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三章 高手寂寞啊!

  这两天沈清柔因为生理期的缘故一直躺在床上休息,唐逸则是在旁边悉心照顾着小媳妇。
  午饭时候,唐逸坐在沈荣富对面,当听到女儿沈清柔这几天连床都下不来之后,沈荣富气得当场怒拍桌子,将碗筷砸在桌上,眼神凶狠犹如恶狼似地瞪向唐逸。
  原本正低头吃着鸡腿的唐逸吓了一跳,脸色茫然,感觉这两天老丈人对他似乎意见很大啊!
  就在这时,小果儿就从庭院里慌张地跑过来,说道:“不好了,姑爷!出大事了!
  府门外边,那个叫许蛮蛮的姑娘,此时拿着一把剑,说是要见姑爷你,还说姑爷你决一死战。”
  唐逸眉头一挑,该来还是来了,这两天有关他跟许蛮蛮的八卦闹得温陵沸沸扬扬,现在这个许蛮蛮为了名誉、声誉找上们来也是应该的。
  但关键是,她自个喝醉酒闹酒疯,自己为何要帮她擦屁屁啊?
  “她想要决一死战吗?”
  唐逸想了想,满足许蛮蛮这个愿望倒也不是特别麻烦。
  唐逸叫来小厮旺财,在他耳边吩咐几句,旺财心神领会,立马向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便搬来两砖长板凳,将抱着六砖搬砖扔在地上。
  旺财笑道:“姑爷,按照您吩咐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每块砖头我都很小心的做了手脚,保证不会被人发现。”
  唐逸点了点头,示意旺财去忙其他事情。
  小果儿看着凳子,又看了看转头,疑惑问道:“姑爷,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唐逸走到小果儿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小果儿觉得耳朵痒痒的,忍不住脸色羞。
  待听完唐逸说的安排,小姑娘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娇声笑道:“果儿保证完成姑爷安排的任务!”
  小果儿转身向着府门外边,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她便带着许蛮蛮向着院子走过来。
  许蛮蛮俏脸铁青至极,一触即发的怒气一览无遗!
  这些日子,她可谓是受尽无数的绯议,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谈论有关她跟唐逸的事情。
  原本许蛮蛮并不在特别在意,江湖人士,哪个没有一点点风风雨雨,再着,她的记忆当中,唐逸还算规矩,当天晚上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但随着时间发酵,坊间各种有关她跟唐逸的事情满天飞!
  许蛮蛮立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作为一代女侠她不允许身上有任何的污点!
  于是,许蛮蛮决定要跟唐逸决一死战!
  今日要么她许蛮蛮这朵花陨落,要么她唐逸成为剑下亡魂!
  两人之事便能一了百了!
  许蛮蛮跟随小丫鬟来到院落,便看到院落里边,唐逸负手而立,闭眼凝思,呼吸吐纳间,双手正摆弄着一股玄之又玄的手势。
  小果儿轻声说道:“许小姐请稍等片刻,我们家姑爷正在练功。”
  练功?
  许蛮蛮这才发现,唐逸的身前有小厮正将几砖厚厚的土砖固定在长凳上边时。
  许蛮蛮脸色疑惑,看向小果儿,狐疑道:“他这是准备做什么?”
  小果儿说道:“我家姑爷准备练习一套名为“如来神掌”的绝世武功。”
  许蛮蛮美眸一颤,惊讶道:“如来神掌?!”
  虽然她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功夫,但她听名字就觉得非常……厉害啊!
  许蛮蛮神色激动,疑惑问道:“比那油锅取钱的金钟罩还厉害吗?”
  许蛮蛮记得,寿宴诗会唐逸曾表演过油锅取钱!
  小果儿小脸严肃,故作神秘说道:“我们家姑爷说了,两种功夫,各有千秋!”
  许蛮蛮柳眉微挑,美眸再次看向院落,只见有小厮竟是将厚厚的土砖固定在板凳上。
  许蛮蛮又问道:“那人在做什么?”
  小果儿得意一笑,说道:“他正在将土砖被固定在长凳上,等会我们姑爷将会一掌将砖块劈成两半。”
  虾米?
