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六十九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一

  这时,有几位小厮一脸恭敬的将唐逸等人都引进船舫里,习姑娘和其他姑娘们则是被安排到观众席上边。也不知道,偶然还是错觉,还是大会的安排,唐逸发现小媳妇沈清柔竟然坐在自己旁边。
  而在其他的七个位置上,还坐着范进,庞文明,还有一位像似没睡醒一般的公子,此时已是醉醺醺的模样。另外两个位置则是跟唐逸一同通过许先生筛选的晋级者。
  待得李祝荣说完,只见一位老者走了出来,满鬓白发,下颚还留着一撮小山羊胡,他双眼凹陷且有些浑浊,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褐色的仕服,尖着喉咙突然高声喊道:“诸位,在下乃是温陵书院的副院长。此番船舫诗会的决赛,七位候选者已经产生!”
  观众席上边立马传来一阵骚动哑然,见到沈清柔还有庞文明、范进等人大家倒不觉得意外,毕竟几人一开始就是诗会最终头魁争议的焦点,不过今年反倒是出现了几张陌生面孔,尤其是唐大人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唐逸脸色平静,倒不觉得有些意外,或者说现在众人的反应是他一开始就已经有所预料。
  老者稍稍停顿,尖声喊道:“船舫诗会乃是温陵一大盛会,下面我们先感谢醉仙酒楼对此次对船舫诗会全程的赞助与支持!”
  唐逸有些好笑,这醉仙楼的老板商业头脑的确是不一般,连续举办的两次诗会,都让醉仙楼得到最大程度的曝光。
  所以说,古人做生意一点都不傻,甚至有些时候现代人玩的,都是古人玩剩下的。
  只听老者继续介绍道:“在大赛开始之前,让我们欢迎天都御史王阳明王大人!还有知府陈大人!温陵书院院长墨先生!浩然书院的院长李先生!”
  按照规矩,唐逸作为温陵县令,应当是坐在评委的位置,现在反而是以参赛者的身份。不过,此次诗会规则,天下饱读诗书之士皆可参加,自然是没有人敢有异议。
  王阳明方才便一直在对唐逸招手,陈知府也是微微点头示意,唐逸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们。
  老者又继续喊道:“七位赏诗大会的候选者已经就位,此次游园赏诗的大会的决赛与往年相同,赏梅品诗,要求七人轮番斗诗,最终决出最终的胜利者。各位候选者请稍作休息,先品鉴梅花酒!”
  老者话刚刚说完,便陆陆续续出现几位靓丽的侍女身穿粉色琉璃长裙,美人手里提着一壶梅花佳粮来到众人身边,众人的面前都摆着酒杯,侍女轻轻的在酒杯里倒上梅花酒,酒杯八分满。
  侍女这才行了一礼,转身准备退下。
  “别!别!别!”
  就在这时,坐在旁边的那位醉醺醺的公子,出声易阻止一位准备离开的侍女。
  公子酩酊大醉,害羞说道:“这酒壶还是先放在我这边吧,这酒闻着就香,一杯哪能够我喝呢,还是多留一壶才是。”
  公子眼神幽幽,看到坐在身旁范进,神色一激动,说道:“呦!这不是范兄吗!哇!今日这诗会好生热闹,这就实在是香!我两何不一同品鉴一番?”
  范进行为略显拘谨,毕竟知府大人跟御史大人都在,他脸色憋得通红,轻声说道:“庭易兄,怎可如此无礼,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应当是谨言慎行才是!”
  观众席上,立马有人开始哄堂大笑,似乎是被这位公子的行为逗乐了。
  “据说温庭易可是嗜酒如命,今日一见果真是不枉此行!”
  “岂止是嗜酒如命,今年秋闱考试,他便是饮酒误事,考试时候竟然敢喝酒,虽然拿了个第二名……听说,若是没有喝酒的话,这第一名可能就不是范进了!”
