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ctg²a章 为天地立命,为百姓谋福!

  清风不解雨浇愁,暑气炎炎渐入秋,受南北气流差异的影响,地处南方的温陵,云布满山底,透暝雨乱飞,注定是多雨的季节。
  连续几日的湿润清爽的小雨,使得人们心情稍微温和一些。
  但是,作为陆家家主陆辰石却是急躁得很,听闻儿子被温陵县令抓进牢房,更是被当堂审判,最后落了个强暴犯和杀人犯的嫌疑。
  此时他心里边的怒意犹如滔天烈焰,恨不得将那温陵县衙的唐逸挫骨扬灰。
  陆辰石自然是知晓儿子陆文远的尿性,平时还算是懂得知进退,但是一见到漂亮姑娘就双脚发软。
  想今因为一个邋遢不堪的民女,将自个送进了牢房里边,气煞老子。
  陆辰石可是出了名的护短,儿子陆文远被抓进大牢,作为老子怎么着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变成杀人犯。
  昨日深夜他气冲冲来到温陵府衙,直接要跟唐逸讨个说法,想不到当差的衙役,竟是以唐大人日夜操劳已经休息,不便见客将他回绝了!
  操劳个屁!
  陆辰石心里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整个温陵谁不知晓这个无能官婿的脾性!
  陆辰石从来就没有将唐逸放在眼里,甚至他对这位温陵县令一丝敬畏之意都没有。
  这唐逸不过是沈家一条只会胡乱吞食的舔狗而已,如今竟然敢将他被拒之门外,陆辰石可谓气得火冒三丈!
  但陆辰石却不敢轻举妄动,假若此事是沈家的意思,借此打压他们陆家呢?
  亦或者这个无能官婿贪财心大,想要从陆家身上割下一块肉呢?
  无论是何种原因,总之儿子肯定是要救的。所以今日一早,冒着雨幕,陆辰石带着满腔怒火,踢开县衙大门,不顾衙役阻扰,直接冲到唐逸住的后院。
  “唐逸!你好大的狗胆!”
  陆辰石横眉立目,站在院子,大声说道:“竟然敢抓我陆某人的儿子!”
  任凭陆辰石如何大声叫唤,衙役后院里边却是无人应答,秋风徐徐,寂静无声。
  便在这时,贾似言从屋内冒出头来,八字胡微微发颤,挤出一丝温和笑意,
  说道:“呦!陆家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您快到厅堂里边休息!”
  陆辰石冷哼一声,大怒道:“唐逸呢!我要跟他讨个说法!胆敢抓我陆家的人,难不成是沈家借他的狗胆?
  他是何意思?是何居心?!”
  贾似言脸色纠结,支支吾吾道:“唐大人、唐大人这几日忙于案牍,日夜操劳,昨夜不小心染了风寒,方才刚喝下一碗汤药,此时正在房间里边休息。”
  陆辰石一听,火冒三丈,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直接推开贾似言,冲进房间里边。
  但当他看到房间里边的一幕时,却是脸色愣住,而后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
  房间里边,唐逸正气定神闲的坐着,面前摆放着各式的早晨:小笼包,五香卷、面线糊,空气中飘荡着香气诱人的味道。
  唐逸微微抬头,看向陆辰石,讶异道:“呦!这不是陆家主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稀客稀客啊!
  还没吃早饭饭吧?
  来来来,趁热趁热。”
  陆辰石气得龇牙咧嘴,眉毛挑动几下。
  躲在房间外边的贾似言唯唯弱弱,看着唐大人从容自若,面不改色,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原以为唐大人不接见陆辰石是因为害怕他的怒火,但现在看来自家大人根本就没有将陆家主放进眼里。
  陆辰石眼神冰冷,看着唐逸咬牙切齿道:“听闻唐大人身体不适,所以陆某今日特地过来叨唠一番。”
  唐逸咬了一口小笼包,入口酥香,汤汁四溢,含糊道:“有劳陆家主挂念,风寒小病,不足为虑。”
  陆辰石冷哼一声:“风寒是小病,但若是照顾不周,可是会染上大病,到时候病入体表,唐大人即便想要治疗,也是无从下手,可是会一命呜呼的!”
  陆辰石这是话里有话,诅咒唐逸一命呜呼。
  唐逸淡淡一笑,看着陆辰石,说道:“一命呼呜也无大碍,本府一世清廉拙政,即便是死了,拉个臭名昭著的人垫背,为温陵百姓尽些绵薄之力……也算是死而无憾。”
  “你!”
  陆辰石顿时气急,咬牙切齿说道:“姓唐的!今日你若是不放了我儿,我便到沈家告状!到时候就不信你还能悠哉悠哉坐在这个位置上!”
  咔嚓!
  唐逸咬了一口五香卷,外酥内嫩、醇香可口、回味无穷。
  陆辰石以为搬出沈家,放了狠话,唐逸作为沈家狗腿子就会立马认怂,但万万没想到,唐逸根本就不在乎,恍若无人似的,自个悠哉悠哉地吃起早晨。
  唐大人竟然又无视陆家主?!
  贾似言惊讶得无以复加,他满脸通红,一直红到发根,鼻翼由于内心紧张得缘故,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一条深深的皱纹从紧咬着的嘴唇向突出的下巴伸展过去。
  吸溜!
  唐逸将面线糊喝了下去,陆辰石脸色愣住,紧接着气急败坏,脸色白一阵红一阵,心中怒意大冒。
  他试着控制情绪,毕竟儿子现在被关在大牢。
  陆辰石硬压着嗓门,说道:“唐大人,在下方才说的话是有些唐突,不过希望您能念在我是救儿心切,我们家文远不懂事,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他如何能受得了牢房的环境。所以,还请唐大人您见谅。陆某为方才是说的话,跟唐大人您陪个不是。”
  贾似言圆目微瞪,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陆家主竟然主动服软跟唐大人赔礼!
