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八十章 土味情话

  寒风萧瑟,沈府院里的槐树萧然默立,荫影浓重,看上去一重重的。屋里淡淡的檀木香在鼻息萦绕,一缕清冷的月光透过镂空雕花窗桕,在窗台上洒下斑斑点点,宛若镀了白银。
  此时,正躺在温暖被窝里的唐逸面无表情,要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内心呢?
  方才,小媳妇说要跟他一起休息。
  唐逸向来思维比较理性,休息便是睡觉,词语解释:人要休养生息,暂停活动,以恢复精神体力。
  但是,“休息”一词,还具有延伸之意。
  若是男女一同休息,可以理解为:桑间之约,大被同眠,坦诚相待。
  通俗点理解,就是一起盖上被子……
  好吧,唐逸承认,他失态了,他之所以想这么多七七八八的原因是——唐逸紧张了!
  唐逸躺在床上,先是听到一串稀稀琐碎的声音,空气里清新的芬芳扑鼻而来,而后感觉到被窝传来细微晃动,紧接着耳边听到细细的呼吸声,唐逸瞬间从思绪惊醒,赶忙转头,发现小媳妇沈清柔已经躲到他的被窝里。
  沈清柔已经脱掉白色素衣,在烛光照映下,修长白皙的脖颈泛红透白,美若天仙。
  唐逸的心脏落了半拍,灵魂仿佛被勾住再无法移开。
  见相公神色微滞,紧紧看着自己,沈清柔双颊抹上一层红晕,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晚上相公的目光有些炽热,这在以前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沈清柔轻声问道:“相公……睡不着吗?”
  唐逸心里苦笑,这样的情况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唐逸说道:“今天睡了一天,并不是特别困。”他稍稍迟疑了下,问道:“娘子,为何突然要过来这边休息?”
  沈清柔躲进棉被里,迷糊说道:“妾身本是想要回到房间休息,但躺下之后一直放心不下相公。”
  她轻声说道:“记得前段时间,妾身曾着凉发烧,相公也是这般贴身不离,未曾离开妾身半步,更是……更是悉心照料妾身。
  妾身想到,相公风寒刚刚好,若是半夜再踢被子,风寒可能会更加严重。所以……所以,妾身便……便过来了。”
  唐逸看着沈清柔躲在棉被里,羞怯的脸色,这是一个多么天真又善良得让人心疼的傻媳妇。
  这个时代,名节如命,沈清柔方才说出那一番话语,又说要跟唐逸一起休息,定是下了很大勇气,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唐逸看着烛光闪烁,说道:“娘子,你有没有感觉地震了,怎么老是在动。”
  沈清柔冒出一个小脑袋,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没有啊?”
  唐逸看着沈清柔,认真说道:“哦,我错了,是我心动了。”
  沈清柔脸红不已。
  两个人现在平躺在床上,所以唐逸可以清楚的看到沈清柔的样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般娇嫩欲滴。
  沈清柔说话的还是,呼吸的声音细细的犹如小猫在耳边吐气幽兰。
  感觉耳朵痒痒的,但唐逸动都不敢动,屏息凌神,心里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今天,老衲怕是要破戒了!
  唐逸仿佛听到身体里血液在撞击血管壁,加速流动的声音。
  黑暗里。
  一只雪白的纤手,伸出被子,轻抚唐逸的后背,有规律地拍着。
  一首动听的民谣在寂静的夜里轻声响起。
  “月亮粑粑,肚里坐个爹爹。
  爹爹出来买菜,肚里坐个奶奶。
  奶奶出来绣花,绣扎糍粑。
  糍粑跌得井里,变扎蛤蟆。
  蛤蟆伸脚,变扎喜鹊。
  喜鹊上树,变扎斑鸠。”
  ……
  如同流水般浅吟低唱,唐逸渐渐有了困意。
  这时他移动了下自己的手臂。
  稍显迷糊的意识立马精神,唐逸急忙转身,刚好看到沈清柔温暖的目光,此时,两人面对面看着彼此,鼻尖的距离不都半公分,算是将脸贴在了一起。
  却忽然感觉到盖着的被褥轻轻抖动,待得唐逸惊醒,背后沈清柔幽兰吐气道。
  “相公……还是睡不着吗?”
  唐逸倒是想休息,但如今两人共处一张床,想要睡着谈何容易。
  靠得这么近,唐逸可以清楚看到沈清柔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美如天仙般的秀丽脸庞,白皙透红的双颊,乌黑的秀发紧贴在精致的锁骨,被褥底下则是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纱衣。
  再看下去,唐逸就看得不是很真切了。
  唐逸想了想,说道:“要不,娘子你先回房间休息?”
  沈清柔神色柔和,坚定说道:“妾身……妾身今日便在相公旁边休息。
  妾身怕相公晚上会再踢被子,这几天大雪纷飞温度下降,尤其是半夜若是再着凉了可不好。”
  唐逸说道:“娘子,我们不过才认识半年时间,为何你会对我如此之好。”
  沈清柔撅起朱唇,说道:“是啊,妾身对相公如此之好,相公却一直在害妾身。”
  唐逸脸色微滞,疑惑说道:“我何曾害过你?”
  沈清柔双颊布满红霞,眼里一丝柔光闪过,笑道:“害妾身那么喜欢你!”
  想不到小媳妇这么快就学会土味情话,这是多么可爱的女孩啊!
  唐逸心里有些欣喜,他有一种被人表白的窃喜感觉,但更多的却是被眼前可爱的女孩深深的迷住了。
  忽然,
  唐逸嗓子沙哑,说道:“娘子,我忽然觉得有些冷,我能抱抱你吗?”
  沈清柔脸色羞红,轻声答应。
  唐逸挪动身子,然后伸开双手将沈清柔紧紧的抱住,两人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借着烛光他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鼻息里能够清楚闻到,只属于沈清柔身上才独有的淡淡香气。
  “娘子。”
  “恩?”
  “我感觉嘴唇有些干,可以亲你吗?”
  “……嗯。”
  当两人嘴唇碰在一起时,就像绵绵的糖果。
  很甜。
  ……
  ……
  ps:谢谢八云隐大大的打赏!,谢谢剑九R大大的打赏!承蒙厚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