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四章 锋芒毕露 上

  经过李婉儿简单介绍,唐逸这才知晓,眼前这位态度嚣张,神色倨傲的公子,名叫范进。乃是温陵书院的学生。
  他除了拥有举人的身份之外,还是温陵今年秋闱考试第一人,人称——范解元!
  唐逸点了点头,所谓解元可以理解为高考拿省的第一名,但含金量比省考还高得高。若是普通人的话都足够吹一辈子,可谓是巨大的荣耀了。来人的确有骄傲资本,至少凭借解元头衔,足够可以目中无人。
  在众人的注视下,范解元面色肃然,态度恭谨地来到老者面前。
  他庄重行了一礼,说道:“学生范进,见过许先生,没想到今年会是许先生亲自主持签名处。”
  被范解元称作许先生的老者,鹤发童颜,虽然面相老态但却给人一种充满生机活力的感觉,他的眼睛不算浑浊相反如同一汪古潭里边闪烁着清幽。
  他目光慈祥,堆起的皱纹露出一个微笑,说道“原来是范解元,老朽年老体迈,平时也都在院里没怎么出来走动,几天难得热闹就出走走动走动。”
  范进恭谨一笑,目光不屑瞥了唐逸一眼,行了一礼,便转身回到众人中间。
  这时,唐逸才发现,范进身后还站着醉仙楼诗会上见过的庞文明,后者看到唐逸时,脸色煞白,目光躲闪。
  其他几人位书生见到唐逸,倒是没有露出太大敌意,只有几个人略皱了下眉头而后点头行礼。
  虽然对唐逸有些成见,但毕竟是县衙大人,所以礼数还是要有的,便寒暄客套了几句。
  倒是这些书生,在看到沈清柔之后,立马一个个眼前绽亮,赶忙整理衣冠行礼问候,态度恭谨生怕在佳人出现唐突不雅的事。
  许先生目光浑浊,扫了众人一眼,问道:“你们可有谁准备报名的?”
  范进上前一步,看向唐逸,冷笑说道:“唐县令,这签名处的规则可是淘汰制,若是答不出许先生的题目,可就无法参加船舫诗会。烦请让步一下。”
  庞文明脸色复杂,说道:“唐大人还是去别处报名吧,不然等会若是答不出来,可就闹了笑话。”他稍稍停顿,说道:“船舫上的题目,相对简单一些。”
  这话可谓阴阳怪气,绕着弯嘲讽唐逸,既说明他不懂规矩,又嘲笑他若是答不出题目可就闹了笑话,直接让他到别处报名为好。
  唐逸目光微冷,看向庞文明,说道:“连庞大大大才子都敢报名,本官为何不能报名?”
  庞文明:“……”
  沈清柔眼神露出笑意,其他几位姑娘也是忍俊不禁。醉仙楼之时,庞文明可是唐逸手下败将,如今这庞文明站出来嘲讽,可谓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唐逸洒然一笑,说道:“所以,只要在此处报名,通过老先生的问答,就能直接参加诗会决赛,是吗?”
  许先生轻轻点了点头。
  唐逸看向沈清柔,笑着问道:“娘子觉得如何?”
  沈清柔美眸如水,坚定说道:“全听相公安排。”
  唐逸又看向周围的姑娘,问道:“诸位姑娘觉得如何?”
  姑娘们花枝招展,嫣然一笑。
  “全听唐大人安排!”
  “这几个乳臭未干,唐大人才华横溢,定是能够取得诗魁!”
  “就是,某些人说话阴阳怪气,等会若是答不出题目,可就好笑了!”
  都说女人的嘴,比刀子还锋利。不过是三两句话,就让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范进,气得火冒三丈。
  唐逸洒然一笑,看向许先生,笑道:“有捷径不走实在不符合在下的作风,既然答完先生的题目就能够参加诗会决赛,先生尽管出题便是。”
  其他几位先生争相在签名册写上面名字,范进脸色愤怒,下笔如刀,写上名字,狠狠瞪了唐逸一眼。
  让他更加气愤的是,唐逸直接无视他的目光,看向老者说道:“先生出题吧。”
  许先生点了点头,瓮声说道:“既然你们已经签名,那老朽便开始介绍规则。
  此处规则非常简单,要求答题者,赋颂一首律诗,诗的主题乃是《闺怨》。
  要求嵌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尺丈双半”这十七个数字和数量词,限溪、西、鸡、齐、啼为韵。”
  听完规则,
  众人懵了!
