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二章 人要有自知之明

  竖日清晨,西熙园的小阁楼。
  唐逸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他身上依旧被束缚着,而在他的对面习羽翎美眸睁开,恰好唐逸也睁开了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被五花大绑着,一个身着红色内衬,这样的画面若是叫人看来倒有几分暧昧的情愫,但是,随着习羽翎的美眸骤然,气氛再次变得有些诡异。
  唐逸心里有些好笑,明明是才相识一晚上的女人,两人却有种非常熟识冤家之感。虽谈不上如何熟悉,但唐逸倒是知晓一个点,两人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习羽翎不可能会杀害自己。
  如今看来他是赌对了。
  习羽翎看着唐逸,心里边却是另外的想法,昨日两人断断续续说了些话。发现这唐逸根本不能按常人思路理解,被人誉为无能官婿,入赘沈家,他竟然毫不在意。
  反倒是拉着她聊了一夜功夫,似乎还乐此不疲。明明是个读书人,却对武学如此崇尚。而且,最让习羽翎无奈,她是真的看不透唐逸。
  听闻是一个铁面无私,才华横溢的官婿,但他却像是个顽童孩子似的,听到武学知识竟然两眼放光,说到用毒方面也是极其好奇。有时候眼神犀利,有时候憨厚微笑,当你误以为他是某种性格的时候,他却又立马变成另外一种感觉。
  习羽翎看着唐逸,说道:“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但我可以放你离开,并且把保证你的安全。”
  唐逸说道:“我这人素来性格洒脱,心里边尤其藏不住事,等会出去了定会碰到王阳明,这嘴若是一不利索就容易说漏。”
  “你这是威胁我?”
  “我在跟你交易。”
  唐逸说道:“平白无故被人五花大绑,照如今的情况看来,事态并我预想更能更加严峻一些。你也说过,我不过是一个芝麻县令,谁能保证我今日离开这个房间,不会再被人无缘无故的绑到别的地方。
  其实,你也不用教我太多,我就想学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毒药。最好是能够让人无缘无故昏倒,能够段时间失去力气,类似的毒药就行。
  这样你也不用担心我用毒药随意害人。”
  习羽翎略微沉吟,而后手中寒光一闪,唐逸身上绳子悉数掉落。
  唐逸起身伸了个懒腰,习羽翎瞥了他一眼,冷声说道:“你走吧。”
  唐逸笑道:“所以习姑娘这是答应了?”
  习羽翎冷眸看向唐逸,忽然抿嘴微笑,柔声说道:“唐大人,你可知晓做人最难得的是什么?”
  唐逸摇了摇头。
  习羽翎说道:“不是聪明,而是人要有自知之明。
  大人可知晓妾身为何能够获得如此多观众的赏识?”
  唐逸又摇了摇头。
  习羽翎妩媚一笑,说道:“因为妾身有自知之明,懂得藏拙。
  妾身知道自己不会演戏,那妾身就学;妾身知道自己不会唱曲,那妾身就会练;妾身不懂得说话,就尽量抿嘴微笑不再言语;妾身知晓姑娘要爱惜自己的羽毛,所以从不敢与其他男人厮混,不做自己讨厌的事,不践踏自己的名节。
  这条路走不通了,就走另外一条路,自然的或多或少也就能收获一些好处。”
  习羽翎看着唐逸,得意笑道:“我不会跟你交易的。
  因为这件事本就非常简单,你若是敢说,我便杀了你便是。
  你若以为我会忌惮那就大错特错,大不了打草惊蛇,等到下次机会便是。”
  “机会转瞬即逝,可不多见。”唐逸笑道。
  习羽翎看着唐逸,说道:“妾身等得起。”
  唐逸忽然对眼前的女子起了兴趣,问道:“可否问一下,整件事情上边,习姑娘扮演的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习羽翎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既然已经做好等的打算,自然得继续扮演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那唐某就期待戏幕升起之时,看习姑娘如何演绎一位坏人的角色。”
  唐逸拍了身上灰尘,直接向外边走去。
  看着唐逸在走廊逐渐消失的身影,习羽翎娇小微敛,俏脸沉静如水。厢房隔壁有个里间,一位身着绿衫,模样可爱的小丫鬟走了出来。
  那小丫鬟瞪了唐逸的身影一眼,白皙的皮肤如羊脂般光滑,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闪着狡黠的光芒。高挺的鼻梁下粉嫩的薄唇微微向上翘。
  她看着习羽翎甜甜地笑着,脸颊上有一对浅玫瑰红的酒窝,像红红的苹果,腹黑可爱却不失秀气,活脱脱一个甜美的腹黑小萝莉。
  小丫鬟走到习羽翎旁边,脆声说道:“习姐姐,你就这么放他离开了,你就不怕他出去之后乱说吗?”
  “他不会的。”习羽翎说道,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撩起散落在锁骨上如海藻般的黑发。
  小丫鬟轻轻眨动眼睛,问道:“为什么?”
  习羽翎那薄薄的唇瓣微微漾起,蛊惑的微笑像是会使人沉沦的毒药。
  “因为重头戏还没开始。”
  ……
  唐逸从走廊走出来时,发现戏台上边有很多在排练,有拉二胡,有弹古筝,还有唱曲,台上类似习羽翎这样的女戏子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是几乎灭有。
  他的身影刚刚出现,立马所有男戏子的目光都聚集在唐逸身上。这时,众人发现唐逸身上衣服有些散乱,几个衣扣都开了。
  众人脸色愣住,有男戏子看向唐逸时直接是怒目圆瞪,有的男戏子则是脸色征了怔之后,众人看向唐逸充满了羡慕之色。
  唐逸直接向着园子外边走去,路上寻了个小厮一问,这才知晓昨夜陈知府跟王御史喝得酩酊大醉,之后就将他们各自送回府了。
  唐逸想了想,直接向着县衙走去,此时王阳明应该还在休息。
  他来到县衙,向着后堂而去,直接来到王阳明房外,正准备敲门,房门忽然打开。
  王阳明看到门前站着唐逸,目光一亮,笑道:“原来唐兄已经回来了!正好我有件要事跟你说一下。”
  唐逸灿烂一笑,说道:“我也有要事跟王兄你说。”
  ……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各种求!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