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九章 鸡蛋羹 中

  雨还在淅沥沥地下,这是入冬以来下得最久的一场雨,从天空而洒,夹杂着似雪非雪的冰滴,打在百姓脸上像刀割似的疼。
  沈清柔房间里边,唐逸略微思索,转身取下架上的铜盆,用温水洗净双手,又取出一条白色布巾,重新倒了些温水在盆子里,用布巾浸泡温水,然后轻轻拧干。
  他将帘幕掀开,沈清柔斜靠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乌发如云的秀发铺散看来,似乎因为发烧的缘故柳眉间始终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
  未施粉黛,肤色自然。
  唐逸心里想到,前世他曾无数次见到世人常以貌若天仙四字来形容女子之美,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不知,此时他看着熟睡在床的小媳妇,心头情不不自禁的涌出“貌若天仙”这四字来。
  唐逸准备擦拭沈清柔的手心,小心的捻起被子一角,将雪白柔夷轻轻地、小心翼翼地从被子移出来。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所以,一双纤细柔滑的手总能充满女人温柔的气息,包含了关怀、体贴、爱抚,具有魅力,富有温婉。总能让人感到那双手妩媚的像似玫瑰花一样,散发着温柔的清香,能够令人心生爱恋之情。
  当然,也能使男人打开无限想象的空间,以及引诱出某些躁动的情绪。
  沈清柔的手很美,美得有些少见,秀窄修长,却又丰润白暂,指甲放着柔光,柔和而带光泽。
  屋外一阵寒风吹来,使得唐逸打了个冷颤。
  唐逸稍微清醒,他用白色布巾对着沈清柔的手背、手心、手掌,三处小心的擦拭。
  而后又在小媳妇的额头小心擦拭一番。
  稍顷,
  唐逸看了一眼沈清柔身上已是湿透的衣衫,心里跃跃欲试,想要帮小媳妇换衣服。
  但他考虑到沈荣富若是知晓此事可能会跟他拼命,唐逸为了沈清柔的名节,以及为了沈家未来着想,还是决定放弃这个乐于助人的初衷。
  擦拭完沈清柔的身体,将铜盆里的冷水倒掉。
  唐逸闲暇无事便走到书桌,他从桌上的几本书中选出一本《经商论》,随便翻开上边的几篇书页,看了看上边的内容。
  只是看了一眼,唐逸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书页上边还留着沈清柔的用隽秀楷书,写的大段批注:
  【审时度势在于择时捉机!
  权衡时机,尤当精察,毫厘必较,成败由此。
  择时之妙,如逐如竞,如捕如捉,待时而动,动不妄举。
  动静,迟速,轻重,繁简,必以时定!此一时非彼一时也!待时蓄势,备而待发,则静如泰山。得时则发如疾电,时不我待,稍纵即失。
  疏于此而欲其功,无异缘木求鱼!】
  她在批注的后边,又写到:
  【谨记!旱则资舟,水则资车。
  盛夏晚春人们不买布袄绸缎,只有等到冬季,布袄绸缎才会畅销。但是做生意,不能等到冬天才开始进货,所以应该在夏天就要备足货源,方能保证在冬天售出时赚钱。
  物价贵贱,价钱高低。在于供求的变化,若是供不应求,价格就会暴涨。
  所以,县衙若要稳定谷米商价,就要在谷米钱贱时收购,钱贵时再平价卖出,这样才能使价格稳定。】
  唐逸微微惊讶,尤其是沈清柔最后举的例子,若是放到现代解释的话,就是预防通货膨胀的措施。
  想不到自家媳妇还有如此经商能力!
  到底是温陵第一商贾的女儿,虽然沈清柔对经商没有多大兴趣,但平日里边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可谓秀外慧中!
