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四章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这金钟罩实在厉害!竟然连油锅都不怕。前辈不愧是功夫天下第一,我以后一定要跟他一起学功夫!”
  眼见唐逸将一枚钱币丢在锣盘,老朽的身体颤了颤。
  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公子,心道自己行走江湖多年,还未曾见识过有一人胆敢将手放进大锅里边。
  忽然,他听到唐逸轻声细语……
  老生愣在原地,而后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内心更加震撼。
  原来这位公子早已经知道油锅里边放着的油加了醋。
  唐逸抬头看向老生,淡淡笑道:“不知在下可否下去了?”
  老朽脸色惨白,慌忙点了点头。
  他眼神感激看着唐逸离开,走到围观群众面前,大声赞叹:“老朽行走江湖多年,见识过无数奇能异人,但像这位公子这般一身虎胆,敢将手放进油锅里边未曾见过。
  老朽果真眼拙,见识浅短,佩服佩服。”
  他转身看向许蛮蛮,歉意说道:“姑娘方才所言极是,这位公子的确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老朽甘拜下风!”
  老生心里猜想,这位公子之所以在这位姑娘面前自称是绝世高手,那定是想要在姑娘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方才唐逸没有拆穿他的骗术,他自然是要借花献佛,不吝对唐逸一番盛赞了!
  准备离开的唐逸,转头疑惑看向老生。
  两人四目相对,老生微微挑眉,一副我懂的表情。
  戏台下边,许蛮蛮迈开长腿,来到唐逸面前。
  她神情扭捏,说道:“前辈,您现在有空吗?”
  “嗯?”唐逸疑惑看着她。
  许蛮蛮目光瞥向远处隐蔽的草丛,脸色羞红,说道:“若是现在有空,前辈我要,我要……”
  ……草丛?
  唐逸脸色有些泛红。
  按照他的印象这个时代的女子不都是很保守的,不会是喝醉酒的原因,所以变得开放了?
  这样不好吧,他还没做好心里准备,还有一个未婚妻,再者两人现在认识还不到一个时辰,要不大家再多熟悉一段时间……,这是不是太着急了些?
  “这样不好吧……”
  “我想要跟前辈一起学功夫。”
  “——恩?”
  唐逸愣了愣,说道:“学功夫?”
  许蛮蛮点了点头,说道:“晚辈听完前辈所说的江湖传闻,方才又见前辈施展金钟罩在油锅里边取钱,对于前辈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晚辈自知不是练武奇才,但还是想要能够跟前辈一起学功夫!”
  “没啦?”
  许蛮蛮疑惑,心道江湖拜师不都是这样,难道还有做什么?
  旋即,她似乎想到什么,脸色变得羞红,抓着唐逸的手臂,拖到远处隐蔽的小树丛里。
  唐逸脸色微微变红。
  树丛里边,许蛮蛮转身看向他,然后跪了下来。
  唐逸脸色变得更红了。
  许蛮蛮突然抱拳说道:“请恕晚辈方才唐突,江湖传言拜师都要行跪拜礼,是晚辈失礼了。”
  “啊?”
  唐逸征了怔。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
  ……
  ……
  “我见台上那人怎会觉得如此眼熟?”
  “他不就是此次船舫诗会的夺得诗魁的唐逸吗?”
  “唐大人竟然敢在油锅里边取钱?”
  草丛里边,唐逸不知道外边围观的人群对于他刚才的表演早已炸开了锅。
  他低头看着跪在自己身下的许蛮蛮…
  唐逸说道:“你先起来吧。收徒弟就算了。不过,想学的话我教你便是!”
  唐逸心里想到反正这姑娘喝醉了胡言乱语,等明日醒过来也就全忘记了。
  许蛮蛮依然跪着,绣眉微蹙,问道:“前辈,您说的是真的吗?”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想要练习武功,不过也罢,说吧你想要修炼什么功夫?”
  “葵花宝典!”