  陆辰石目光冰冷,话锋微转,说道:“文远的叔父乃是知府大人的幕僚,若是他知晓此事的话,想来对唐大人你也不好。
  再者,平日里边陆家与沈家生意往来密切,此番送往江南的万两丝绸,我陆家便分文不收。
  另外,唐大人这几日身体不适,陆某也会备些良药孝敬唐大人您,祝唐大人您早日安康。”
  贾似言圆目大瞪,他看向唐逸时,挤眉弄眼,这便是他一开始认为最为稳妥的想法啊!
  陆辰石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丝淡淡笑意:“至于唐大人您抓捕文远一事,全当是给小儿一个小教训,我陆家也会既往不咎,以后定是拥护唐大人您的!”
  “既往不咎?这么说我还得对陆家主你心生感恩不成?”
  唐逸轻声笑道:“陆公子如今可是背负两条人命,还玷污了一位民女。”
  “姓唐的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又是什么态度!”
  陆辰石气得差点吐血,这混账简直就是油盐不进,他以为沈家想要丝绸,唐逸想要钱财,但他好处都已经说完,唐逸却是满不在乎。
  “什么态度?”唐逸轻笑一声,说道:“你是知府大人?还是巡抚大人?”
  “我有求于你?”
  “我欠你银两?”
  “我调戏你家媳妇?”
  “既不能让我升官,又不能让我发财……那我干嘛要给你脸色看?难不成我还得沐浴更衣,梳妆打扮,洗漱整齐再对你笑脸相迎?”
  唐逸露出鄙夷之色,说道:“既然你儿子不懂事,就让律法教他如何懂得做人。
  公序之上,方有良俗,人家姑娘也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任你儿子这般糟蹋?
  凭什么双亲被你儿子杀害?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你——!”陆辰石脸上剧烈颤抖,怒指唐逸,却是气得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陆文远玷污无辜民女,背负两条人命,罪无可赦,法不容情!”唐逸脸色冰冷,说道。
  贾似言脸色愣住,看到陆辰石被唐逸怼得哑口无言,险些吐血,心里边竟是有些别样的快意。想不到唐逸竟然还有着这般得理不饶人的口才!
  陆辰石有些意外,这唐逸竟是如此硬茬,怒目圆睁,气急败坏道:“好!好!好!”
  他接连说出三个“好”字,最后怒拍桌子,近乎发狂道:“姓唐的!我今日便撂下话,你若是胆敢伤害我儿一根毫毛,我便叫人杀了你!”
  “我唐逸贪财享乐、名声败坏,但我既然做了这温陵的百姓官,
  唐某这一生依然能够做个当个好官,为天地立命,为百姓谋福!”
  唐逸大义凛然,身体微微晃动,脸色骤然涨红,眼睛忽而闭上,身体像是纸片儿似的向后倾倒过去。
  ……
  贾似言:“!!!”
  陆辰石:“???”
  啊!
  贾似言吓得赶紧扶住唐逸,任凭他如何摇晃,唐逸依旧没有醒来。
  陆辰石脸色大变:“姓唐的!你什么意思!莫以为昏倒过去事情便过去了!我陆家绝不会……”
  贾似言打断陆辰石的话,苦不堪言道:“陆家主,唐大人他本就是风寒初愈,身体虚弱,如今又是诸事缠身,如今又被你……被你这么一吓,所以昏死过去了。”
  陆辰石有些不知所措,他生怕这是唐逸搞怪,又怕沈家故意设套。
  如今这废物唐逸油盐不进,在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之前,得先知会自己兄弟一声,让他跟知府大人打点一下。
  想到这,他便瞥向唐逸,冷哼一声,怒摔袖子,夺门而出。
  直到陆家主已经离开,唐逸这才醒来,发现贾似言正双眼瞪得犹如铜铃似的看着自己。
  “唐大人,您没事?”
  “当然没事。”
  唐逸拿起一块五香卷咬了起来,含糊道:“等会出去之后,你就叫衙役们的亲戚出散播消息。”
  贾似言眨了眨眼睛,问道:“什么消息?”
  “emmm……就说唐大人我这几日为了这起冤案,日夜操劳最后不小心染上风寒。
  今日陆家家主上门讨伐,本官不忍民女冤枉以此满足陆家的私欲,因此陆家家主在县衙大声怒骂,欺压胁迫。
  但本官不畏强权,刚正不阿,自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本官不惧怕任何强权和凶暴的势力!
  坚持与温陵百姓共进退,与陆家恶势力抗争到底!
  对了……记得强调,我被陆家家主气得我怒急攻心,最后昏死过去。”
  贾似言脸色诧异,不知唐逸吩咐这些事情有何作用,但他又不好拒绝唐大人,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这几日唐大人的表现一再让贾师爷感到震惊,甚至唐逸的种种表现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当然最为让他惊讶的,还是贪财心大的性格。面对陆家的金钱诱惑,这位见财心喜的唐大人不仅面不改色,更是刚正不阿的将陆家主怼脸色犹如猪肝。
  就在贾似言准备离开,身后唐逸忽而将他叫住。
  “沈家这几日若是想要见我,便说我染上风寒,身体不适……不便见客。”唐宇叮嘱道,他的脑海当中冒出一张绝美的面容,却是一闪而逝,暂时还是不要见面为好。
  贾似言苦笑一声,向着外边走去。
  唐大人可以借故隐遁,作为中间人的他,如今却是众人讨伐对象,可谓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