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三章 冰糖葫芦,真甜.

  晚宴的气氛有些尴尬。
  平日里边,老丈人沈荣富行事风火,今日却是显得格外拘谨。王阳明反倒是非常熟络,反而有种反客为主的意思,一直催着唐逸跟沈荣富喝酒。
  唐逸几次婉拒,却被王阳明退回,无奈只好喝了一丢丢。
  沈荣富却不好拒绝,这一来二去,王阳明跟沈荣富竟然都喝醉了,直接被送回房间休息。
  虽然只是喝了一丢丢,但唐逸依旧有些醉意。沈清柔见其,便想着扶他回房休息,唐逸急忙避开,吓得沈清柔站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唐逸尴尬一笑,解释道:“喝了点酒,有些燥乎,想着先到街上吹吹冷风。”
  沈清柔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那妾身便陪相公去吧。”
  唐逸本想借着吹风,赶紧躲回县衙,却听沈清柔这样说,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街道起了一阵凉风,沈清柔的秀发被吹得有些散乱,她伸出细细长长的手指,像雨后新出的笋芽尖儿,捻过一缕秀发放到耳际,犹豫了下,说道:“相公酒量不是喝好,下次还是尽量少喝一些。”
  唐逸点了点头。两人继续向着前边一出摊贩走去,那边刚好有人在买糖葫芦,见小摊上掌勺的是位老者,穿白褂系白围裙带着白帽子。在他面前的火炉灶上,一个大勺里的糖汁儿正咕嘟咕嘟冒着晶莹的小气泡,这说明那糖稀熬得恰到好处。
  那老者见唐逸走了上来,笑道:“客官!上好糖葫芦,香脆酥甜,赛过神仙,您来一根?”
  唐逸看向沈清柔,笑着问道:“你喜欢吃糖葫芦吗?”
  沈清柔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下,轻轻点了点头。
  唐逸对着老者笑道:“来两根!”
  “好嘞!”
  老人用刷子在木板上迅速刷好了一层红糖,然后拿出事先串好的山楂串、橘子串、葡萄串、香蕉串等,迅速地在糖汁里打个滚儿,然后依次摔在擦过油的案板上。只见他的手法娴熟,精巧至极,不到半盏茶的光景,那上面已经排满了喜人的糖葫芦。
  唐逸仔细一看,这糖葫芦的工艺也是有讲究的。每一串糖葫芦上的山楂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最上面的个儿最大,依次下来逐渐变小,再加上厚厚的冰糖,那就一个词儿——诱人。
  为了使糖稀凝固后的糖葫芦卖相更好看,老人把糖葫芦在案板儿上来回蹭几下,使得顶端的糖块结成又大又薄的一片,举起来那片糖在糖葫芦顶端晶莹剔透,撩拨着人们的食欲。
  “好了,客官您请。”老者将晶莹的糖葫芦递到沈清柔手里。
  “老板,这冰糖葫芦多少钱?”
  “不要钱!”
  沈清柔绣眉微蹙,问道:“为什么不要钱?你不是在卖冰糖葫芦吗?”
  小贩被沈清柔盯着有些尴尬,解释道:“多亏唐大人识破那假道士的骗术,我才得以能够拿回自己的钱财。我原本以为那道士真是仙人,所以也跟着大家一起参拜了。”
  沈清柔点了点头,从衣袖里取出两枚铜钱,抿嘴微笑道:“你要感谢的是我家相公,跟我并无多大关系,该付的银两还是要给的。”
  小贩忙笑道:“沈小姐说笑了,您是唐大人的未婚妻,怎能说跟他没有关系呢。”
  沈清柔俏脸泛红,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才注意到,街上的人们看向她跟唐逸的时候,眼神里边满是羡慕与暧昧,似乎还能够听到有人在议论他们两位。
  “沈姑娘不愧是咱们温陵第一才女,目光如炬,选择唐大人作为自己的未婚夫,果真是郎才女貌!”
  “我听闻唐大人一直都深爱着沈姑娘,否则怎会甘愿入赘沈家?”
  “你错了,他们两人乃是彼此相爱,我听闻为了救唐大人,沈小姐可是挡在那些将士面前。此等两情相悦,倒是艳羡极了。”
  “若有个女子愿意为我这般,入赘又如何?心甘情愿!”
  ……
  百姓议论声不大,却都落在沈清柔耳际,她脸颊红得发烫。
  唐逸咳嗽一声,问道:“要不,我们到别的地方逛逛?”
