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一章 姑爷,你欺负人!

  齐纨未是人间贵,一曲诗词敌万金。
  喧哗热闹,彩灯悬挂的晋河沿岸,有着身穿上衫儒服的文学才子摇头吟诗朗诵;更远处则是文墨画家手制墨笔,在白色宣纸之上行云流水,不一会儿,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船舫画作跃然纸上。
  或许是因为连日的冬雨终于结束,虽然明日才是船坊诗会开始之时,但街头上边随处可见书生秀才游走,互相点头行礼额首问候。
  街道上边的商户小贩,早已挂起横幅配合宣传;晋河岸边的花柳楼阁,更是夜夜笙歌灯火不灭。
  外边热闹非凡,作为县衙大人,唐逸对船舫诗会却无暇顾及,或者说压根没放在心上。
  因为老丈人沈荣富出差江南的缘故,唐逸要承担担照顾自家媳妇重任。
  这段时日,沈清柔病情有所好转,开始还偶有发烧,到最后只剩轻声咳嗽,最近几日也好了许多。
  两人相处这段时间,偶尔会在房间一起吃饭,沈清柔便会寻问一些商业问题,她自然没想过唐逸能够解答,也算是小姑娘心里愁绪,找相公发发牢骚。
  但随着两人的相互交流,唐逸偶尔不经意间说的话语,总能能让沈清柔眼前一亮,而后唐逸便会点到即止。
  对此唐逸倒是没有刻意去藏着掖着。
  唐逸一直持着古人不傻的观念,古代商人更是极其聪明,甚至比今人更加擅长经商要诀。
  要知道所谓经商要诀,可是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漫长的商业活动中,逐渐培育出古人独特的经营谋略。
  因此,这个时代许多经营策略,即便唐逸用营销原理来看,也充满着丰富智慧。
  现代商场,没有科学的市场预测就不可能有成功的销售,这是市场竞争必须遵循的一条铁的法则,也是企业谋求发展、取得成功的秘诀。
  而在古代,受兵法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思想的影响,商人们也非常重视市场预测的作用。
  所以,唐逸点到即止并非故作高深,而是任何事都讲究天赋,天赋够了便要付诸行动,说得天花乱坠也只是纸上谈兵。更多时候他心里想着,若是沈清柔对经商有一些兴趣,便会支持她,希望她能付出实际的行动。
  再说,唐逸自认为是宠妻狂魔,若是沈清柔将沈家赔了那便赔了,他也有足够多的办法赚到钱财!
  这天唐逸搬来一个棋盘,果儿眨着眼睛,问道:“姑爷这是做什么?”
  唐逸问道:“果儿,你喜欢下棋吗?”
  果儿脸色一红,轻声说道:“果儿不懂。”
  唐逸灿烂一笑,说道:“我教你如何下棋。”
  小丫鬟乖巧的点了点头。
  过了半个时辰,
  “姑爷,你就不能让一让果儿几个棋子吗?”
  “不行。”
  “为什么?”
  唐逸脸色认真,说道:“若是下棋的人都像果儿你这般,动不动就让几颗棋子,又如何能够叫对手敬重!”
  “姑爷,我这边就只剩下四个小兵还有一个将。姑爷那里还有两个车,两个炮,两个马,五个兵……姑爷不让果儿认输,又不让果儿棋子,又叫果儿一定要赢……”
  果儿眼泪哗哗,委屈说道:“姑爷,你欺负人!”
  被唐逸用棋子欺负得眼泪花花的果儿,终于是在某天夜里搬出背后最大靠山——沈清柔!
  是夜,沈清柔便与唐逸进行棋艺大战,令唐逸意想不到的是,仅仅第一盘的时候,他便将沈清柔赢了个光秃秃的结局。
  这直接是激起小媳妇的好胜之心,当天晚上两人大摆棋盘,竟是下到后半夜,先是沈清柔马炮连攻,横扫中路,可谓气势汹汹,杀得唐逸片甲不留;这之后唐逸单飞左马,车据河头,最后杀得沈清柔底线沉炮,只剩下光头司令,无奈只好俯首称臣。
  沈清柔抿嘴微笑,说道:“相公,再来!”
  唐逸无奈苦笑。
  果儿站在旁边看得的心惊动魄,每次见到自家小姐陷入险境,她总会轻声说道:“姑爷,你倒是让着小姐一些……”看着姑爷、小姐盯着两个黑眼圈,果儿心里愧疚不已,早知当初就不该叫小姐帮自己报仇,现在似乎反而是自己害了自家小姐。
  “天色已晚,明日还有诗会。娘子还是早些休息。”
  看着沈清柔如此认真下棋,唐逸苦笑说道:“下棋而已,娘子不用这么认真。”
  沈清柔皱了皱鼻子,说道:“相公欺负果儿的时候,肯定不是这么想。”
  “所以娘子是想要替果儿报仇?”
  啪!
  “将军!”
  沈清柔脸色傲然,温柔笑道:“妹妹受欺负了,当姐姐的当然得替她出气!”
  看到唐逸微微垂头丧气,沈清柔心里边竟有几分愉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赢了唐逸替果儿报了仇,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已经好久没有如此开心,而且是跟相公一直玩到后半夜,在此之前两人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唐逸与沈清柔夫妻之间早已消除芥蒂,但两人之间却是有些相敬如宾,过分客气。
  这让人总有种平淡如水的感觉,或者说唐逸跟沈清柔最多只是朋友之情,或者仅仅是维系在亲情层面。
  要知道,但凡是彼此之间感情特别好的,都不可避免会有争执、和解的过程,并且每次的吵与和,不仅不会使双方感情走入绝境,反而会增进夫妻的感情和了解。
  用唐逸理解,这就是生活中的调味剂,不会影响任何大局。
  所以唐逸还挺喜欢有小性格的沈清柔,有时候彼此的感情就是越吵越浓,这就是所谓火候吧?
  像炒菜一样。
  看着沈清柔巧笑嫣然,唐逸无奈摇头。
  将棋盘重新摆开,他先手开局,直接是信手施为,紧接着中局,两人开始布阵,到了结局彼此之间,又开始互相厮杀绞索的戏码。
  果儿认真看着棋盘残忍杀戮,姑爷跟小姐又是脸色非常认真。
  小丫鬟脸色苍白,轻声喃喃:“等会姑爷跟小姐……不会打起来吧?”
  便是在平淡轨迹、循循转动的而又悄然消逝的光景里,温陵最为盛大而隆重的船舫诗会,终于是拉开了帘幕。
  ……
  ……
  ps:哇!好多历史读者大大收藏,受宠若惊,承蒙厚爱。若是写得不好之处还请多多指点,若是讨得大家会心一笑,恳请点下推荐票、收藏支持一下。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