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谜语解谜 下

  唐逸则是不以为意,他才不在乎什么文章字义咬文嚼字,而且,原本准备想说的是“半边清蒸半边红烧,半边孜然半边香焖”,但想想还是算了。
  如果大家知道唐逸的想法一定非常无语,这可是诗词聚会,你当这是厨房做菜吗!
  话说回来,有才子忽然想起,这谜语的谜底可还没解答呢。
  于是,一个个目光移向唐逸的身上,按照解密规矩,最后解答的人还要将最终的谜底说出来。
  见众人看向自己,唐逸笑着解释道:“诸位,我能够猜出谜语的答案,主要感谢李婉儿小姐的帮助。原本我也跟大家一样猜了半天毫无思绪,但后来听了李婉儿姑娘的谜语,才有了答案。
  李婉儿姑娘说,‘水里游鱼山上羊,东拉西扯配成双,一个不吃山上草,一个不会水中藏。’。
  这第一句诗里,出现的字眼分别‘鱼’字和‘羊’字这两个字,而后,这第二句大体意思则是说将两个字配成一对,所以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谜底就是“鲜”这个字了。”
  唐逸话刚说完,大家立马哗然,大呼原来如此,而后纷纷鼓掌。
  一些才子原本带着轻视的目光看向他,听到唐逸这一番解释之后,一个个心里暗自点头,看向唐逸时,佩服目光更盛。
  徐寒山心有不甘,当即咬牙,冷笑说道:“既然你觉得我出谜语太过简单的话,那要不我再重新出一个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哗然,按照规则,下一次理当由唐逸出题才对,现在徐寒山却说要重新出题。
  李婉儿美眸看向徐寒山,露出不悦之色,这徐寒山平日知书达礼,也算是一名温文尔雅的才子,没想到今天会如此失态。
  唐逸一直认为自己的脸皮够厚了,没想到今天碰到徐寒山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徐寒山为了羞辱他,连贵为读书人所应当遵守的礼节都直接抛到九霄云外了。
  不过,出于好奇唐逸倒是想看看,这徐寒山还会说出什么样的的谜语来刁难他。
  于是,唐逸答应道:“行,没问题,我就再给你一次挑战我的机会,我这人很大方的,对于自己的手下败将,向来都是很宽宏大量的!”
  徐寒山听完,一阵胸闷气急,冷哼一声,便准备说出谜语,就在这时,他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心里想到,我不可再冒然出简单的谜语,眼前这个人,对联、猜谜似乎都非常擅长,如果我再出一般的谜怕是难不倒他。
  徐寒山沉默不语,众人感到好奇,却见徐寒山在钟楼里来左右来回走动,眉头紧锁,似乎在想如何出谜语。
  钟楼外雪花飞舞,从昨夜到现在已经下了一夜的大雪,整个寺庙被厚厚的大雪所覆盖,积雪已有一寸多厚了,此时,远处几名香客踏雪而行,渐渐的消失在佛门外边。
  徐寒山见到此幕,忽而灵光一闪,激动的看着唐逸,生怕他反悔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由我出题,那我便出题目了!”
  见徐寒山脸不红心不跳,唐逸心里暗道,这家伙还真是无耻啊,便不耐烦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要出谜语就快点出。”
  徐寒山怒极,说道:“我这次出的谜语便是,‘雪径人踪灭’,打半句七言唐诗。”
  徐寒山这里的唐诗《北唐诗集》,,众人听完徐寒山的话,立马懵了!
  这天下猜谜哪有猜半句诗的道理,而且半句还是猜的七言唐诗,这里边是要猜三个字还是四个字呢?
  亦或者三个字四个字都不是,而是七个字的一半(纵剖),或者三个半字呢?
  竟然还有这样出谜语的,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众人目光里满是同情的看向唐逸,这简直是在为难人!
  唐逸眉头紧皱,这徐寒山出的这半句言诗摆明了,就是想要让他难堪。
  沈清柔脸色冰冷,她没想到这徐寒山为了能够赢过相公,竟然会出如此复杂的谜语。
  唐逸低头沉思,突然,寺庙的枯木上边飞出了一群小鸟,排成了一线向着远天飞去。
  惊起了枯木上的雪花,漫天顿时白茫茫一片。
  唐逸看着这突然的一幕,顿时心里一亮,再仔细一想,立马含笑点头,心里暗道,这徐寒山不得不说还是一些学问的,这半句诗谜出得的确有些有难度。
  不过,这徐寒山似乎忘记此次猜谜游戏的规则了吧?
  唐逸嘴角勾出一个弧度,便指着远远飞去的鸟对徐寒山说道:“按照游戏规则,我也可以反过来再出一个字谜由你来猜对吧?那么,我现在出的谜面就是“雀飞入高空”,也打半句七言唐诗。”
  唐逸冷笑说道:“你若是猜出了我的谜底,我自然也就猜出了你的谜底。”
  徐寒山原本以为他把这唐逸为难住了,心里冷笑不已,现在突然被唐逸如此反问,直接就弄懵了。
  时间渐渐流逝,徐寒山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根本猜不出唐逸这迷面的意思!
  唐逸见其,便走出钟楼,众人看着唐逸背影,他这是要去哪里?
  只见唐逸来到一片雪地之上,然后从枯木上折断一根树枝,大手一挥,便在雪地上写下一句七言唐诗:“一行白鹭上青天!”
  并在“鹭”字的中间拦腰一划,
  然后说道:“你的谜底是上半句——一行白路;我的谜底是下半句一-鸟上青天!”
  看着唐逸写下的谜底,徐寒山脸色愣住,苍白极了!
  静!
  非常的静!
  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如柳絮随风轻飘,随着风越吹越猛。
  唐逸立于风雪之中,手执光木,傲立于这冰天雪地之间。
  “一行白鹭上青天!”
  唐逸写下的那七个大字,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
  不过,这“天”字的最末一撇,却是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却并不生硬,反倒更显得自由,更见得潇洒,完全体现出唐逸的任情恣性的一面,倒也是自成格调。
  最为令众人震惊不已的,则是他最后划在中间的那一横!
  “一行白路,鸟上青天!”
  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
  众才子不由得心生叹服,鹰击长空,鸽翔千里,好一个鸟上青天!
  ……
  ……
  ps:打赏就加更!均订增加十个就加更!求月票!求推荐票!来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