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二章 措手不及地捅他一刀!

  温陵凄凄别,西风袅袅秋。
  秋天温陵,萧瑟气氛不是很浓,唯有在傍晚时分,街道不再绿树成荫,也不再鸟语枝头,有的只是丛中堆积人高的破枝残絮,以及天空南飞的雁群发出嘶哑的哀号声,显得无比的凄凉萧瑟。
  此时,随着一阵秋风呼气,温陵街道变得寒冷起来,气氛再次变得极为压抑。
  人群的正中央,那位在百姓眼中蛮横傲气的陈城主正跪在地上,脸色冷如严冰,额头上的汗水却犹如洪水冲堤,令百姓惊异极了。
  陈津终于明白为何一名小小的芝麻官敢当街与他对峙,他也明白为何唐逸敢一次又一次的出言嘲讽奚落他。
  从他御马冲街开始,唐逸就已经眼神不屑,或者说打从一开始,就是在看他跟老道演着滑稽双簧……从未将他放进眼里。
  唐逸是在看戏,看他的笑话。
  自认为行事沉稳,最忌阴沟翻船的陈津,他忽而间觉得这次真的是做错事了。
  他抬头看着唐逸,心中生出某种忌惮,却是将这股不安强行压下,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温和一些,说道:“唐县令,此番多有得罪。方才是有些误会,希望唐县令也能够谅解,我主要也是为了帮你洗清嫌疑。”
  唐逸瞥了他一眼,淡淡一笑,说道:“有劳城主大人费心了。”
  王阳明急忙示意手下将唐逸放开,这才转头看向王阳明说道:“御史大人,不知此番会在温陵待上何时?”
  王阳明眉头一挑,说道:“看来城主大人并不是特别欢迎我?我这才刚刚认识城主大人您,立马就寻问我何时离开了?”
  陈津到底只是个得势的小山大王,心性除了暴戾之外,全无任何优点,被御史这样一问,立马冒出冷汗,急忙说道:“自然不是,下官的意思是,想要为御史大人接风洗尘,扫除疲惫。”
  王阳明呵呵一笑道:“不必了。唐县令这边我住得挺舒服的。”
  陈津连忙点头,只称“那就好”。最后将目光看向唐逸,温和一笑,说道:“唐大人,御史大人就有劳你多照顾了。”
  唐逸说道:“这是自然。”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陈津扯出一个笑脸,看向王阳明,行礼说道:“御史大人,方才下官说的话可能有些唐突,望您能念在下官是为了温陵百姓,切勿怪罪下官。下官在这,给您陪个不是。”
  王阳明摆了摆手,看向唐逸,问道:“唐兄,你是如何看法?”
  陈津心头一凛,露出惊惧之色,倒是想不到御史会寻问唐逸的看法,他急忙看向唐逸,行礼说道:“唐县令,是我误会你了,还望海涵,切勿在意。”
  唐逸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说道:“城主大人言重了。”
  王阳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都是误会,那便散了吧。”
  陈津急忙点头,带着手下狼狈逃离。离开时,听到柳村寨的人还在骂骂咧咧,他心里边可谓将柳村长咒诅一万遍。
  此次,他可不仅仅是踢到铁板这般简单,若是这御史真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加上唐逸的添油加醋上报圣上,他这城主不但不能坐了,可能还会连累整个家族!
  看着陈津离去的背影,王阳明诧异说道:“唐兄,你就这般简单的放过他?”
  唐逸疑惑说道:“放过谁?”
  王阳明说道:“你不是要放过陈津吗?”
  唐逸反问道:“我说过吗?”
  王阳明脸色微愣,而后目光绽亮,嘿嘿笑道:“唐兄放心,回去之后,我定会好好的上报一番。”
  唐逸不会天真以为城主就这么简单放过他。
  与其等着被人在背后捅自己一刀,不如直接斩草除根,狠狠的,措手不及地捅他一刀!
  唐逸脸色认真,看向王阳明,行礼谢道:“此次多谢王兄相救!”
  王阳明摆了摆手,说道:“唐兄,你这话可就见外了吧?我王某平生就途一个活得洒脱舒服,所以,谁不让我舒服,我就让谁先不舒服。
  此次微服巡察,本就是为了察看是否有恶官霸市,能够将这陈津抓出来,还得多亏唐兄才是。”
  唐逸淡淡一笑,有些恩情先记在心里,以后若是有机会再换便是。
  围观群众逐渐散去,柳村寨这是一路骂骂咧咧的离开,沈荣富叫下人将府门的街道清理干净,而后带着唐逸的等人回到沈府。
  在知晓王阳明的身份之后,唐逸这位岳父大人,心里边忐忑极了。
  他来到唐逸身边,轻声说道:“你怎会与御史如此熟络?”
  唐逸瞥了一眼,正对着沈府上下打量,满脸好奇的王阳明,解释道:“前些时日,御史偶然出现,说是肚子饿了,然后我就准备吃的给他。
  这些天与他说过几次话,倒也不算特别熟络。”
  若不是王阳明性格洒脱,跟他一样不羁小节,唐逸都会怀疑这王阳明是否另有目的。但要说两人熟络,不过是吃过几顿饭菜,倒也谈不上关系如何相熟。
  沈荣富看着唐逸,目光有些复杂。
  唐逸到底跟御史熟不熟络他不清楚,但两人如今称兄道弟,关系肯定不一般。
  沈荣富发现,眼前沈家这位入赘夫婿,这段时间给他的愤怒外加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前段时间沈家发了一笔“横财”,因为陆家被知府打压,使得沈家夺得一大匹丝绸送往江南的航运资格。
  今日,沈府有妖道跑来闹事,若不是唐逸出现阻止,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唐逸为了沈家,更是不惜得罪城主。
  如今更是与御史如此熟络。
  这让沈荣富心里边变得更加复杂。
  以前,他觉得自己在唐逸面前充满了威严,但今日两人相见,唐逸仿佛对他毫无畏惧之意,甚至眼里边没有丝毫胆怯,更多则是一种淡漠,以及成熟稳重。
  沈荣富长年经商,识人无数,更是见过许多像唐逸这般年纪的年轻人,但唯独只有唐逸一人能够表现出如此沉稳的气质。
  这让沈荣富产生一种掌控不了唐逸的危机感。
  就在这时,唐逸看向沈荣富,淡淡说道:“衙内还有一些要事,我先回去处理了。”
  “相公!”
  沈清柔忽然喊住唐逸,温和说道:“如今已是傍晚,相公还是先留下来吃饭吧。”
  王阳明眼睛眨了眨,似乎发现什么不对,但这是沈家的家事,他不好出言说话。
  沈荣富看向唐逸,说道:“事情若是想做永远都做不完的,还是先吃完饭再说吧。”
  唐逸稍稍犹豫,而后点了点头。
  沈清柔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容,看向唐逸时,甜如浸蜜,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
  今夜沈家注定是热闹异常,已经三个月未曾留住的姑爷,竟然回来了,而且竟然还带着天都御史一同留在沈家享受晚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