  庞文明笑容恭敬,走到那许先生面前行了一礼,说道:“先生,可否麻烦您再说明一下规则。恕学生实在愚钝,没有听清楚题目。”
  不止庞文明没有听清,站在旁边几位才子也是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
  即使众人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知晓老者出的题目肯定不简单,竟然就出这样恐怖的题目!
  这位老先生方才说出的规则,虽然听似简单,但内容难度绝非一般啊!
  老者满脸皱纹逐渐舒展开来,就像盛开的花瓣,每根皱纹里都洋溢着笑意。
  他说道:“此处签名处的规则乃是作一首是律诗,诗的主题为《闺怨》,要求诗里边的内容要嵌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尺丈双半”这十七个数字和数量词,诗的结尾则是限“溪、西、鸡、齐、啼”为韵。”
  老者继续介绍规则道:“比赛总共分为两轮,这是第一轮。
  要求当场作出《闺怨诗》的胜出,若是作不出诗,则直接淘汰。
  获胜之人,继续参加第二轮比赛。”
  唐逸面露思索,按照许先生说的规则,要求体裁是闺怨诗,诗里边要出现数量词,还有需要出现数字,而诗的结韵,也就是诗的结尾,要出现“溪、西、鸡、齐、啼”这五个字。
  唐逸淡淡一笑,这个题目还是有些意思。
  所谓闺怨诗多是以女子为诗歌的主要描写对象,通过以女子的身份来表达作者内心的感叹、哀怨等情感的诗歌。
  当然,闺怨诗还有一种就是假借,简单点理解就是以男人假借别的事情,模仿女人的口气写出来的,这种诗因为还有别的感情寄托在里边,所以更为复杂。
  也难怪这些才子一开始会没有听清规则,若是叫他们写咏物诗,或者咏雪诗、咏梅诗、咏竹诗他们肯定信手拈来,毕竟都是些司空见惯的题目。
  但是写闺怨诗,对于男的来说,却是较为少见。
  “规则老朽已经说明清楚,不知几位准备好了吗?”许老先生问道。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许老先生说道:“那比赛正式开始!”
  庞文明看了唐逸一眼,直接上前一步,对着许先生,行了一礼说道:“学生庞文明,赋《闺怨诗》一首:
  百尺楼窥万丈溪,云书八九寄辽西。
  忽惊二月双飞燕,最恼三更一鸣鸡。
  五六归期空望断,七千离恨竟未齐。
  半身回顾孤形影,十载悲随杜宇啼。”
  范进上前一步,神色倨傲,说道:“学生范进,亦有《闺怨诗》一首:
  百尺楼前丈八溪,四声羌笛六桥西。
  传书望断三春雁,倚枕愁闻五夜鸡。
  七夕一逢牛女会,十年空说案眉齐。
  万千心事肠回九,二月黄鹂向客啼。”
  念完之后,目光冰冷,瞥向唐逸时,充满挑衅之意。
  接下去又有两人,大声吟道:
  “六七鸳鸯戏一溪,怀人二十四桥西。
  半生书断三秋雁,万里心悬五夜鸡。
  蚕作百千丝已尽,鸟生八九子初齐。
  谁怜方寸愁盈丈,刀尺抛残双玉啼。”
  “十二阑干水半溪,千红万紫六桥西。
  两峰黛黯三春梦,一院花飞五夜鸡。
  鹤到九霄双翮健,书分四体八行齐。
  道人殷七归何处,百尺高枝莺又啼。”
  ……
  论感叹、哀怨范进算是几人当中的翘楚。不过这只是第一轮,题目要求,作出闺怨诗,至于诗的内容写得好与不好,却没有太大要求。
  剩下两位书生无奈摇头叹息,显然他们两个在短时间之内并没有想出《闺怨诗》出来,只能被淘汰掉。
  这时,众人目光直接落在沈清柔身上,微微期待,他们倒是没有对沈清柔产生过怀疑。
  《闺怨诗》对于女孩来说本就不算什么难度,但对于男的来说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困难。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沈清柔走到老者面前,微微行礼,轻声说道:“妾身亦有《闺怨诗》一首,望许老解读更正。”
  沈清柔略微思索,柔声念道:
  “万里三州百粤溪,楼台六七画桥西。
  八千书寄九秋雁,十二肠回五夜鸡。
  何日半帘双膝半,几时一案两眉齐。
  纤纤丈室寻刀尺,散四愁还娇泪啼。”
  哗!
  待得沈清柔念完,众人立马鼓掌如雷。
  沈清柔所作的闺怨诗,虽然规规矩矩,却是少女怀春、思念情人。
  不得不说,女人本身就具有诗人的气质,感情细腻,容易入诗,加上些幽怨,就更让有哀怜了。沈清柔本就感情细腻,这使得她所写的闺怨诗的意味就要更加浓重。
  可谓缠绵几许,动人心弦!
