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一章 我可以陪她做……!

  竖日清晨。
  唐逸从睡梦中醒来,穿衣洗漱完毕之后,便向着府厅走去,却意外发现一向比自己早起的小媳妇,今天竟是破天荒的还没有睡醒。
  昨天晚上小媳妇帮他缝补被单,之后两人又聊到半夜,虽然唐逸想将小媳妇留下,但想到老丈人这会儿还住在沈府,若是让他知道的话,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唐逸想了想,貌似还没见过自家媳妇睡觉的样子,便向着她的闺房外边走去,他轻轻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发现小媳妇正在床上消息,她斜斜靠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美丽的姑娘总是让人流连忘返,尤其是在休息的时候,可爱的样子非常令人着迷。
  沈清柔就像一只安静乖巧的小猫,正做着甜甜的美梦。
  就在这时,她的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唐逸正在看着自己,脸色闪过一丝慌乱,而后忍不住染上一层红晕。
  “相公?你怎么过来了。”沈清柔脸色惊讶,问道。
  唐逸微微一笑,说道:“娘子,你醒了。”
  “嗯。”
  沈清柔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从床上爬起准备下床,脸色忽然变得煞白,手捂着腹部只感觉那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
  唐逸注意到她的异样,连忙问道:“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沈清柔苍白的脸色唰一下变得殷红如血,慌乱摇瑶头。,
  唐逸眉头紧皱,这样子不像是没事。
  沈清柔声音如蚊子,说道:“相公,你能先出去外边…帮我叫果儿过来一下吗?你先到府厅等我,我等会就会过去。”
  唐逸一脸茫然,而后点了点头,走出房间叫果儿进来。
  屋内,沈清柔神色慌张,心里暗道怎么会突然来那个了。
  而后,她像似想起什么,掀开被褥看了一下,发现白色薄纱上边也沾到些许的红晕,顿时脸色变得窘迫,脖颈红得得可以滴血。
  小果儿从屋外走了进来,问道:“小姐,你找我?”
  沈清柔点了点头,美眸看了一眼屋外,发现没有唐逸的身影,这才轻声地在果儿耳边说了几句。
  果儿脸蛋微红,说道:“小姐,你先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取些热水过来。”
  ……
  ……
  早餐大多数时候都是沈清柔跟唐逸一起吃的,沈荣富则是午饭、晚餐的时候跟他们一起,沈荣富因为要处理商务之事非常太过忙碌,尤其是年末的时候基本连吃饭都顾不上。
  唐逸让小果儿过去之后,便先到府厅等沈清柔,看到坐在自己对面正板着一张脸的沈荣富。
  他脸色一愣,今天老丈人怎么突然有空跟他一起吃早餐了。
  沈荣富看向唐逸,疑惑问道:“柔儿呢?怎么还没过来吃饭。”
  唐逸说道:“她身体好像有些不舒服,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等会就会过来。”
  沈荣富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眉头大挑,身体有些不舒服?
  难道……
  就在这时,沈清柔从府厅外边慢慢走了进来,步伐明显变得有些细碎,比平常走路似乎稍稍慢了一些。
  已是过来人的沈荣富看了一眼沈清柔走路的姿势心里边便有了模糊的猜测。
  沈荣富关心问道:“柔儿,你身体不舒服吗?没事吧。”
  沈清柔摇了摇头,脸色苍白,说道:“爹,我没事,现在好多了。”
  沈清柔说完,便坐在唐逸旁边,这才刚刚坐下,顿时感觉下身一阵剧烈疼痛,脸色唰的一下又变得苍白如纸。
  唐逸注意到她的异样,关心问道:“还在疼吗?”
  沈清柔脸色微红,轻轻点了点头。
  疼?!
  沈荣富气得脸色煞白,却又只能咬着牙忍住,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他现在更加笃定心里的猜测,看来昨天晚上这两个孩子真的发生什么了……
  想到这,沈荣富脸色铁青,瞪了唐逸一眼,最后深呼吸一口气。
  罢了,罢了!
  两人毕竟都有了婚约,这件事情早晚都会发生,现在只能早点给这两个孩子成亲了。
  沈荣富连忙起身,叫厨房快点给沈清柔盛上一碗热粥,又叫他们记得从今天开始多炖一些补血补身子的食物,又从叫厨房拿来几个新鲜鸡蛋,将壳剥掉放到沈清柔面前。
  沈荣富最后瞥了唐逸一眼,声音淡淡说道:“你也多吃些鸡蛋补补身子,你身体才刚好一些,不能太伤身体。”
  唐逸笑道:“您放心,我现在身体硬朗着呢,非常好,非常强壮!”