  “这可是解元啊!既然就这样白白送了人家。”
  ……
  席间,温庭易大手一摆,嘿嘿一笑,说道:“无酒诗不雅,无酒诗不神。这船舫诗会的决赛若是没有美酒助兴,岂不是乐中不足?”
  唐逸被他这句话逗乐,倒是一个生性洒脱之人。他还是第一次听闻,竟然有人敢在考场当中喝酒的,而且还是如此大才之人,直接将解元的名次都拱手让人了。
  温庭易无视众人绯议,接过侍女手中的梅花酒,忍不住凑到鼻尖闻了闻,一副沉醉迷离的神情。他本就是好酒之人,又极其崇拜且喜爱古人喝酒作诗的飘逸洒脱之感。
  因此在温庭易的之前的所有作品当中,“酒诗”占有非常大的比重!
  而且作的酒诗要么豪气冲天,要么愁闷无奈,有得写得非常静美雅致,有得则是一股淡淡的哀愁,但更多的“酒诗”却是彰显他随心所欲与随遇而安的个性!
  即便如今有御史大人跟知府大人在前,他依旧是洒脱喝酒,似乎没有因为众人的关注而有任何的拘谨。对此,唐逸倒是有几分欣赏之意。
  见温庭易自顾自的喝了起来,裁判老头脸色尴尬,轻轻咳嗽道:“诸位若是已经休息完毕,就请做好准备,船舫诗会即将开始!”
  “此次决赛乃是斗诗赛,正所谓文无第二,武无第一,本次决赛依然采用淘汰赛制,最终将会有一位决胜者胜出。
  本次决赛总共有七名候选人分别进行对决,所以比赛会采用三轮对决,前两轮由三名大人进行投票表决胜出者,最次者直接淘汰。
  最后一轮,将会剩下两位才子进行对决,则是由观众席上边的一百位游客进行投票表决,以票数多者,胜出!”
  唐逸点了点头,这个规则倒是挺公平的,尤其是最后一轮,由观众进行投票,这也就没有任何暗箱操作的可能。
  老者看向唐逸等人,问道:“诸位才子可是听清了老朽说的规则?”
  席间众人点了点头。
  老朽挤出一个微笑,见到众人点头便扯着桑子大喊道:“第一轮比赛开始!”
  “当——”
  随着裁判老头这一声大喊,后边一位小厮举起锣锤用力的敲了一下大锣。
  裁判老头大声喊道:“第一轮比赛题目,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之卦名诗!”
  题目一出,
  众人哗然!
  就连唐逸平静脸色也是微微动容。
  八卦相传为上古伏羲所作,八卦又以两卦相叠演为六十四卦。而所谓的卦名诗就是每句诗中嵌用《周易》六十四卦名中的一个卦名,联缀成篇。
  六十四卦名是:【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履、泰、否、同人、
  大有、谦、豫、随、蛊、临、观、噬嗑、贲、剥、复、无妄、大畜、颐、大过、坎、
  离、咸、恒、遯、大壮、晋、明夷、家人、睽、蹇、解、损、益、夬、姤、萃、升、
  困、井、革、鼎、震、艮、渐、归妹、丰、旅、巽、兑、涣、节、中孚、小过、既济、未济。】
  但要注意的是诗中用作的卦名的词,其含义却非《周易》“卦辞”所说明的要义,而是此词的通常意义,就是嵌字体诗原则所说的“要当字则正用,意须假借”。
  话句话理解,就是诗中要出现六十卦的卦名,但每个卦名都要有具体的意思,不能随便充填糊弄。
  古人有云: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所以,
  卦名诗有着,易不空出,诗无乱言的规矩!
  这是祖宗立下的忌讳,意思是卦名诗不能乱说。
  题目规则已经说完,老者看向席间众人,和蔼一笑,说道:“诸位才子请!”
  众人面面相觑,
  直接懵了。
  ……
  ……
  ps:别懵,后边你们会更迷茫……竟然要玩诗,咱们就玩个大的!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