  唐逸又翻了几页看看,虽然都有批注,但内容到底有些浅显。
  毕竟预防通货膨胀可以说是经商基础,但经商变数太多,面对的是各种问题:资金流动、项目判断、营运周转……需要面面俱到。
  就在这时,唐逸发现沈清柔的书桌上放着一副墨梅图,墨迹未干还留有空白,似乎是刚刚画好不久。
  那墨梅图上画着一泓湖水,湖水上边建着一座精巧的湖心亭,湖心亭的外边则是梅树数株,枝条摇曳梅花绽开,而在亭前则是绘有一株梅枝猛地奇出,枝条瘦劲而俯仰多姿,湖水已是结冰,倒影着那梅枝秀美婆娑的身影。
  唐逸微微一笑,这个时代的男女,但凡胸有点墨,心中愁绪茫茫,总喜欢借物抒情或是托物言志。
  形象一点的解释,就是选择用某一食物来比拟或象征自己的某种精神、品格、思想、感情等等,以寄托内心的愁苦杂绪。
  这就好比现代的“说说”、“朋友圈”,无论高兴快乐或者伤心痛苦,人们总喜欢发几句心情寄语,得到他人的评论共鸣。
  只是这副梅花图却有着一大段留白,这恰恰证明画作之人心有烦恼,却不知该如何表达,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唐逸抬头看了看墨画的留白,
  他稍微沉思,拿起架上的毛笔,轻蘸墨砚,在留白处写到: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唐逸写完将笔放下,看了看字迹,苍劲有力,潇洒飘逸,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忽而想起刚来到这个时代,初时握毛笔那疙瘩劲,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果然凡事都是要熟能生巧。
  稍顷,门外传来果儿急促的脚步声,唐逸将毛笔放下打开房门。
  果儿额头冒着大雨站在外边,她的手上正拿着餐板有些吃力,此时餐板上边放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羹,只是卖相有些难看,看起来毫无食欲之感。
  唐逸眉头微蹙,果儿脸蛋微红,略显拘谨,说道:“姑爷,我有些笨,不是很懂厨艺。只给小姐煮了这碗鸡蛋羹,以前夫人教过我,但我不是特别擅长厨艺。
  唐逸接过小姑娘手里的餐板,笑着说道:“不会,做得挺好的。”
  对于沈清柔身边这位笑丫鬟,唐逸印象还是不错的,举止有礼,恭敬有加,行为可爱,乖巧懂事,相较于现代的一些被溺爱宠上天的笑姑娘来说,是挺乖巧的。
  唐逸将餐板放到桌上,叫果儿呆在房间照顾小姐,又寻问厨房的位置,他接过油纸伞便急冲冲的跑下楼向着厨房方向而去。
  唐逸刚离开不久,躺在床上的沈清柔便偷偷睁开了美眸。
  果儿自家小姐醒来,关心说道:“小姐你醒了,身体好些了吗?”
  沈清柔美眸颤颤,不知想起什么,立马涨红了脸,低下了头,轻轻答应了一声,忽而眼睛又看着唐逸离开的方向,美眸放着异样的光,忍不住抿嘴微笑。
  果儿见其,脸色煞白,惊讶说道:“小姐,你脸好红,发烧似乎还没好!”
  听到小丫鬟的话,她看了看自己的柔夷,双颊燃烧着红晕变得更加鲜艳,眉毛显得淡了些,她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眨动。
  这时,
  沈清柔的美眸看向桌上那一副画作,柔声说道:“果儿,桌上那副画作拿给我看看……”
  ……
  ……
  ps:明日便是历史频道强推,这是本书第一次上手机APP推荐,可以说是“丑媳妇”第一次正式跟各位历史的读者大大见面。(第一次上客户端跟大家见面。)
  当初是带着一腔热爱与愤怒而撰写这本《太岁官婿》。
  有很多不足,也要很多情节想写,纵使情思万千条,无奈口拙不能表。千言万语涌心头,羞于启齿难开口。
  所以,日子还很长,故事在继续,我慢慢说,你们喜欢便点个收藏,投个推荐票。
  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