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四十五章 唐大人真乃青天也!

  静!
  骇然听闻的静!
  县衙外边吗,围观百姓一个个目瞪口呆,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稍顷,
  众人目光注视下,唐逸面无表情,大声说道:“经查,赵氏、戴氏等人在温陵赌坊的指使下,对吴成文及其母亲柳氏,于十月二十八,也就是昨日,进行多次遭受催债、骚扰、辱骂,导致尚且年纪二十的吴成文情绪激动,血气方刚,在带有恐惧、愤怒等情绪的情况,出现了十人惨案。”
  “本案当中,赵氏、戴氏等人,对吴成文的母亲柳氏,存在严重的辱母行为,严重违背大乾律法、亵渎人伦,道德沦丧!
  本应当受到本官的惩罚和谴责!
  但吴成文已是将其血刃刀下,本官便既往不咎,大家以惩为诫!
  至于吴成文……”
  围观百姓精神一震,不约而同抬起脖子,想知道唐大人会如何判罚吴成文。
  唐逸目光如刃,扫视众人,而后温和一笑,说道:“无罪释放。”
  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无数温陵百姓连马欢声雀跃,众人心中滚烫,大喊:“唐大人真乃青天也!”
  唐逸这一番话语,无异于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作为人子,吴成文手刃仇人,无可厚非!
  但是这个手刃的时间,非常有瑕疵!
  如果手刃的时间,发生在辱骂、殴打自己母亲之时,或者是准备扯破自己母亲衣服之时,
  唐逸觉得那才叫快意恩仇!
  有些人站在上帝视角,可能觉得吴成文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但是,就算唐逸只是稍微把自己代入一下,都会觉得,吴成文没得选!
  这个朝代最恐怖、也最悲哀的地方在于,它把原有的普通善良的百姓逼成了坏人,使得恶势力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好人越来越少,恶人越来越多。
  每个恶人就好像狂犬病一样,一旦被感染,就会更激烈、更恐怖的去感染别人。
  没错,采用暴力的手段的确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是,唐逸这一番话语,却是让百姓们明白:
  他不支持暴力,也不反对暴力。
  他只是由衷的告诉百姓,当县衙无法保护你们至亲之人,无法保护你自己的生命之时,你就应该自然而然的去唤醒体内原本的暴力一面,来捍卫自己的生命!
  唐逸的意思非常明确,这一番话就是在告诫百姓,
  你们不是担心县衙不保护你们?
  你们不是担心没有王法?
  那么好,如果连县衙都不保护你们,恶势力真把你们欺压逼到了绝望无助这一步了,
  别犹豫了,
  有人欺负到你头上了!
  有人要取你的性命了!
  有人要当众欺辱你了!
  大胆放手抵抗!
  这不可耻!
  这恰恰是捍卫自己生命的权利!
  ……
  ……
  回去沈府的路上,贾似言紧跟随在后边。这起案件唐逸可谓快刀斩乱麻,贾似言看得可谓是一愣一愣的。
  他原本还在苦闷,这可是出了十条人命,如果不处理妥当的话,唐大人的乌纱帽可就不好了。
  令贾似言没想到的是,不过是半天时间,唐大人就将这件案子解决了。
  看着围在县衙外边的百姓终于离开,贾似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他细细思量,来到唐逸身前,说道:“东翁,此番……我也有罪。”
  唐逸笑道:“贾先生何罪之有。”
  贾似言说道:“以为只是普通的催债案子,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大人您,导致百姓来到县衙里边闹事。”
  唐逸说道:“处理此次案件的几个衙役都撤职吧。”
  贾似言愣住,问道:“东翁为何没有怪罪我?”
  唐逸反问道:“你可知晓那些赌坊的人会作出如此道德沦丧之事?”
  贾似言说道:“自然是不知。”
  唐逸看着贾似言,认真说道:“但那些衙役知晓。”
  贾似言想了想,似乎明白什么,脸色阴沉得难看。
  他说道:“东翁放心,我等会回去立马将这些吃里扒外的全部撤职!”
  唐逸知晓贾似言的性子,跟他一样都是一位见钱眼开的主。但他行事懂得明辨是非,小心谨慎,见好就收,道德原则还是明白。
  人可以贪钱,但不可贪心。
  良心都不要了,跟牲畜有何区别?
  回到沈府的时候,王阳明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他听闻丫鬟秀儿提起,说是唐逸寻他有些要事。
  王阳明坐在大厅,手里拿着一根甘蔗,另外一只手拿着墨笔,似乎在写着什么。发现身后似乎有人,转头一看,唐逸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书写的内容。
  王阳明笑道:“唐兄,对话本小说也感兴趣?”
  唐逸说道:“略看略看。”
  王阳明点了点头,问道:“唐兄寻我有何要事?”
  唐逸泡了一壶茶,说道:“闲来无事,找王兄扯淡。”
  “扯淡?”