  沈清柔白皙的脸蛋不由得泛出些许红晕,她到底是尚未出阁的女子,今日作出这般哀婉、缠绵的闺怨诗到着实有些羞怯。
  而后,
  她美眸看向唐逸,有些担忧。
  众人也跟着看向唐逸,目光里边多了几分嘲讽之意,如今这些人当中只剩唐逸还未写出闺怨诗。
  却见唐逸站在那里思索半天,却是没有上前作诗。
  庞文明不耐烦,冷笑说道:“唐大人若是再不作诗,这诗会可就要结束了。”
  范进笑道:“诸位还是留给唐大人一些时间才是,没准唐大人正在酝酿一首诗词大作呢!”
  此话一出,哄堂大笑。
  许先生目光浑浊,瞥了范进一眼,心里微微叹息,这范进诗才是有,但行事所为到底是落了下乘。
  最后许先生看向唐逸,却是眉头微蹙,本意为唐逸会露出慌张之色,却是脸色平静如水,略微沉默,像是在思索题目。
  唐逸不擅长诗词文学,但这代表他不懂。他面无表情的思索着,直接无视周围嘲讽的笑笑,听完前边几位书生的回答之后,他忽然注意到一个规律。
  “丈八溪,戏一溪,水半溪,百粤溪。”
  “三春雁,三秋雁,三春雁,九秋雁。”
  “五夜鸡……”
  ……
  如果仔细辨别大家所作的闺怨诗的话,会发现除了庞文明写的第一首诗与大家的意境不一样以外,其他几人竟然全部都是一样,直接是换汤不花药的结构!
  唐逸微微抬头,目光如刃,即便他不擅长诗词,但只要了解个中规律,就能写出诗词出来!
  这个《闺怨诗》题目的确很难,甚至可以用变态的难度来形容。
  不过出题者似乎有所考量,并不打算将题目设置得太过恐怖,所以解题的人若是读懂后边的规则限制要求,整个题目就会变得异常的简单。
  还真应了那句话,考试题目难度系数的高低,往往取决于回答的人是否读懂出题者的心。
  很显然,从范进开始,他们几人都在互相作弊,是不是串通好就不得而知。
  但规则上已经明确说明,只要求作出闺怨诗并嵌有数量词和数字就好,至于诗的内容跟质量好坏,反倒没有明确要求。
  许先生看向唐逸,瓮声笑道:“该轮到你了。”
  这时众人将目光全都集中在这位温陵县衙身上身上,却是毫无期待
  唐逸点了点头,略微思忖,而后轻声念道:
  “万叠云山九曲溪,十年有梦半辽西。
  八行锦字双江鲤,一盏孤灯五夜鸡。
  六七钗环羞鬓懒,二三花柳妒眉齐。
  楼高百尺愁千丈,四望凄凉两泪啼。”
  律诗念完,
  场间哗然!
  当唐逸念完之后,庞文明跟范进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姑娘们则是纷纷鼓掌叫好,
  有几位书生也忍不住拍手叫好,倒不是阿谀奉承或为了讨好眼前的大人而故意说的好话,他们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沈清柔看向唐逸的时候,美眸颤颤,脸上满是喜悦之意。
  许先生眉毛一挑,看向唐逸忍不住露出惊异之色。
  前边六位书生所作的诗,要么数量词不全,要么格律出现错误,却是无伤大雅。
  只有这唐逸一人,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尺丈双半”这十七个数字,
  和数量词还有诗的结尾“溪、西、鸡、齐、啼”韵。”全部融合进闺怨诗里边!
  古来闺怨诗词非常多,多以弃妇、思妇为主要描写对象,又以伤春怀人为主题,剖析女子们在特定社会情态、生活遭遇下或悲悼、或悔恨、或失落、或惆怅的复杂心理状态。
  但是,唐逸所作的这首《闺怨诗》这首诗,除了它本身是一个非常美好且矛盾的故事之外,主要的是,感情大胆,直言不讳,平地陡起,起承转合直接将对恋人的思念,寄托在字里行间,用了一种朦胧且直抒胸臆的写法。
  直接是写了一个游玩山水的年轻女子,在春天到来见到溪水融化那种快乐的心情。但是这种快乐的心情,当看见溪里的的金鳞的时,心境却突然来了一个转变!
  由喜入悲,令人措手不及。
  实在是妙!
  ……
  ……
  ps:会不会太难了?嘻嘻嘻……后边还有更吐血的题目。求票票支持,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