  许蛮蛮小嘴惊呼,那固定在长凳上边的土砖厚度如此之大,一掌劈成两半怎么可能,若是平常人劈这样的土砖手掌肯定会肿成猪蹄的!
  许蛮蛮脸色严肃,连忙出声制止:“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们家姑爷等会要是真打下去,会受伤的!”
  小果儿稍稍犹豫,心里边也担心着自家姑爷。但她想到姑爷之前说的话语,便轻松一笑,说道:“不会的!我们家姑爷可是武功高手!”
  许蛮蛮正欲说话,只见唐逸走到板凳旁边,马步一扎,提掌运气,手掌犹如大刀破斧直接劈向土砖,“咔”的一声脆响,土砖应声落下。
  许蛮蛮吓得神色激动,一脸难以置信。
  “再来!”
  小果儿也处在震惊当中,听到唐逸的话立马反应过来,小姑娘急忙屁颠屁颠的来到唐逸身边,将五砖土砖迅速固定在长凳上。
  许蛮蛮眨了眨美眸,不知道唐逸又准备做什么。
  院落里边,唐逸马步一扎,神色认真,而后,手掌接连三次上下挥动,那固定在长凳上边五砖厚厚的土砖都被劈成了两半。
  看着掉落在雪地上的土砖,小果儿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她想不到姑爷竟然真的可以劈掉五块转头,姑爷是怎么做到的?
  许蛮蛮惊讶得捂住朱唇,她看过太多的江湖话本,据说江湖高手都有内力,能够搬山石,移圆木而面不改色。再看唐逸,劈掉五块厚厚石砖,依旧是面色古井无波!
  待得表演得差不多,唐逸闭目凝神,收气提臀,转身摆好姿势,做出神秘莫测的样子!
  许蛮蛮神态天真,双颊泛红,肤色白腻,一双美眸灿然晶亮!
  唐逸佯装看到许蛮蛮,惊讶说道:“蛮蛮姑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许蛮蛮脸色一变,展颜一笑,拜拳行礼,说道:“前辈,好久不见。”
  唐逸点了点头,看向小果儿,说道:“果儿,你去将外边,请哪个准备跟我拼命的姑娘请进来吧。
  今日我如来神掌略有小成,刚好可以好好的练上一练。”
  小果儿脸色疑惑,美眸看向许蛮蛮,小姑娘正欲说话。
  许蛮蛮脸色一变再变,急忙说道:“前辈,方才我过来时,那个姑娘因为有要事,已经离开了。
  想来是听闻前辈你武功如此厉害,所以逃跑掉了。”
  “是吗?哎……那就有些可惜了。”
  唐逸脸色遗憾,一副“高手寂寞啊”的样子。
  旋即,他疑惑看向许蛮蛮,问道:“不知蛮蛮姑娘今日到访,有何贵干?”
  许蛮蛮脸色微红,说道:“晚辈不胜酒力那天晚上因为喝醉了酒,所以举止行为有些唐突,过后晚辈仔细一想,前辈行走江湖多年,行事随意大方,自然是不会跟晚辈计较,但晚辈却不得不反思自己的行为。”
  “所以今日特意寻问叔叔,知道前辈住的地方之后,晚辈特意过来给前辈陪个不是。”
  小果儿听着许蛮蛮说的话语,脸色忍不住涨红,竟是在憋着笑意。
  唐逸咳嗽一声,说道:“没事,没事,不打紧。若是没什么事情,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
  唐逸说完转身准备离开,许蛮蛮却是忽然将他叫住了。
  唐逸心里咯噔一下,小果儿也是吓得小翘臀一紧,不得不说他们的表演非常蹩脚,难道这许蛮蛮看出什么异样?
  许蛮蛮眼神微眯,脸色认真,大声说道:“前辈,蛮蛮此次前来除了给前辈赔礼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想跟前辈一起学武功!”
  “学武功?”
  许蛮蛮点了点头,笑道:“我想跟前辈一起学《葵花宝典》!”
  唐逸:“……”
  ……
  ……
  ps:万更结束,理直气壮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