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八十八章 许府寿宴

  船舫诗会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春节临近县衙也终于可以停歇,除了撰写话本,偶尔给小果儿讲一些奇异神话的故事听。
  不过,他倒是从小果儿的嘴里听到了一些最近温陵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
  据说,现在温陵城的百姓对于唐逸这位无能官婿出现在船舫诗会又取得诗魁充满了难以置信。
  这个消息直接让外界沸腾震惊,八卦漫天飞舞。
  一些才子对于更是对于唐逸能够夺得船舫诗会的诗魁充满了质疑,毕竟整个温陵城的百姓都知道,这唐逸乃是一位无能官婿,即便是懂得诗才,但文采却能够力压举人?突然变得如此才华横溢,莫非是天方夜谭不成!?
  听到小果儿所说这些消息,唐逸淡淡一笑显得有些无所谓。
  一方面他的确跟才华横溢挂不上钩,才华又不比来得实在;另外一方面则是他想让沈清柔开心一,从榆木书生的记忆里,他发现因为榆木书生所作所为,使得沈清柔私底下也曾被人唾弃,为了小媳妇免受非议,唐逸才会选择去参加船舫诗会,目的便是想要替沈家官婿唐逸正名!
  虽然还有很多的方法能够正名,但在唐逸看来,船舫诗会的头魁无疑是最简单粗暴,也是时下最为迅速能够引爆众说纷纭的话题。
  外面舆论的内容唐逸大概也能够猜到一二,不过当小果儿提起温陵学院的许老先生时,却是让唐逸有些意外。
  小果儿眨了眨眼睛,说道:“有书生质疑姑爷你获得诗会头魁,认为此番大会的主办方存在偏袒,毕竟王大人是大人你的客人,知府大人会为大人你撑腰。
  于是好几位书生就跑到温陵书院外边想要讨个说法。”
  讨个说法?
  怎么不直接讨个举人名声得了?
  唐逸有些无语,这些书生为了名誉可谓是想方设法,就差把脑袋削尖了。
  小果儿继续说道:“就在书生们大闹温陵书院时,书院里边的一位名叫许老先生走了出来,他说姑爷所作的几首诗乃是上乘之作,尤其是名为《关雎》的药名诗,可谓才华斐然,语境突出。
  那些书生若是不服,也可当场作药名诗一首,若是觉得自诩能够胜出,他便亲自再出题拷问姑爷你,以消众人疑虑。”
  这位许老先生,唐逸倒是有些印象,但想不到他会站出来替自己说话这倒是有些意外。
  当然最让唐逸意外,还是诗会最后出的那一道《双叠回文诗》的题目,不仅仅是超纲,估计科考都不敢这样考!
  小果儿露出开心的笑容,说道:“不过,那些笨蛋书生哪能拥有姑爷你这般大才华,许老先生在院门等了一盏茶的时间,几位笨蛋书生半天憋不出半首诗!
  最后只能落得狼狈离开了!”
  这样的结果唐逸自然非常乐意见到,这位许老先生倒是帮他挡住了好多的流言蜚语,如此说来下次若是有机会见识,还得好好的感谢一番才行。
  书房外边,贾似言像是个遭受委屈的小怨妇,县衙没有要事唐大人当前甩手掌柜,
  他每天都得抱着各式的卷宗进进出出。
  贾似言将卷宗放进屋之里边,抬头见到唐大人正坐在屋檐底下,烤着火炉,喝着热茶手里还捧着一本书。
  贾似言欲言又止,他最近听说邻县有位大人升迁了,听说那位县衙大人每天都在案牍劳作,挖尽心思想要求得升迁机会。
  贾似言羡慕极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何时自家唐大人才能升官啊!
  虽然说前段时间唐大人可谓是业绩斐然,但这段时间却当起甩手掌柜,看来自家大人升迁是不可能了。
  当然,最令贾似言心里不解的是,自从船舫诗会过后,姑爷似乎变了个人似的好像……与世无争了?
  贾似言无奈叹气最后转身回到屋子里边。
  ……
  遇到年末,茶余饭后,人们谈资越多。有关唐逸获得船舫诗会头魁,也被众人争相互传。要知道,船舫诗会决赛的时候,唐逸乃是三人之最,就连温陵第一才女沈清柔,今年秋闱考试的范举人都输给了他,其才气经过这些天的发酵,诗会上念的诗词更是被怡红院里的有名歌姬争相弹唱,一时间风光无二,
  某一天,“温陵第一才子”的名号竟是不胫而走!
  临近春节,各式的宴会也开始多了起来,从早上连着中午,小果儿已经接到好几位小厮递交上来的请柬,上边无一不是想要邀请自家姑爷去参加宴会。邀请理由各式各样,晚会宴、生日宴、赏诗宴、到了后边几天请柬更多,文人雅集、品茗茶会、古玩品鉴等等。
  小果儿得意一笑,在征得姑爷同意之后,便将这些请柬直接全部折成了纸飞机,这纸飞机是唐逸教会小丫鬟折的,心里边觉得非常的神奇,纸张竟然还可以这样飞!
  平常沈荣富因为商事繁忙的关系,基本没跟唐逸一起吃过饭,大多数时间都是唐逸跟小媳妇一起吃的。
  但是今天饭桌上却是多了个老丈人沈荣富。唐逸一改平常饭桌上与小媳妇话唠的习惯,捧着碗饭埋头吃着。
  今天老丈人心情似乎还算不错,夹了一个鸡腿放到唐逸碗里,说道:“这个鸡腿你先吃下去,厨房里还有一碗土鸡汤待会我叫人拿来记得喝掉,你大病刚好一些,身体弱要补一补。”
  唐逸脸色愣住,沈清柔的美眸微微惊讶。
  沈荣富神色自然,说道:“吃些肉比较容易壮。”
  唐逸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想到沈荣富会给他夹菜。按理说,老丈人给女婿夹菜自然是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若是从以前到现在头一回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沈清柔抿嘴微微笑了笑,看向唐逸眼里满是温柔之意。
  吃完饭,沈荣富将碗筷放到桌上,忽然看向唐逸,说道:“后天晚上,你若是没什么事便去参加一个宴会。”
  “恩?”唐逸抬起头,疑惑的看向他。
  这些天他已经推掉非常多的请柬,就是因为不喜劳什子的宴会,再者以现在外界的舆论,只要他一出现立马成为众人的焦点,这倒是其次……关键一个个眼神看他跟看耍猴似的。
  “柔儿到时候会陪你一起去参加宴会。”
  唐逸眉头微皱,沈清柔也要陪自己去,他问道:“参加什么宴会?”
  屋外,小果儿从外边走了进来,拿出一张红色请柬放在唐逸面前,他往请柬上边看了一眼,上边写着三个烫金大字——许府寿宴。
  唐逸疑惑:“许府寿宴?哪个许府?”
  沈荣富脸色一笑,说道:“温陵书院的许先生。”
  唐逸脸色一滞,竟然是他?!
  ……
  ……
  ps:谢谢紫癜霞士大大,谢谢八云隐大大的打赏!谢谢书友2082大大的打赏!!承蒙厚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