  沈清柔轻声答应,低头不言不语。唐逸的耸了耸肩,沈清柔毕竟是个普通的大家闺秀,害羞一些也是应该的。
  唐逸看向沈清柔,有些意外,笑道:“想不到柔儿你还是温陵第一才女。”
  沈荣富经商在外,见多识广,所以并没有文人身上的酸腐味,所以一直把沈清柔这位独生女视为掌上明珠,甚至在一些教育上按照士阶级的要求来培养。
  书香门第、万卷藏书熏陶出了这一个惊才绝艳的“温陵第一才女”,沈清柔的才华被人撑到,倒也是无庸置疑。
  沈清柔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的!”
  唐逸笑得更盛,沈清柔脸色羞红,着急说道:“相公,妾身只是懂得一点儿诗词而已。才学定是不及相公你的。”
  唐逸温和一笑,说道:“挺好的。”
  沈清柔再次解释道:“妾身并不是特别懂得诗词。”
  唐逸知晓沈清柔为何这般紧张,在这个时代,关于女子无才还是有才这个问题有很多讨论,不过在三纲五常的思想束缚下,女子的地位不如男子,并且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一说法,并且还是一则美誉。
  当然,古人认为女子也可以有才,但她不能显露自己的才能,尤其是在丈夫面前,她必须得让丈夫来显露才能。
  因为丈夫是阳刚,而女子是阴柔,得谦卑又有德,所以不能轻易地显露才能,必须看上去就像无才一样,那是她的德行。
  那这叫什么?这叫妇德,谦卑之德。
  换句话说就是,男子与人争辩的时候能够显露出道德修养,女子不与人争辩是有道德修养的表现。
  唐逸见沈清柔这般紧张,笑道:“我一直认为,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都得有德有才才行,有才方能智慧,有德方能做人。所以,挺好的。”
  沈清柔偷偷看了唐逸一眼,发现相公脸色并无异样,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她心里边却又觉得有些欣喜,认为唐逸的那一番话很是受用,毕竟别的姑娘的丈夫都是不允许家妻学文,但相公却支持他这般做。
  唐逸将银两付给老者,往手里糖葫芦咬了一口,的确香脆酥甜,入口即化!
  却见沈清柔手里拿着糖葫芦,俏脸微紧,满是慌张之色,仔细一想也就明白过来。沈清柔毕竟是大家闺秀,又是天都有名的第一才女,大街之上姑娘人家当着众人的面吃东西……多少有些拘谨。
  唐逸哈哈一笑,说道:“柔儿,这吃东西就得大口大口的吃,奉管是大街之上,还是房间之内,这人活一世就得获得快乐,活得潇洒,凡事都不用太过拘谨。
  来,像我这般大口吃一颗糖葫芦看看!”
  沈清柔看着唐逸将两颗糖葫芦吃进嘴里,朱唇微张,非常惊讶,忍不住低下头,光润的带笑的脸突然敛住了笑容,显出莫名其妙的拘束,随即,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发现相公正目光鼓励的看着自己,沈清柔心里边稍稍犹豫,将手上一颗晶莹如玉的糖葫芦,慢慢的一点点的送进嘴里,酸涩香甜的味道瞬间在味蕾炸开,美眸忍不住轻颤。
  她以前也曾吃过糖葫芦,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想不到这糖葫芦竟然这般香甜。
  忽而,
  沈清柔看向唐逸,轻声问道:“相公,你会不会觉得,妾身很讨厌?”
  唐逸微微诧异,笑道:“当然不会。”
  沈清柔咬了咬嘴唇,柔声说道:“妾身觉得相公似乎一直在躲着妾身。
  是不是妾身哪里做得不好,若是惹相公讨厌,妾身可以改的。”
  唐逸看着她,认真说道:“你这般可爱,我又怎会讨厌你。你只需做你喜欢做得,就可以了,。”
  她发现唐逸眼睛正紧紧地看着自己,沈清柔脸上的红晕更深了,面颊燃烧着鲜艳的红晕,使得眉毛显得淡了些,她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颇动。
  唐宇轻声咳嗽,说到:“前边好像有人在船舫,可以过去看看。”
  “嗯。”
  沈清柔轻声答应,低着头,垂着眼,小脚跟在唐逸身后。
  她微低着头,过了一会,在唐逸不注意时偷偷向他望过来,害羞一笑,嘴瓣儿像恬静的弯月。
  原来,
  相公从未讨厌自己。
  她轻轻咬了一口冰糖葫芦,
  真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