是一笔小数量的成本。
  王阳明说道:“唐兄的意思是,运输工具不要用马车是吗?那路过不用马车,用什么运输比较好?
  咱们大乾地大物博,想要经销各地的话,如果不用马车的话,如何能够运输?”
  唐逸笑道:“经销大乾各地虽说不是易事,但如今大乾书籍买卖主要是在书肆。”
  所谓书肆是指出售书籍的店铺和市场;亦指售书行业集中的店铺和街市。
  王阳明目光一亮,说道:“唐兄说的是书船!”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不错,这些书肆都是通过书船运书进货。”
  唐逸眉头一挑,说道:“书船算是咱们大乾一种特殊的流通方式。
  而其中又以江南湖州织里最为出名。所以一般称为“江南书船”或“织里书船”。
  书船的贩书商称为“书客”。
  书船贸易的基本方式,就是往来于刻书家与藏书家、读书人之间,讲书坊出版的图书行销各地,并沿途收购与交换新刻旧藏。书客往往编号书目,送货上门,并且受托搜访所需书籍,提供聚散信息。”
  唐逸之所以会挑眉,倒不是惊讶于大乾的书船贸易,而是大乾的水路可谓是四通八达,且若是用船舶运输,便不用考虑上山下坡的不便。
  唐逸慢慢介绍道:“更重要的是,船的容客量远比马车大得多,坐船的费用更加便宜,这样一来成本又可以减少一些。
  假设从温陵到天都有一条直达且顺水的运河,普通船只每天能够行进二十五公里,这样算下来从温陵前往天都总共耗时二十八天,因为客船是昼夜前进的。
  所以,不用考虑沿途留宿的问题。
  不仅运输速度快,运输货物多,运输时间也减少了。
  不过,这其中的具体费用,按照大乾的乘船价格进行推算,完成这段旅程顶多需要两百文。当然,若是逆水行舟,那么乘船的价格还得翻倍。如此算下来,船客只需准备三四百文钱(其中有二百文的食杂费),再加上货物运输,顶多也就七百文。”
  王阳明听完唐逸的分析,心里边可谓是惊讶极了。
  他目光看向唐宇,充满复杂之意,原以为唐逸只是过分自信,根本就不懂经商之事。
  现在看来他自己反倒是个门外汉!
  唐逸才是经商的天才!
  马车运输一千四百文。
  书船运输顶多七百文。
  这足足可是剩下一半的运输成本!
  唐逸咬了一块羊腿,看着闪烁荧光的竹炭,淡淡说道:“接下来我们说说利润分成之事。”
  利润分成就是分钱的意思。
  世人常说“谈钱伤感情”,但是“不谈钱就没有感情”。
  唐逸认为在生意场中,不谈钱,难道要谈感情吗?
  做生意的目的就是要为了赚钱。
  想要彼此双方都有一个良好合作关系,首先第一个要谈的就是钱财银两,其次再是感情。就像是生产商首先要拿出自己的合作诚意(给经销商的好处),然后才说谈感情,谈长期合作的关系。
  但凡生意场上,不和你谈钱的客户都是在耍流氓!
  王阳明搓了搓手,腼腆一笑,准备说说自己对利润分成的想法,
  他微微抬头,脸色顿时愣住。
  竹炭荧光照耀下,唐逸脸色冰冷,目光正紧紧盯着自己。
  王阳明心里再次咯噔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怎么有种脱光衣物被人窥视光光的感jio?
  ……
  ……
  ps:谢谢梦卡肥猫大大的打赏!!承蒙厚爱,谢谢!还有,谢谢各位书友大大的错字捉虫,老黄定会好好的改正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