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五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七 求收藏,求推荐!

  一城繁华半城烟,多少世人醉里仙。
  晋江河畔两岸,鳞次栉比的楼房,飞檐画栋的高阁,繁华的商业街道,兴致勃勃的游人,一扫平日那种金粉楼台、歌馆酒肆的陈迹,往来皆是礼贤下士,饮酒乐赋高歌之人。
  此时船舫之上,船舫诗会已是进入最为激烈的第三轮。与往日不同的是,前几届的诗会,倒得第三轮皆有两位才子角逐诗魁,然而,今年却是有着五位大才子共同竞争诗魁!
  前两轮的比赛可谓一场豪华的诗词盛宴,尤其是千奇百怪的诗题可谓是令游客应接不暇。尤其是唐逸的表现,连续取得第一的名此,不知道接下去又会如何表现!
  如今已是到了最后一轮,观众席上游客不免面露疑惑,不知这第三轮的题目又会是怎样的诗题?
  裁判老头双眼微眯,笑道:“最后一轮的比赛题目,名为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之双叠回文诗!”
  要求参赛候选人根据这五十六个字作《双叠回文诗》。”
  几位侍女从旁边款款走出,手里拿着一副长长的卷轴,来到众人面前慢慢的将卷轴打开,上边刚好写着五十六个字:
  【飞鸿倦阵云空邈秀水依山小径香辉落旷亭长对影桨归娱苑故寻芳
  稀花艳杪幽苔绿劲草菲洲沃野苍微露冷烟篁韵细岭题诗客逸倾觞】
  坐在酒席上的诸位才子脸色一变,就连一直淡定饮茶的唐逸脸色骤然严肃。
  这双叠回文诗,拆开念就是双叠体兼回文诗,类似于叠字回文诗。
  例如【静久思伊归期阻】,就是:“静思伊久阻归期,久阻归期忆别离,忆别离时闻漏转,时闻漏转静思伊。”
  用所提供的这七个无规则散乱的字,重新组合并作出一首诗。
  但是,此次大会的最终决赛规则却并不是怎么简单,不是叠字回文诗,而是双叠回文诗!
  这是在叠字回文诗的基础上,要求作出的诗即可以正读两遍,又可以逆读两遍,所以每位参赛的候选人,要用这五十六个无规则的字,一人同时作出四首诗!
  前两轮只要写出一首符合诗题的诗即可,但这最后一轮却是要求,每个人要一连写出四首诗来!
  题目之难,可见一斑。
  唐逸哭笑不得,知道大会决赛的比赛题目会很难,但没想到会难成这样。根据他的印象,似乎就连后世对于双叠回文诗记载的范文也是少之又少。
  即便是古代记载的文献,相关诗人写作的双叠回文诗更是不曾见识过。
  而且,这道题目给他一种错觉,似乎似曾相识。类似的题目,方才参加筛选的名额,那位许老先生就曾出个此类题目,例如《闺怨诗》。
  难道是同一个人所作的题目?
  裁判老头说完规则便退到一边,范进原本心里面抱着本轮必赢的心,但听到这双叠回文诗,立马脸色变得煞白,再不敢冲动回答。
  庞文明眉头紧锁,迟迟没有上前。
  温庭易放下酒杯,细细琢磨,不时低吟几声,似乎是在念诗。
  沈清柔的美眸紧盯着五十六个不规则的字,轻声吟诵,但是,每到关键之处,她便秀眉微蹙,若是写出一首自然不难,但要同时做出四首诗谈何容易。
  沈清柔的美眸忍不住看向唐逸,发现相公面露沉思,似乎也被这道题目难住了。
  两位院长互相对视一眼,原本以为这最后一轮的决赛定然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精彩对决,可没想到几位才子都是眉头紧锁,迟迟不敢上前回答。
  温陵书院的院长摇头苦笑,解释道:“这最后一道题目乃是许先生出的。”
  浩然书院的院长这才恍然大悟,说道:“难怪,难怪。许先生性情古怪,这出的题目果然不同凡响。”
  裁判老头见众人一直低头,这也不是办法,大赛总要继续下去才行。
  不会几位才子都作不出诗来吧,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这大会无法继续下去了!!
  裁判老头堆出一个笑脸,看向范进,说道:“范解元,请!”
  范进脸色一变,旋即,他脸色涨红,酒桌之上这么多人不请,偏偏第一个请的是自己?!
  此时,范进心里边哪还有一丝才子的儒雅,已经将这位裁判老头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了。
  这时,范进心里忽生一计,脸上换上温和的笑容,说道:“唐大人方才如此大方,即便是已经取得了最后一轮的名额,也愿意让大家一同进入这决赛。
  按理说,若我们没有进入这决赛,这最后一轮定当是由唐公子回答才是。
  所以,现在由唐公子先回答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众人脸色狐疑的看着范进,就连两位院长也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吧,回答不出问题就算了,还准备托人下水,好拖延时间。
  范进被大家的看得有些难堪,一咬牙看着唐逸道:“唐大人,请!”
  唐逸温和一笑,说道:“没事,我们听裁判的。裁判说,范兄先。自然是你先。”
  范进连忙拒绝道:“不敢,不敢。”
  唐逸推辞道:“范兄不必客气,你先,你先。”
  范进摇头说道:“你先,你先。”
  唐逸话锋一转,鄙视道:“范兄可真怂啊。”
  范进:“……”
  ……
  范进气得说不出话,胸口一阵起伏,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请!”
  两人这般互相推让,看得众人忍俊不禁。
  就在这时,只见那位唐大人忽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家立马跟着躁动。
  要知道此番诗会唐大人可是接连取得了前两轮的第一名次!
  这第三轮决赛竟然又是他第一位上来回答,众人怎能不激动!
  唐逸大声笑道:“既然范解元如此诚意将这第一个回答的机会交给我,我自然也是非常愿意回答题目了。
  不过,在下有个建议,不如我作完诗之后,便轮到范解元作诗如何?”
  终于有人开始回答问题,观众自然是喜闻乐见,听到唐逸的建议,大家纷纷附和。
  范进脸色苍白,只能表示答应,心里边冷笑,就不信他唐逸真的能够答出题目!
  沈清柔柳眉微紧,心里边想到,相公一定能够答出题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