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七章 你配吗?

  众人心里惊讶极了,细细打量眼前的唐逸,只见他一身白衣胜雪,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剑眉星目,儒雅自然,犹如一柄出鞘的寒剑现浮华世中,让人望之忘俗。
  沈清柔美目流转,原先像是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但当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这样的笑容唯有唐逸一人独有!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唐逸走到酒楼中央。
  靠近一些,唐逸才发现,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淡淡的梅花妆,清秀的脸蛋上露出丝丝妩媚,勾魂慑魄,若说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当她看到唐逸的那一刻开始,便如同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一般。
  唐逸寻了一处位置刚坐下,眼神就对上沈清柔略显惊讶的美眸。
  沈清柔轻声细语,说道:“相公……怎么会来醉仙楼?”
  唐逸笑了笑,解释道:“方才回到沈府不见你的身影,秀儿说你在醉仙楼这里,我心里放心不下,所以就过来看看。”
  只从那天晚上,两人在船坊上聊天畅想之后,唐逸与沈清柔的关系明显拉近了许多,对自己这位小媳妇,唐逸也更加了解一些。
  以往沈清柔会带着恭敬态度同唐逸聊天,两人之间总带着一些隔阂似的相敬如宾,但如今却是显得更加随意了一些。
  沈清柔点了点头,将眼前状况解释一遍,唐逸目光看向身后几位姑娘,露出温和的笑意
  沈清柔身后的李婉儿,还有几位姑娘很快就认出唐逸,脸上同样是惊讶的神情。
  对于沈清柔的未婚夫,她们还是有所了解。
  尤其是这段时间,唐县令相继处理两桩命案,识破妖道骗术之后,早已是温陵大名人,更是被誉为“铁面青天!”。
  想不到他今日会出现在醉仙楼。
  李婉儿站了出来,行了一礼,轻声说道:“唐大人……”
  唐逸笑道:“你与柔儿这般熟识,叫我唐逸就可以了。”
  李婉儿拘谨一笑,说道:“那我便叫你唐大哥吧。唐大哥,你可千万不要怪罪清柔姐姐,要怪就怪我就好,是我求清柔姐姐帮我的。”
  唐逸哭笑不得,说道:“这有什么好怪罪的,柔儿喜欢诗词歌赋,如今你能够邀她来参加诗会,不是挺好的吗。”
  李婉儿一阵头大,若是唐大哥知晓这诗会头奖乃是去怡红院游玩,定是会大发雷霆!
  围观群众相继认出唐逸的身份,醉仙楼老板也露出讶异之色。唯有庞文明一人,本就容貌粗犷,此刻脸色阴沉,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其余几位才子也是脸色阴沉得厉害,他们对这位唐县令可不陌生,尤其是当日在公堂之上,唐逸当着温陵百姓和无数学子的面,抨击圣人贤训,质疑古人对错,直接是点燃学子们的怒火。
  圣贤之言不可违,祖宗之法不可变!
  在这些书生才子眼里,越古老腐朽的东西,就越神奇,就越有价值。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时间是倒退的,生命是倒着进化的。例如听道“祖传秘方”,就可能两眼放光。
  且这些书生在形容古人思想时,往往会用“博大精深”这个词。说白了,就是你这辈子都研究不明白。
  不过是个倒插门的官婿,竟然胆敢质疑古人?
  简直是大逆不道,数典忘祖!
  所以,
  诸位书生看来,唐逸轻视圣人贤训,质疑古人著作,乃是一个愚昧狂妄之徒!
  稍顷,
  醉仙楼气氛逐渐变得有些冷冽,楼阁之上、人群当中、酒楼大厅,诸位书生才子似乎忘记似乎的目的,反而是将目光对准在唐逸身上,一个个脸色不善,嘴角讥讽。
  沈清柔脸色担忧看向唐逸,唐逸则是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
  庞文明走到唐逸身前,淡淡地瞥了唐逸一眼,他心里非常嫌弃,这唐逸生得细皮嫩肉不说,还一副瘦弱病怏怏的样貌,沈清柔怎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竟然还敢质疑圣人贤训,也不瞧瞧自己的斤两,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官婿而已,实在可笑!
