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羞死人了!

  “这字体中锋铺毫,平入逆出,我倒是第一次见识!”有才子惊讶极了,赞叹说道。
  “别说字体了!就这一句鸟上青天,如此解谜,在下也是第一次见识啊!”
  “想不到徐寒山在他面前,竟是接连落了下乘,此人若真是一个马夫,实在是太屈才了!”
  见到唐逸大笔挥毫写下的那七个字,虽然字体不美,根骨极细,没有任何大家风范,甚至连登堂的资格都没有,但却给人一种嚣张肆意的感觉。
  “妙!这诗谜解得妙啊!”有人大声叹服,钟楼再一次响起如雷般的掌声。
  有好奇的香客听到声响纷纷探头观望,有慈眉善目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
  雪花将木枝压弯,突然卷起一阵寒风,木枝上边的雪花立马梭梭飞落一地。
  唐逸心里洒然一笑,“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这可是“老杜”的著名作品《绝句》的名句,方才见到那几只雀鸟飞上天才忽然反应过来。
  沈清柔望着傲立于风雪中的唐逸,美目带着柔光,心里想到,相公的文采越来越好了,就连她自己想要立马解出这样的诗谜,没有一些时间去考虑也是有些吃力的。
  站在一旁的徐寒山,听着周围的议论,有人在幸灾乐祸,有人窃窃私语,皆是带着嘲讽之意。
  你说你没事干嘛跟人家一个马夫计较呢?
  计较就算了,还被人狠狠的羞辱一波?
  徐寒山的脸色难看极了,脸上青一阵紫一阵,胸口已经被熊熊怒火所填满,他没想到这唐逸竟然会利用谜语解谜的规则反过来提问他。
  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此刻,徐寒山感觉只自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唐逸见钟楼里边大家一个个目光惊讶不已,内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虽然这次他的运气占绝大多数,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
  唐逸双眼微眯,突然疑惑问道:“说来奇怪,我可是记得徐大公子刚才说过,这猜谜的规则是,猜出谜语的人也要说出一个谜语让下一个解答,以谜解谜,而且谜底都是一样的。这谜语可是徐大公子你自己出的,为何你方才却答不上来呢?”
  这小马夫问的不错,这忽然的一句话,立马将众人的目光聚集在徐寒山身上。
  咯噔!
  徐寒山脸色立马变得煞白,他刚才说,打半句七言唐诗,实际上就是准备坑唐逸的。
  只要唐逸说半句,自己就说猜的是七言诗,再者里边几个字数也是自己说的算。
  他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马夫即便懂得对对子,懂得猜诗谜,难道他的文学知识还能够比自己广博不成!于是一想,便想到玩起这文字游戏。
  只是,千算万算,他却没想到唐逸竟然答出来了,而且毫无漏洞!
  简直就是让徐寒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徐寒山之前没有这个规则那只能由唐逸自己回答,但是现在唐逸解开了却突然反过来问他!
  这倒是让他有一种骑马难下的感觉,便一咬牙,嘴硬哼道:“不过只是一名小小的车夫,能说出几句诗词对出几个对子,你还在还真当自己是诗词大家?你难道以为自己解开诗谜,就真以为自己是个大才子不成?
  我方才说的乃是第二轮的规则,现在这第三轮乃是我与你的诗谜竞猜,自然是要重新换一个规则,只是我忘记说了而已。”
  见李婉儿目光鄙夷地看着自己,徐寒山顿时脸色发烫,气哼道:“今日你能解开这诗谜不过是运气使然,你也莫得意!”
  徐寒山说完竟然袖子一挥,愤怒离开。
  众人看着徐寒山狼狈离开的背影,目光里显得有些诡异,尤其是一些曾经与徐寒山有过笑谈的人,忽然发觉,自己好像是重新认识了这徐寒山一般。
  唐逸心里非常无语,这还是一名江南才子吗?节操还要不要了?文人的气节还要不要了?
  这简直比市井小混混的脸皮还要厚啊!
  不但输不起,输了竟然还不认账!
  呸!
  这场寺庙诗词聚会到这里也算是结束了,徐寒山潇洒的进来,没想到最后会落得灰头土脸的离开。
  参加聚会一些才子并不打算这么早就离开南南城寺,于是几人便开始结伴而行,游览这南城南寺风光雪景。
  有几位姑娘站在远处,目光犹豫,时不时看向唐逸这边,他们有意想搭讪唐逸,认识一下,但话到嘴边又一咬牙准备放弃,最后一位长得模样清秀的小姑娘,鼓起勇气走到唐逸跟沈清柔的身边。
  “清柔姐姐,想不到你这小马夫竟然如此厉害,就论这文采与众位才子相比也是过之而不及啊!”
  小姑娘名叫李玉,也是来自江南,此番便是跟随徐寒山等人一同来到温陵游玩。
  李玉来到沈清柔旁边轻声问道:“这样的有才之人,如果只当一名马夫实在是太屈才了。我虽不知这小马夫的抱负如何,不过想来一定也不会很小。要不清柔姐姐你将这小马夫介绍给我如何?”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样的小马夫只要给他一定的机会,一定可以有一番大成就!
  紫苏虽不知道这余林为何会当一名小马夫,但如果事出有因她很愿意帮他一把!
  李婉儿故意附和道:“是呀!是呀!清柔姐姐,如此有才的小马夫,若是在沈府里边岂不是可惜了?”
  沈清柔瞪了李婉儿一眼,忍不住看向唐逸,害羞说道:“这小马夫的学识的确不错,性格却放浪形骸之外,行为做事都有着他自己的一贯作风。
  我即便答应与你,却不知他是否愿意。
  再者,若是他真想寻一番功成名就,如此才学又有何困难。不过,如若这小马夫真有如此抱负,沈府也是惜才的地方,自然是不会委屈他。”
  唐逸点头如捣蒜,看着沈清柔,慷慨激昂说道:“我生是沈小姐的人死是沈小姐的鬼,沈家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是不会离开沈家的!”
  李玉美眸颤颤,后边几位姑娘非常感动,想不到唐逸竟然是如此感恩之人。
  李婉儿憋着笑意,肩膀不停的抖动着。他想不到平日里边,如此严肃的唐大人,也有如此搞怪幽默的时候。
  沈清柔脸色羞红,相公怎可以说出这样话语!羞死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