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二十一章 为礼义廉耻所服务的奴隶!

  “淫佚通奸,伤风败俗,藐视律法,依照大乾刑律……判:柳成元,斩立决!”
  唐逸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炸响,震得柳成元当场愣住。
  柳成元准备大声说话,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发现周围目光都在看着自己。
  众人表情各异,有诧异、惊喜、惊异、惊叹、惊呼,然后脸上逐渐布满惊悚的神情。
  柳成元心有所觉,疑惑的、慢慢地低下头,发现他的脚下正流着一滩殷红的血水,
  怎么会有……血?
  他疑惑地抬起头,刚好看到唐逸冰冷的眼眸,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唐逸的手上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刃,刀锋闪着寒光,滚烫鲜血滴落。
  他没有惨叫,也没有惊呼,只是短暂迷茫,而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便张大着眼睛,
  ——扑通!
  不甘地倒了下去。
  ……
  啪!
  陈津怒拍桌子,气得青筋凸出,头上冒着热气,鼻子尖上缀着几颗汗珠,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嘴却向下咧着。
  他像是狰狞着嘴脸,又像是无法控制的愤恨情绪,在心里翻腾着。
  但看到已经是一具尸体的柳成元,陈津眼神微眯,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位官婿,早已听闻唐逸是个咬人不放嘴的疯狗,现在看来果然跟传闻中说的一样。
  陈津并非因为柳成元的死而生气,毕竟柳成元跟陈津毫无关系。但今日任谁都知晓,城主亲自来到县衙陪审,目的就是力保柳成元。
  但唐逸竟然敢当着他面,真的将柳成元喋血公堂,可谓很不就没有将他放进眼里,并且狠狠的抽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偏偏他现在心有忌惮,却是动不得唐逸半分。
  陈津忽而站了起来,走到唐逸面前,衙内外的人顿时屏气凌神不敢呼吸,贾似言吓得脸色苍白,尤其是见到唐大人手上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刃,生怕唐大人下一幕真的会将城主也砍了。
  陈津脸色僵硬,扯出些许笑容道:“唐大人刚正不阿,凛然处刑,今日算是亲眼见识,实乃温陵百姓的福分。佩服佩服。”
  唐逸平静一笑,说道:“下官只是应尽职责,城主大人言重。”
  陈津说道:“不知这柳村寨的人若是知晓此事,唐大人今后还能否安然的走出县衙?”
  “多谢城主大人关心。”
  唐逸将手上的刀刃扔掉,淡淡说道:“即便柳村寨的人不找下官,下官也会找他们的。”
  陈津笑容诡异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陈津将衣袖奋力一甩,狠狠的瞪了唐逸一眼,这才带着大堆兵马离开。
  直到城主府的人全部离开,县衙外边的百姓这才开始热闹起来,但县衙里边贾似言立马愁眉哭脸,急声说道:“大人,您这次可真的是冲动了!”
  唐逸瞥了一眼,已经躺在血泊的柳成元,说道:“我今日若是不杀他,并非冲动,而是给许博文一个交代。”
  贾似言命人将地上的柳成元抬出去,而后看向唐逸,气道:“大人,你这是将柳村寨得罪得死死的,这以后……”
  唐逸淡淡一笑道:“今日即便将柳成元放了,估计柳村寨的人也不会放过我,既然都已经得罪了,又何必在乎多得罪一次。”
  贾似言急得不知所措,却见唐逸依旧风轻云淡,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心里边顿时更加郁闷。
  贾似言轻声说道:“却不知那御史今日到了温陵没有?”他目光看向衙外围观的百姓,说道:“大人今日这事情,恐怕会惊动到那位御史大人。”
  唐逸嘴角冷笑道:“若是能惊动就更好了。”
  贾似言脸色愣住,问道:“这是为何?”
  唐逸没有回答,转身回到案上,凌厉的目光看向衙外的温陵百姓,
  大声说道:“作为一名温陵的百姓官,我深深为你们这些百姓感到莫大的耻辱!”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衙外的百姓以为自己听错了,有读书人立马怒目瞪向唐逸。
  唐逸居高临下的站在公堂之上,官服飞扬,目光如刃。他指着外边的温陵百姓,振聋发聩道:“更为你们感到非常的愤怒!”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说的就是世人皆是爱面子,遇到有损家族或家庭的不名誉之事,如子女不孝、妻子戴绿帽、丈夫怕老婆、女儿被人欺辱等,
  宁可憋在心里头,也不愿说出来,生怕别人知道了会丢面子、遭人齿笑。
  甚至有时都到了只要尊严而活受罪的程度。”
  “常听有人在劝解家庭纷杂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打破门牙往肚里咽。
  你们想想,门牙打破了都不愿让吐出来,害怕丢了颜面,还有什么事不能忍受的呢?
  这样的事情真是可悲、可笑极了!简直视王法为无物!”
  贾似言噤若寒蝉,唐逸怒声说道:
  “这就好比某些爱尊严的读书人,有时将其表现为一种气节或骨气。
  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士可杀,不可辱。
  通通都是狗屁!
  喜欢面子的读书人是可敬的的,但为了维护令人嗤笑面子的读书人,却是可笑的!
  荒唐至极!
  愚昧不堪!”
  唐逸气得青筋凸出道:“就因为所谓的文人气节,就因为所谓的颜面尽失,就因为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放弃了年老的父母,竟然选择上吊自杀,简直就是读书人的耻辱!
  妄为读书人!”
  “读书人的确是掌握着整个族人的道德资源,读书人也的确是代表着一个族人的良心。
  但作为读书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连最基本尽孝都做不到,还跟人谈什么礼义廉耻?
  如果读书人全部屈服于所谓的礼义廉耻之下,不得不为礼义廉耻唱赞歌,甚至为了维护礼义廉耻而不惜丢掉生命,
  那么这个族人的良心就基本上泯灭了,整个族人就将成会变成一群为礼义廉耻所服务的奴隶!”
  唐逸轻轻叹了口气道:“凡事总有个度。为了所谓的颜面,人前强颜欢笑,人后淌眼抹泪,甚至不惜以死明志……你们何苦呢?”
  ……
  县衙外边,百姓们显露沉思,但是,位于角落的置,却有两个人眼神惊讶,看着公堂之上怒骂众人的唐逸。
  一个是白金御史王阳明。
  还有一位是唐逸的未婚妻——沈清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