  “……”
  若不是看到许蛮蛮眼神诚恳,一脸求知欲.望,他差点就以为这姑娘又要坑自己了。
  唐逸说道:“你还是先起来吧,我们到外边再说。”
  这里人多眼杂,要是被过路的人看到,孤男寡女又是小密丛林,又是跪在身下,这很容易引人误会遐想的!
  许蛮蛮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跪了太久,使得她的大长腿有些酸麻,加上喝醉了酒,身体摇晃一阵趔趄,竟是突然扑向面前的唐逸,如玉的手指扯住唐逸的衣领,这才倒在唐逸怀里。
  感受到怀里柔软,唐逸心里苦笑,刚才还一脸清醒想要拜师,现在却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好不容易将她身体扶稳。
  唐逸说道:“记住练武之人,最忌酒水。以后能不碰,就别碰了。”
  许蛮蛮脸色醉红,听到前辈在教诲自己,痴痴笑笑、点了点头。
  树丛前边围满看热闹的人群,唐逸扶着许蛮蛮准备向着另外一条幽静的小道出去。
  许府偏厅的门外,几位小厮连忙跑了出来,紧接着许先生走到了门旁,作出了请的动作,后边一位老者对他微笑点头,许先生瞬间变得更加谦卑与恭谨,眼里更多的是感激。
  李大夫说道:“这些天大雪纷飞,天气严寒,老夫人气血偏冷身体虚弱,才会让暗疾有可乘之机,方才老夫开的几贴药方药性温和,有着益身功效。只是…这暗疾老夫行医多年无从下手,还望许先生多多见谅。”
  几位小厮跟在后边,许先生连忙说道:“李大夫言重,家母暗疾已经寻医救治多年,这些年如若不是李大夫…不敢想象。”
  许先生走在一旁,挽留说道:“李大夫,今夜乃是家母寿宴,不如留下来喝一杯再离开。”
  李大夫摆了摆手,说道:“不瞒您说,天色已晚得回去了。”
  后边几位小厮小步跟随,两人走上幽静小道,一路轻声笑谈,忽的树丛里边窜出来两个黑影,竟是正好撞在李大夫的身上,李大夫白须颤颤,身体趔趄,直接摔在了地上。
  许先生见其,赶忙走上去将李大夫扶起,脸色含怒转身准备呵斥是谁如此莽撞,等看清楚人影脸上忽然一愣。
  许先生疑惑问道:“蛮蛮,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许先生忽然发现到许蛮蛮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年轻人,竟然是唐逸!
  此时许蛮蛮脸色羞红正靠在他怀里,痴痴笑笑满是醉意,又见两人衣衫不整……
  他目光瞥了一眼旁边的小树丛,似乎想到什么,心下顿时一沉。
  看到许先生阴沉的神情,唐逸无奈耸了耸肩,说道:“许先生,如果我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许先生眼神冰冷,说道:“你要我信你什么?”
  许先生此时心里可谓是一肚子火气,眼前唐逸突然冲出来撞到李大夫暂且不算,看到他怀里的许蛮蛮,满脸潮红四肢无力,两人衣衫不整又从小树丛里走出来……这叫他如何相信是误会?
  后边四名小厮面色不善,走到唐逸面前。
  躺在唐逸怀里的许蛮蛮,连忙挡住四名小厮,问道:“许叔,你为何要抓前辈!”
  许先生气道:“为何?那你们为何会出现在小树丛里?”
  许蛮蛮正欲回答,双脚一阵发麻发软,身体趔趄又躺到唐逸怀里。
  许蛮蛮脸色微红,说道:“我方才给师傅跪…太久了,所以脚有些发麻。”
  一阵寒风吹过,许蛮蛮顿时一阵感觉反胃。
  许先生看到许蛮蛮躺进唐逸怀里,又见她捂着嘴巴脸色潮红,似乎又想到什么,顿时气得脸色煞白,难以置信说道:“什么……你竟然还给他跪!?”
  许蛮蛮点了点头,说道:“因为前辈非常厉害,是我主动的要的!”
  许先生气得手指发颤,说道:“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旁边,唐逸头上一片黑线。
  ……
  ……
  ps:五更完成!牛逼轰轰求首订,求打赏!求月票!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