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二十章 杀身成仁,道德殉葬!

  县衙里边。
  一片死寂。
  今日温陵百姓都是来看唐县令是如何为许博文主持公道,但万万没想到苦主竟然会上吊自杀。按照大乾刑律,若是苦主意外身亡,审讯便要中止,无法继续进行。
  然而,令众人万万没想到的,唐逸竟然敢当场怒叱城主大人!
  刚刚贾似言见唐大人对城主如此客气,还意为唐逸这次会有所收敛,现在看来,唐逸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唐大人压根就没把城主放在眼里。
  反倒是城主陈津,脸上笑容微滞,直接当场愣住了。他心里边难以置信,这唐逸竟然敢当着无数温陵的百姓的面训斥他,气得火帽三丈。
  但想起书房那一纸书信,御史有可能身藏在衙外,此事不可冲动。
  陈津平息心中怒意,淡温和一笑道:“这案件自然是由唐大人你来主审。”
  唐逸目光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陈津嫌弃道:“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你——你——”陈津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虎目瞪向唐逸,却气得迟迟说不出话来。
  唐逸瞥了陈津一眼,御史巡察温陵的消息,连师爷贾似言都已经收到,陈津作为温陵城城主,自然是不可能不知晓。
  再者,陈津突然过来主审,这事本身就透着蹊跷,估计此次便是要过来为难他。既然城主有意要来为难他,唐逸自然不可能给他好脸色看,气死人的事情谁不会吖。
  当然,主要还是唐逸现在心里边怒火太盛。
  唐逸脸色稍显柔和,看着老妇,温声说道:“你手上那一纸书信,可是许博文写的?”
  老妇将信纸递给衙役,已是哭得头发散乱,嘶哑着喉咙,哭喊道:
  “青天大老爷啊!我这是造得什么孽啊!
  我如今儿媳妇不检点让我儿蒙羞,想不到我儿也离我而去了!
  为什么要留着我这贱骨头活在世上啊!!!”
  唐逸看来一眼信纸,没有咬文嚼字的叙述,反而像是自己的内心独白。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情薄,苦多。
  唐大人,原来不是人人都像学生这般,念旧重情到骨子里还落得学生这般窝囊废的难过。
  学生躲在牢房里边,每天就像个乞儿般站着、跪着在牢房里边。披头散发蓬头垢面让人看了便不想靠近地在跪着,膝盖下面是带着刺的沟壑,磨来磨去膝盖上的痂又裂开,于是满腿鲜血淋漓,锥心的痛感包裹了整个罪孽的身体。
  然后,
  跪着,
  像是可怜的乞丐不断乞求着老天爷,希望他能怜悯我,将吴氏还给我。
  不过,
  多亏县衙大人您,学生才真正知晓,老天爷真的什么狗屁都不是啊。
  这世上什么都不是,就连学生活着什么也不是。
  这些时日街坊都在嘲笑学生,指着学生脸面,骂我是个窝囊废,被媳妇戴了绿帽子。
  但学生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明明是爱着吴氏,为什么倒头来所有人都指着我,骂我是个老实人,窝囊废?
  学生不是!
  学生只是一个骨子里边冥顽不化的人而已。
  学生不是老实人!
  学生也不怕死!
  学生死了只是想证明,我连死都不怕,我根本不是窝囊废!!!
  或许,
  学生活着只会给先生您带来更多的麻烦。
  娘……孩儿不孝。】
  ……
  唐逸的情绪有些爆戾,紧握拳头,又慢慢放开。许博文会选择这条路,似乎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算是以死明志,捍卫作为读书人最后一丝的可笑的自尊。
  唐逸将白纸拽得紧紧的,眼珠逐渐有些血红。
  正如同他一开始所知晓,他身处的时代,乃是一个被礼仪礼教所掌控的世界。
  不学礼则无以立足
  这便是儒家所代表的思想之一,从来就没把死看做什么大事。
  儒家一直认为考虑身后之事是次要的,思考生远比死有意义,子曰:“未知生焉知死”。真正应当被关注的是道德价值的实现,通过诸如“忠义仁勇信,礼义廉耻孝”的实现,来达到对死的超越——事实上儒家并不在意过程。
  而是,结果不论死法如何,如果能够达到以上的价值目标,就算是装疯、卖傻、吃屎、喝尿、杀人、越货也是可以理解的。
  杀身成仁,道德殉葬!
  而许博文便是身受这些思想左右,为了维护作为读书人的尊严而舍弃自己的生命!
  唐逸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个世界,原本以为将许博文一顿臭骂,能够将他骂醒,但这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他深刻的明白。
  这是一个被礼仪所束缚、会“人吃人”的操蛋世界!
  许博文这件事,让唐逸了解到,恐怕以后他做事要更加够的谨慎才行。
  即便他有现代人的思想,也不可低估古人的思维。
  所以,以后每遇到一件事,都要进行更加详细调查,掌握充分而全面的情况,反复思考,得出解决办法,知道没有疑问,再付诸实施的行动。
  在此之前,有些事情他必须先处理。而且这件事必须越快处理越好,否则的话只要柳成元回到柳村寨,想要将他再抓回县衙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柳村寨也绝不会如此简单放过他。
  贾似言见唐逸脸色阴沉如水,急忙走过来,轻声说道:“大人,如今苦主已死,这案件还是先中止为好。”
  唐逸眉头轻蹙,大声说道:“将疑犯带入!”
  衙役稍稍犹豫,便急忙将柳成元带进高堂之上。
  柳成元手带刑具,气愤的走了进来,看到城主陈津正端坐在一边,立马露出喜意。
  唐逸坐到案上,冷声问道:“柳成元,你可知罪?”
  柳成元脸色微变,大声质问道:“我犯了何事!”
  唐逸目光如刃,怒声说道:“你可曾与吴氏行苟且之事?”
  柳成元解释道:“乃是吴氏拿着和离书给我看,我是被冤枉的。”
  唐逸再次问道:“本官问你,你可曾与吴氏行苟且之事!?”
  见唐逸紧咬着这个问题不放,柳成元气急败坏道:“即便我与吴氏有染,也是吴氏不知廉耻,不守妇道主动勾引我的!我是被冤枉的!!!”
  唐逸居高临下,怒声大喝道:“今查柳成元与吴氏有染,淫佚通奸,伤风败俗,藐视律法,依照大乾刑律,凡妻妾与人奸通而于奸所亲获奸夫奸妇者,登时杀死者勿论!
  如今奸妇已逝,苦主许博文已死,本官尊循死者之意,
  判:柳成元,斩立决!”
  啊!
  柳成元难以置信,脸色骇然的看向唐逸。
  斩立决?
  陈津也是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县衙外边,百姓们站在衙外,先是一阵不敢相信的错愕,紧接着便是爆发出山崩地裂似的欢呼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