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四十七章 习羽翎

  台柱子就是台柱子,这份气场倒是令唐逸微微惊艳。
  待得翩然起舞结束,下一幕便是琴声唱曲,演绎的是一位闺中少女思君念君的心思。
  习姑娘莲步轻移,微风将她的衣袖吹的飞舞,她款款来到戏台正中间,那里放着一把玉琴,习姑娘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放在上面,就像是在撩拨平静湖面上的湖水,在玉琴上轻轻地拨开。
  宛如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的曲子渐渐响起。
  “秋夜长,秋夜寒,月明白露澄清光,层城绮阁遥相望。
  遥相望,梦无痕,北风受节南雁翔,崇兰委质时菊芳。
  鸣环曳履出长廊,为君秋夜捣衣裳。
  纤罗对凤凰,丹绮双鸳鸯,调砧乱杵思自伤。
  君在天一方,寒衣徒自香。”
  ……
  琴曲唱到这里嘎然收束,那不尽的愁思,思念之人天各一方的悲苦,只好留给观众去玩味、揣摩了。
  唐逸抿了一口清茶,点到即止,这里可谓是唱出了言有尽而意无穷、意有尽而情无限的效果。
  便在这时,
  身着戏服的习姑娘开始翩然起舞,开始的一幕她眼波流转,像是小姐娇羞般嫣然一笑,满台春意,无限遐想;
  紧接着,
  她像是新婚妇女,如花间双蝶一般,戏舞连连,最后水袖一搭,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后,
  她醉态渐起,犹如幽幽闺怨,一个卧鱼,立马讨下满场叫好;
  直到她的娇颜之上,开始各种情绪流转,
  凄冷、悲哀、思念,落泪。
  演一出纸醉金迷闹剧,着一袭染尽红尘的衣。
  一悲一喜一抖袖,一跪一拜一叩首。
  一颦一笑一回眸,一生一世一瞬休。
  那般惊艳,
  那般柔美!
  底下观众也都沉浸在琴声的跟戏曲的意境当中,直到琴声终了,戏舞结束,众人都仍处在回味当中。
  久久过后。
  场间氛围逐渐变得热络,从唱曲的意境中回味过来的众人纷纷摇头惊叹,这习姑娘的曲艺真是高绝。
  哗啦!
  掌声像潮水一样涌来,观众沸腾了,为这充满悲欢离合的精彩演绎欢呼,鼓掌,众人都用力地拍着,掌声经久不息,在西熙园里回响。
  戏台之上,习姑娘表演结束,起身行了一礼,那双灵动的眼睛犹如澄澈碧空里的星星,目光流转,仿佛能够勾人神魄一般。
  她身穿一席红色的戏服,行走间犹如火焰在跳动。莲步轻移,怡红院里的大家目光也跟着她在转动。待得姑娘离开,观众这才开始争相讨论起来。
  楼上厢房里边,唐逸微微恍惚,凌乱的妆台、兰花般的玉指、黛青的眼眉、巧笑的美人、震天的锣鼓、如泣的玉琴、登台又下场的戏子……这一幕幕演绎,让他有种戏梦人生的幻觉,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陷入这种幻觉中不能自拔。
  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将浊气吐出,神色才变得清明些。
  唐逸旁边,陈知府跟王阳明似乎还沉浸在戏曲琴音当中,尤其是王阳明神色恍惚,时而惊叹,时而狞眉,最后他大声赞叹道:“果真是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他转头看向唐逸,说道:“唐兄觉得如何?”
  唐逸点了点头,笑道:“余音绕梁三日犹未尽。使得听客全都入了迷,仿佛就置身于琴曲戏目当中。”
  这并非是恭谦话语,乃是唐逸心里肯定的话语,这位习姑娘不过是在盏茶时间就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演绎得淋漓尽致。
  难怪戏中的角色,戏中的精彩,能够让如此多的观众为之疯狂,为之着迷。
  的确是难得戏曲人才!
  知府大人故作神秘一笑,说道:“御史大人稍等,习姑娘等会便会来到此处,给御史大人您敬酒。”
  王阳明眉头微蹙,说道:“知府大人这是?”
  陈知府笑道:“这位习姑娘能够讨得御史大人您欢心,让她前来敬一杯酒也是应该的。”
  王阳明看向唐逸,笑着问道:“唐兄觉得如何?”