  王阳明哭笑不得,想不到唐逸也会犯贫,说道:“行!唐兄想如何扯。”
  唐逸说道:“不知王兄可否懂得,就是有时候人如果话本小说看多了,就忍不住想要试着动笔写一写?”
  王阳明点了点头,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看到了小说自然是有这样的冲动。”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我这几日心里边倒是琢磨着一个话本小说的故事,所以忍不住想要跟王兄分享分享。”
  王阳明有些意外,说道:“唐兄何必跟我拘谨,但说无妨。”
  唐逸说道:“我这故事名叫《西厢记》,又名《落魄小书生与富家千金的秘密》……”
  于是唐逸开始将西厢记的剧情简单介绍一遍,但内容不是特别出格。
  王阳明听完之后,有些意外,笑道:“唐兄这故事的确不错,既然唐兄如此喜欢谈天论地,不如直接写出来如何?”
  唐逸笑道:“不瞒王兄你说,唐某心中正有此意,只是不方便开口。
  不过,唐某有些好奇,不知这话本若是写出来营利如何?”
  王阳明咬了一口甘蔗,砸吧砸吧,说道:“唐兄你可能不知,这小说是否营利,在于这内容是否有没有违背世俗的观念,若是有肯定会畅销大卖!
  尤其是在天都,一本小说卖三两银子,定是能够发家致富!
  但是你这西厢记……太正经了一些。”
  唐逸脸色诧异,说道:“你写的不是正经文?”
  王阳明说道:“正经文谁会愿意看?”
  “有道理。”
  唐逸想了想,问道:“不知你这违背世俗,需要达到什么底线?”
  王阳明直截了当,说道:“违背世俗观念,就是得违背世俗道德的男女情意令百姓无法接受。
  但只要是他们彼此真心相爱,即使身份不同,门不当户不对,地位悬殊很大,但依旧能够让看到的百姓眼里直流,尤其是姑娘人家!”
  王阳明稍稍停顿,然后说道:“所以,唐兄也要明白,这写话本小说也是有风险的,若是被人发现抓到的话,有可能会被浸猪笼的。
  毕竟,既然是违背世俗,便是坏了风气的罪责。”
  唐逸说道:“没事,开个小号,这样没人知晓。”
  王阳明脸色诧异,问道:“何谓小号?”
  唐逸解释道:“这小号的意思,就是笔名不用自己的真名。
  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夜闯尼姑庵!”
  王阳明脸色微愣,细细琢磨这名字,说道:“唐兄这笔名绝了!可是……这样的笔名可以吗?”
  “文都不正经了,名字能正经?”
  唐逸说道:“再说,我现在不就取了,有何不可。”
  王阳明觉得唐逸说得有理,叮嘱道:“唐兄,这写小说可不比谈天论地容易,十分枯燥,
  而且,唐兄行事端正,未曾接触,懂得如何撰写?”
  唐逸知晓王阳明在担心什么,说道:“眼下咱俩无事,不如你出个题目考考我。
  试一试,看我懂不懂得什么叫道德沦丧?”
  王阳明点了点头,觉得唐逸说得有理。
  吴成文略微沉吟,说道:“不如这样,唐兄现在就写个江湖的话本小说。
  小说内容涉及三个武林门派,还要包含武林门派之间多年的恩怨情仇。
  最好是要讲些有违世俗观念,还要打破伦理的情节!
  同时情节除了要言简意赅之外,还要特别扣人心悬,大有血雨腥风呼之欲来,外加充满悬念!”
  唐逸想不到王阳明这么多要求,于是,陷入了短暂的思索。
  见唐逸沉默不语,王阳明知晓对于一个未曾写过话本小说,这个要求的确是有些为难。
  唐逸毕竟未曾写过小说,他又如何懂得设置情节呢?
  就在这时,
  唐逸抬头,直接说道:“道长,请把师太还给老衲!”
  王阳明脸色愣住,说道:“然后呢?”
  唐逸说道:“没了。”
  王阳明细细一琢磨,倒的确是有违世俗观念。
  他急忙说道:“唐兄,你这故事虽然挺好的,但还却柔情不足,最好是……是要有一些感情纠葛,柔情万种,你侬我侬!”
  唐逸略微沉吟,又说道:“师太,你就放弃秃驴,从了贫道吧!”
  王阳明目瞪口呆,连忙说道:“唐兄,你这故事还不足以打破世俗的伦理观念!”
  唐逸喝了口茶,润润喉说道:“贱尼,你竟敢跟老衲抢道长!”
  王阳明神色激动,汗如雨下,喉咙干涩道:“唐兄,你这、这虽然已经打破世俗伦理,但这剧情似乎欠缺了些,不够吸引人,要扣人心弦!”
  唐逸想了想,说道:
  “和尚:“师太,你从了老衲吧!”
  道长:“秃驴,竟敢跟老道抢师太!”
  师太:“大师,道长,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王阳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