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25章 本知府为你撑腰!

  温陵县衙,后堂。
  贾似言寻了一处位置坐下,忍不住唉声叹气,如今他已是年过五十、满鬓斑白,心里却忍不住产生一种人间不值得的错觉
  温陵如今因为凌源村民女强丶丶丶暴案件闹得满城风雨,这起案件本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因唐大人的冲动,造成如今难以挽回的局面。
  沈家三番五次托人寻问缘故,陆家大怒不断威胁压迫,夹在众人中间的贾似言,可谓是里外不是人,一个头两个大!
  这些时日他一直提心吊胆,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尤其是在听闻有人扬言要刺杀知府大人的时候。贾似言吓得夜不能寐,冷气直冲脑门,毕竟消息是他命人放出去,知府大人有意追究,若是查到他的身上,最后掉脑袋可就是他了!
  外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衙役脸色走了进来,说道:“贾师爷,知府大人来了!现正在府衙门外候着。”
  噗通!
  贾似言浑身打哆嗦,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心里暗道一声坏了,却是不敢有半分犹豫,急忙从地上爬起,向着衙外匆匆跑去。
  贾似言命人赶紧打开仪门,看着站在眼前的知府大人,顿时汗如雨下,脸色苍白。
  他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匆忙行礼道:“贾似言见过、见过知府大人,有失远迎,还望知府大人恕罪!”
  陈知府点了点头,问道:“唐逸现在人在哪里?”
  贾似言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说道:“我家大人正在房间里边休息,知府大人您先在厅堂稍坐休息,我这就去告知唐大人一声。”
  “免了,我亲自过去。”
  陈知府大步一跨,绕过贾似言,形色匆匆,向着府衙后边的庭院走去。
  贾似言整个人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呆住了。
  坏了!
  知府大人可是出了名的爆脾气,现在竟然如此生气,恨不得立马责骂唐大人,恐怕过了今日之后,唐大人肯定因为渎职之罪被罢免。
  看来他今后惬意的幕僚生涯也将结束。贾似言就像一具失去灵魂的老躯壳看着头顶上的四方天,迷茫的枷锁把他的脸衬得苍白而消瘦,仿佛眼前一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在召唤着他。
  ……
  唐逸正在房间里边泡茶水,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芽影水光,相映交辉。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眼神如刃,茶沉杯底,似笔尖直立,天鹤之飞冲。
  庭院外边,一连串的脚步声响传了进来,唐逸抬头望去,来人乃是一位身材臃肿的中年人,身着绯色官服,鬓角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虎目不怒而威,但因为昨日没能睡上安稳觉的关系,两只眼睛血丝遍布,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
  等的人儿终于是屁颠屁颠的来了。
  唐逸将一杯茶水轻轻摆放,起身来到房外,朗声行礼:“下官唐逸,见过知府大人。知府大人大驾光临,下官唐逸有失远迎。”
  陈知府脚步微顿,细细打量唐逸一番,心里有些意外,想不到这唐逸竟生得如此器宇轩昂,即便是见到他时依然不卑不亢,沉着冷静。
  陈知府心中思量,笑着说道:“本官今日前来温陵视察,体恤民情。听闻唐县令这几日忙于案牍,不小心染上了风寒,所以前来看看唐大人你身体如何。”
  唐逸微微动容,感动道:“想不到如今因为风寒之事,让心慈人善的知府大人您亲自前来关心下官的身体,下官实在是惭愧啊!
  下官如今身体已经恢复,知府大人放心,为大乾鞠躬尽瘁,为百姓惩恶扬善,一直都是下官心中的抱负。
  下官心里边一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清正廉洁,敢作表率!”
  正从庭院探听里边消息的贾似言,听到唐大人面色不改,义正言辞说出“清正廉洁”四字时,老脸忍不住一阵躁得慌。
  陈知府微微讶异,眼神却是诡异极了。
  来温陵之前,陈聚财特地叫人查了下唐逸的底细,因为是入赘关系,被温陵百姓嗤之以鼻,冷眼相看,虽不是个好色之人,却是个贪财心大、喜欢钱财,屁股底下可谓是一滩坏水!
  但陈知府没想到唐宇脸皮如此之厚,陈知府此番乃是为了凌源村的强丶丶丶暴案件,不想再跟唐逸有过多的闲聊话叙,
  他直接岔开天窗,说道:“唐县令,本官听闻,前些时日,温陵出了一桩强丶丶丶暴命案,受害者乃是一位民女,惨遭杀害乃是她的双亲?”
  唐逸脸色严肃,点了点头,说道:“杀害民女双亲,玷污民女名节的疑犯已经抓到,乃是温陵陆家纨绔恶少陆文远。”
  陈知府眉头微皱:“既然疑犯已经抓到,为何本案还迟迟没有审结?”
  唐逸脸色为难,说道:“此案疑点重重,如今因为证据不足,民女又遭受冤枉,难以断案,若是仓惶审结……恐怕不能安定民心。再者,下官实在是不敢彻查此事。”
  房间外边,贾似言暗道一声不好,知府大人此番过来,果然是来问责的!
  毕竟此案疑点重重,嫌犯却一直关押在牢,按照大乾律法,证据不足是不能随便抓人的!
  大人如今有所不敢彻查此事,这次恐怕是难逃渎职之罪了!
  然而,
  接下去的一幕,却是差点惊掉贾似言的下巴。
  “你是本官的下属,有本知府为你撑腰,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彻查的!”
  陈知府按照陆柏赋的指点,大声说道:“越是疑点重重的案件,就越要彻彻底底的审理清楚!
  这陆文远既是疑犯,就更要查清楚!
  我们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你要知晓,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但错判一个无辜百姓,特别是错杀了一位民女,天可就会塌下来的!
  但你放心,如今有本知府为你撑腰,这天绝不会塌下来的!”
  贾似言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得目瞪口呆。
  虾米鬼?
  知府大人竟然是来为唐大人撑腰的?
  他不是过来问责的吗?
  这戏码不对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