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sqrt 169 章 你这是杀妻证道!良人啊!

  温陵牢房。
  唐逸离开牢房的时候,许博文终于是崩溃大哭,那是一种强抑制着又终于抑制不了的哭声!
  撕废人心,绝望至极。
  贾似言跟在唐逸身后,听到牢房里边许博文的哭声,
  他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我还真是活久见,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第一次见着这样的窝囊废!
  妻子背叛他,与人通奸,这男的不将奸夫挫骨扬灰,杀而后快,
  自己竟然主动跑来自首坐牢?!但凡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都做不出来这样的窝囊事!
  东翁,你说这许博文妄为读书人,脑子被驴给踢了吧?”
  自古以来,“通奸”都是一种为人深恶痛绝、万恶不赦的罪行.
  但这类罪行,除了女性要遭受刑罚之外,作为丈夫也要遭受世人的唾弃与讥笑。
  恐怕今生都难以抬起头来。
  毕竟,被戴绿帽子是件很不光彩、很丢人、丢尽脸面的事情。
  绿帽一词,盛行古代,乃是这个时代的官府要求的,但凡家有娼妓的男人都得戴绿头巾。于是,久而久之,就用戴绿头巾、绿帽子等来讥讽妻子有外遇,一旦家有女人红杏出墙,男人便得戴起了绿帽。
  所谓红花还得绿叶配,一红一绿交相辉映,真乃“红杏枝头春意闹”也!
  唐逸面无表情,说道:“因为他是老实人。”
  贾似言气得牙痒痒:“这人老实也要有个度吧!老实成这般模样,根本就是……”
  贾似言想要骂些粗鄙之语,但想了想事不关己,又咽了下去,却又觉得不解气。
  两人向着县衙方向走去,唐逸看着街边景色,说道:
  “老实人是没脾气的,或者说脾气太好。别人若是对他好一些就感激涕零。
  若是对他不好,让人欺负他,他不但不会埋怨别人,还会在自身找理由,
  是不是自己哪点没有做得更好?
  柿子都捡软的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喜欢自我安慰,这样的人谁敢不欺负?”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所以,人还得像贾先生这般活着。”
  贾似言眨了眨眼睛,诧异道:“我?”
  唐逸点了点头,笑道:“圆滑老练,眦睚必报,跟活泥鳅似,谁都别想招惹到你!”
  贾似言:“……”
  ……
  ……
  竖日中午,唐逸跟贾似言再次来到牢房,同行的还有几名手持刑具的衙役。
  贾似言脸色冷漠,不屑地瞥了一眼牢房里的许博文,后边几名衙眼神里边,也是透着鄙夷之意。
  唐逸打开牢房,走了进去,发现许博文脸色苍白,眼睛浮肿,昨天似乎哭了很久。
  贾似言等人心中更加鄙弃,这男的真的是个窝囊废啊!
  唐逸寻了一处地方坐下,看向许博文,说道:“本官已经调查清楚,这起案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没有错,该死的应该是吴氏还有那犯通奸罪名的男人。”
  许博文脸色纠结,昨日他听完唐逸的话,声嘶声力竭哭了一夜,到了后半夜一直在想着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
  现在又听唐逸说的话语,眉头紧皱,像是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不想去明白。
  许博文声音沙哑,说道:“但是,是我害死她的。”
  唐逸点了点头,看向许博文,说道:“那块门板我瞧了一眼,吴氏的确是被木板刺穿胸口、流血身亡。
  所以,你现在是在心里愧疚,是你自己踢毁木门,才害得吴氏死掉的?
  但这关你屁事啊?
  是吴氏自己脚滑倒在地上刺进胸口的,对吧?”
  许博文想了想,眉毛稍掠,轻轻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几名衙役立马瞠目结舌,冷汗立马就下来了。
  贾似言直接当场愣住,昨日被唐大人的话吓了一跳,今天直接被他的口才惊讶住了,想不到这是非曲直,竟然被大人说得如此清醒脱俗。
  唐逸不待许博文理清个中道理,继续说道:
  “咱们再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是杀了人了,但你杀的也是该死之人啊!
  你明明是受害者,若你此番不杀了吴氏,她日定也会再加害别人的,
  所以,你杀了她也是理所应当的,是为了保命。
  你本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读书人,现在却愿意站出来做这件事情……
  按照大乾刑律,有子而嫁,倍死内外,禁止淫佚,男女浩诚,夫为寄之,杀之无罪。
  这私通罪名,可谓“人人得以诛之”,格杀勿论。
  可以不告而杀,私刑也合法!
  你这是杀妻证道!大义灭亲!良人啊!
  为了维护正义,对犯罪的亲属不徇私情,使其受到应得的惩罚!”
  哈!?
  牢房外边,衙役们听得毛骨悚然,惊吓坏了,立马严厉呵斥,让一旁的嫌犯喝令面壁,禁止偷听。
  明明唐逸说的有理,但怎么听怎么变扭。
  明明杀人是大忌,但在唐大人的话里,这就是一件小事,不足为虑。
  贾似言摇头晃脑,有气无力,直嚷嚷道:“我不听了,我不听了,我受不了了。”他转身直接离开牢房,之后几名衙役也是浑身不自在跟着出去。
  牢房安静潮湿,许博文低着头,眼眸依旧是黝黑无光。
  唐逸起身,走到窗户旁,轻声说道:
  “我的师爷你也认识,就方才站在外边,那位八字胡的老者。他昨夜劝过我,说别处理你这件案子,既然你想待在这牢房,那就让你一辈子待个够。
  更何况,本官又不是什么好官,你没给我钱财,又不能让我得到好处,我似乎没理由站在这里跟你浪费口舌。
  但你可知晓为何本官还要站在这里犯着文青病,跟你浪费口舌、讲大道理吗?”
  虽然不解“文青病”是何意思,许博文还是声音沉闷,问道:“为何?”
  “因为是你娘跪下求着本官!”
  唐逸面无表情,冷声说道:“是你娘,一下一下磕着头,磕得头破血流,哭着求本官救你。”
  许博文眸子微颤,声音干涩:“……我娘?”
  唐逸瞥了他一眼,怒声说道:
  “你可真是个窝囊废!妄为读书人!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让你娘跪着求别人!
  要死你他娘的就死得干干净净!
  躲在牢房算什么狗屁倒灶玩意儿!
  因为一个背叛你而下地狱的娼妇,搞得自己要死要活像个娘们似的,要死要活的!
  你是真这他娘的窝囊废!!!”
  许博文眼眶通红,抬头望着唐逸。那眼光:愤怒、忧郁、绝望、崩溃、后悔……过了许久,他将眼眸垂下,两行热泪渗了出来。
  许博文低着头,苦涩说道:“是我错了。”
  唐逸目光柔和,说道:
  “你没错,只是你的方式不对。
  别说你是为了赎罪,就算你在牢房里边待上一万年,也挽不回一个应该下地狱的人。
  你所要做的就是离开牢房,让已经下地狱的人知晓,即便没有她,你人生照样能够活的潇潇洒洒。
  照顾好你的爹娘,也别再当老实人,当然……杀人也是不对的。”
  许博文站了起来,又跪下给唐逸磕头,感激说道:“大人,学生现在想见见我娘。”
  “不行。”
  唐逸直接拒绝道。
  许博文脸色微滞,问道:“大人不是要放学生出去吗?”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
  “我是要放你出去,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处理其他一些事情。”
  许博文疑惑问道:“什么事?”
  唐逸冷笑道:
  “自然是找那奸夫算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