  沈荣富拿着勺子的手轻轻一颤,额头青筋冒出!脸色变得越加的不太好,阴沉得可怕。看向唐逸的时候眼里隐隐有怒火在燃烧,将他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
  不能生气!绝对不能生气!
  深呼吸一口气,沈荣富这才面色稍微缓和一些。
  沈荣富看向沈清柔,沉声说道:“你们平日若是没什么事情,晚上就早些休息。柔儿,唐逸现在公事繁忙,你不能整天去打扰他。”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段时间非常有空,柔儿若是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我可以陪她做。”
  做……喜欢做…的事情?
  沈荣富差点气炸!
  呯!
  沈荣富将饭碗砸在桌上,怒声说道:“你不是要到江南上任?还有一堆事情没有交接!这段时间柔儿不可去打扰唐逸。”
  沈清柔轻轻点头,应了一声。
  唐逸丈二摸不着头脑,怎么感觉今天老丈人对他意见蛮大的,像是吃了枪药似的,一点就炸,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把她女儿吃掉似的。
  难道是昨天晚上发生在许府的事情觉得不满意?不够……显摆?不对啊,按理说自己做的那首贺寿诗应该够显摆了吧?!!现在都闹得温陵沸沸扬扬了。
  吃完早饭,沈荣富又简单的寻问几句关于昨夜许府寿诞发生的事情,喝了几口粥便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留下唐逸一脸茫然,沈清柔则是因为身体原因回到房间里边休息。
  唐逸准备去沈清柔屋里察看她的身体状况,绕过后院的时候发现小果儿正手里拿着一个木盆。
  此时木盆装了热水,里边则是放着一件白色的轻纱薄裙应该是准备洗的,当小果儿将白色薄纱从盆里拿出来清洗的时候,可以看到那上边有一块并不是特别明显的红印。
  记得这件薄纱好像是沈清柔穿的……
  唐逸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小媳妇是亲戚来了啊!
  唐逸先去沈清柔的屋子简单寻问了几句,确定她是红事之后,他直接跑到后院厨房里熬了一碗红糖姜汤,又叫果儿拿了一个装满热水的小水袋过来。
  来到沈清柔的屋子,将她从床上扶起。
  唐逸说道:“我叫厨房熬了一碗红糖姜汤,你先喝下去,这红糖姜汤应该可以稍微缓解一下疼痛,也可以稍稍暖些脾胃。”
  这红糖姜汤药效好处非常多,除了可以缓解女性痛经之外,还可以用于肺寒咳嗽,呕逆少食,肺胃不和,调解脾胃等等,非常有用。
  沈清柔目光颤颤,轻轻点了点头,接过红糖姜水,喝完之后,虽然疼痛感已经存在,但胃部却一阵温暖,苍白脸色也稍稍恢复点红润。
  唐逸转身又从桌上取过小水袋,轻轻地放到沈清柔的小腹上,感受到腹部一阵暖流传来,沈清柔脸色微微一红。
  “这小水袋里边装着热水,贴在小腹有助于疏通气血,又能起到保暖作用。我已经叮嘱果儿,待会若是热水袋变凉了,她会进来更换换些热水。”
  唐逸看着她,说道:“昨天晚上下了一夜大雪,今天肯定会降温降得非常厉害。你现在身体虚弱,尤其是现在红事的时候,容易着凉,所以要特别注意保暖。
  这几天就不要再沾水了,如果有什么事就叫果儿帮忙一些,需要我帮忙说一声就可以。
  我毕竟是你的丈夫,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沈清柔目光温柔,轻轻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便准备休息。
  唐逸将棉被给她盖紧,又检查了下木窗是否关紧,见沈清柔已经睡下,这才转身离开。
  感觉到唐逸的脚步声已经离开,沈清柔睫毛微颤,睁开美眸,看着桌上已经喝完的红糖姜水,又感受着小腹传来的阵阵暖意。
  一丝丝说不出道不明跟红糖水一样甜甜的感觉在她的心头萦绕。
  ……
  ……
  ps:来啊!求月票!求推荐票!来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