  他的脸上却是展颜一笑,拱手行礼,说道:“见过唐大人,久仰久仰。学生庞文明,乃是温陵书院的学生。
  想不到唐大人今日会前来参加诗会。”
  唐逸眼神微眯,说道:“我是来看热闹的。”
  庞文明笑得更加开心,说道:“学生一直敬仰着唐大人您,择日不如撞日,唐大人您竟然都来了,不如也一同参加诗会如何?
  在场的诸位学生才子对唐大人可是仰慕已久。”
  沈清柔绣眉微蹙,却见周围的书生皆是一副看好戏的面容。
  李婉儿当即娇声呵斥道:“庞文明!今日诗会早已进行。
  唐大人诸事繁杂,你别没事找事!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般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庞文明脸色不变,笑道:“婉儿姑娘言重。唐大人才学之高,我等皆是心里清楚。
  当日公堂之上,唐大人抨击圣人贤训,质疑圣人妄论。
  想来……乃是因为唐大人学有所成,文采斐然!
  我等是温陵书院的学生,唐大人是温陵的父母官,尊称唐大人为一声先生也是自然。
  如今学生请教先生,天经地义。
  何来没事找事一说?”
  “就是,唐先生才华斐然,功名在身。今日恰逢诗会,唐先生倒是让我等见识见识才学才是。”
  “没错,唐先生敢于质疑圣贤、批判圣人言论,定是有着过人之处!”
  这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在挑衅唐逸,听到周围有才子附和,庞文明笑得灿烂极了,本就是粗犷脸色,显得更加张狂。
  他大声说道:“唐先生,我等都是真心仰慕您,对唐先生您更是赞不绝口,你可不能让我等失望啊!”
  庞文明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的瞥向李婉儿,还有她身后的姑娘们。
  见唐逸沉默没有言语,庞文明得意一笑。
  他很享受被人这般注视的感觉,这让他心里边有些飘飘然,毕竟他把这位唐县令吓得都不敢回话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出现,将你的风光都抢过来了?所以现在想要吸引这些姑娘们的注意?”唐逸将目光看向陈婉儿说道。
  庞文明笑容一僵,而后脸色微白,他没想到唐逸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戳破他的心思。陈婉儿脸色微红,美眸白了庞文明一眼,其他几位姑娘也将美眸瞪向他。
  唐逸满是鄙夷,冷声说道:“自认为才华横溢,文采斐然,所以想要在诗会展露诗华风采?
  你想要展露就展露,就算脱得光溜溜也没有人会拦着,但你干嘛非得过来招惹我?
  想要凭借诗才狠狠羞辱我?
  你配吗?
  我如今功名在身,乃是温陵举人,更是温陵父母官!
  你不过是个毛到还张齐的学生,凭什么质疑我?
  就因为我是狂徒,胆敢质疑圣人贤训?”
  庞文明气得脸色涨红,说道:“——你!”
  竟然对方故意挑衅,唐逸自然不可能给他好脸色看。唐逸冷声说道:“我?我什么我?我那样就叫做质疑?
  我要是真质疑,你们还不得气得吐血三尺?
  圣人我们当然是要尊重的,但尊重和信仰,完全不是一回事!
  古人贤训的著作,我们要不要看?
  当然要看!
  当年考取功名,看过的垒起来的书籍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看归看,我不会信仰他们,而是去思考他们说的话是否都是对的!
  所以,
  我们作为后人,应该认真学习,然后通过质疑、分析和论证,提出了与前人不同的思想。
  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方堪传授!
  连如此简单道理都不懂,你不过是懂得几句酸诗词,就敢在本官面前嘚瑟!
  你还敢将我视为你的先生?
  我要有你这样的学生,我还不得活活被你气得半死?”
  “你——!你——!”庞文明气得发颤,丑陋的面孔红得发烫,却是说不出话来。
  唐逸目光如刃,扫向周围众人。
  书生才子们吓得一白,急忙低头,不敢与他对视,他们想不到唐逸话语如刀,却无一人,敢上前反驳他的话!
  唐逸手指轻轻敲了敲椅子,略微沉吟,说道:“也好。”
  他目光犀利,看向庞文明,冷笑说道:“既然你这么希望我参加诗会的话,那我参加便是。”
  这一句话,犹如寒剑出鞘,直接刺穿众人引以为傲,用才学束缚起的铜墙铁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