  陈知府心头微震,显得十分意外,他知晓王御史跟唐逸熟络,却没想到两人竟是如此熟络。
  此次安排西熙园赏曲,第一个目的便是结交这位御史大人,第二则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这位御史大人。
  他前段时间已是受到消息,据说温陵城主陈津曾顶撞过这位王御史,之后过了一个半月,这位陈城主便被人以渎职之罪、结党营私给办了。
  其中关系不言而喻,吓得陈知府连夜思索,这才以看戏剧为名,连忙到县衙邀请王御史。
  唐逸微微沉吟,却发现陈知府投来热切的目光,似乎是希望唐逸能够答应下来。
  唐逸心里想到,严凤凤的案件多亏借了知府的威势才得已善了,也算是欠他半个人情。
  他笑了笑说道:“这习姑娘唱曲如此之好,若是能够见着一面,今日也算是有所获得。”
  听到唐逸答应下来,陈知府紧绷的脸色稍稍缓和,心里终于是松了口气,不管等会御史有没有看中习姑娘,至少他是有意想要讨好这位御史,只要不得罪御史就是他的官位就稳妥了。
  想到这,陈知府看向唐逸时,多了几分感激之意。他心里微微庆幸,幸亏严凤凤案件没有因为陆家得罪唐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三人正说着事情,喧闹声从厢房外边响了起来。这个厢房有知府坐镇,还有御史光顾,只要西熙园的老板不是脑残,应该不会让人在厢房外边闹事。
  便在这时,门外传来几声轻响,而后被轻轻推开,当先进来的是一位八字胡,尖嘴猴腮的青年人,躬身行礼,大声说道:“学生王礼翁,拜见御史大人!拜见知府大人!拜见县令大人!”
  唐逸记得,这为名叫王礼翁好像是闽剧班的戏班老板。
  王礼翁脸上憨笑,说道:“诸位大人今日能够光临,可谓是令闽剧班蓬荜生辉。听闻几位大人极其喜欢听习姑娘唱曲,这乃是习姑娘的荣幸,所以今日便找来习姑娘拜见几位大人。”
  王阳明点了点头,笑道:“如此甚好,唐大人这些时日刚好在琢磨撰写小说话本,习姑娘曲艺如此绝佳,又演绎得如此精彩,想来戏剧情节定是熟念于心。
  刚好可以让她跟唐大人多交流交流。”
  陈知府连忙应和道:“对对对!还是快些让习姑娘进来,同唐大人多交流交流!”
  唐逸眉头一挑,怎觉得王阳明跟陈知府像是在故意坑自己。
  王礼翁连忙应是,就在这时,厢房外边,一位穿着红色纱衣的身影,悄然地、款款的走到唐逸面前,想来这位便是已经卸下戏服的习姑娘。
  等到习姑娘靠近一些,戏子身上特有的香稷玉雪膏便散发出来,香气袭人。
  灯火映照下,唐逸这才看清她的面容,她的容颜似乎捻了一撮水粉,还调了些清水,将那晶莹的**细细打在脸上。又拿了雪兔绒的扑子轻蘸的些须散粉,薄薄地敷一层。
  肤光致致,圆莹似雪。
  完美的底妆化出完美无暇的肌肤,精美的侧影将脸型勾勒得更加精致,绝无滞重之感。
  似乎还用青黛杂了些许蜀葵叶汁画了一双纤长的柳细眉,微微上挑,远山淡扫。据载,古人曾以此种汁液制笺作诗唱和,号葵笺,纸微绿,入墨觉有精彩。
  最吸引唐逸,还是她那一双美眸,眼尾描得长长,勾勒出灿若星华。
  美眸之上缀了翠习的黛粉,末端讨巧地扫了些金粉。长长的睫毛,向上弯成一个圆滑的弧度,顾盼间好似两把小扇子般送着秋波。
  颊上轻染樱习胭脂。最特别的是唇色,暧昧地、细细地、慢慢地,将桃色水润的唇渐次染,倾城一笑不过如此。
  言笑晏晏,嘴角牵动着绝世的风情。
  十片指甲涂满橘习蔻丹,足以诱人吻那葱玉指尖。
  她婀娜地、翩翩起舞,袅然一笑。
  那笑靥,如五月的青梅酒,淡薄清凉,不似人间颜色。
  习姑娘抬起美眸,先是看了房间几位大人一眼,抿嘴微笑。
  随后,
  她对着唐逸微微行了一礼,
  温婉柔和,风铃般的声音,轻声细语道:
  “妾身习羽翎,见过唐大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