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五章 诗会

  时节进入九月,温陵的秋风有些干的,风吹过的时候,令人总感觉冬天快要来了。树叶还是绿的,可是看着总觉得心底漫起一阵阵的惆怅。
  唐逸早上起来,发现屋檐下也滴几颗水滴的。到了这个时节,晚上露水特大,清晨草众和树叶,都是露珠,若是走过青石板,无论怎么小心,也会沾湿裤脚。
  只从妖道被擒,陈津再没闹事,柳村寨依旧与世隔绝,有关柳成元与许博文绿帽子一事,似乎也随着秋风飘散,消失殆尽。
  作为审理此案的唐逸,心里始终留了个心眼,毕竟柳村寨是马匪出身,平日里边,杀人越货是常事。
  要知道,活埋、背毛、挂甲、穿花、看天等等,这些手法可都是出自马匪发明,听名字就知道属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残忍手法。
  本就是嗜血之众,又将沈家拉下水,抱着将他杀死的决心,如此简单就放过他,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段时间唐逸也在留意柳村寨的动向。
  八月中秋,唐逸是在沈家过的,当天晚上被王阳明大灌……一杯酒,立马醉得不省人事。
  为了照顾唐逸,历年都会参加中秋诗会的沈清柔,今年因故没有参加,被百姓们津津乐道。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中秋月夜,乃是唐逸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度过。是夜,天清如水,月明如镜,可谓良辰美景,美不胜收!
  因为温陵有“燃灯”以助月色的风俗,所以有百姓用瓦片叠塔于塔上燃灯;也有制灯船的节俗富贵之家所悬之灯,高可数丈,无数百姓聚于灯下欢饮为乐。
  满城灯火不啻,可谓琉璃世界!
  九月伊始,县衙事务不多,唐逸时而来沈家走动,如今唐逸在沈家地位,比起以往更加得到重视。
  一来家主沈荣富接连几次留唐逸吃晚饭,二来沈家小姐与姑爷关系似乎更亲近些。
  所以,沈家下人,如今对待自家姑爷可谓是另眼相看。
  自家姑爷才不是无能官婿,不仅是温陵青天大老爷,还帮助沈家识破妖道伎俩,更是许使得无数无知的温陵百姓免于钱财损失。
  难怪小姐愿意与姑爷订立婚约,不愧是温陵第一才女,慧眼如炬!
  对于眼前局面,唐逸比较满意,沈荣富开始对他有所忌惮,言语之间多了几分客气,也多了几分敬畏。
  傀儡官婿之称,终于是摆脱掉。
  至于王阳明,依旧留住县衙,白天微服巡察,晚上撰写小说,因为没有找唐逸喝酒,所以唐逸更是乐得清闲,某日更是受到知府请帖,准备摆设宴席招待御史。
  按照唐逸想法,王阳明似乎跟他有些过于亲近,事出妖异必有因,而且王阳明对于他的身世似乎特别上心。
  平日里边也喜欢跟他扯朝堂之事,久而久之唐逸对大乾朝堂也有了大概的轮廓。如今大乾王朝,似乎因为立太子的国本问题之上,大乾皇帝与众位大臣长期出于僵持对立关系,致使大乾朝政有些紧张荒怠、纲纪废弛、君臣否隔、邪党滋蔓。
  每到这个时候,王阳明便会寻问唐逸的看法。唐逸只能捡着明白的说,往往惹得这位御史开心极了。
  但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唐逸。他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能够讨得这位见多识广的御史如此欢心,但这位御史与他之间却是有些过分亲近,直接是称兄道弟。
  唐逸仔细一想,他身上好像没有什么可图的,况且对方还是一位御史,便将这种情况归结到性格使然。想不通的事情,唐逸也不想太过纠结。
  今日是九月初九,温陵有着登高赏菊,吃糯米糕的习俗。
  昨日唐逸收到沈清柔的叮嘱,会做些糯米糕点,让他记得回沈府吃些。两人如今关有些好转,但也只局限在相敬如宾。
  秋末阳光还算温和,回到沈府时,唐逸发现沈清柔竟然不在。便叫来丫鬟秀儿问道:“小姐去哪了?”
  秀儿鼻尖沁出汗滴,轻声说道:“小姐受李家小姐之托,今日去醉仙楼了。”
  “醉仙楼?”
  唐逸见秀儿脸色紧张,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秀儿急忙解释道:“姑爷可切勿怪小姐,是李小姐一直求助小姐她,所以小姐她才不得已去醉仙楼的。”
  唐逸温和一笑,说道:“我怎会怪你家小姐,我就是有些好奇,那位李家小姐是因为什么事情求助柔儿?”
  秀儿轻声说道:“似乎是因为诗会之事。”
  唐逸眉头微蹙:“诗会?”
  诗会算是古人非常陶冶情操的活动,受到文人墨客的极度追捧。但见秀儿神情紧张,事情并非想象这般简单。
  唐逸心里有些放心不下,便转身离开沈府。依着秀儿所说的地方,来到醉仙酒外边,他目光巡视了一圈,发现街上已是围满看热闹的人群,酒楼场面好不壮观。
  他寻了个人一打听,才知晓今日九九消寒,醉仙楼正举办诗会。
  唐逸心中想到,即使是古代酒楼营销,也是不容小觑,引爆噱头,招进客源,现代玩的推销花样,估计都是他们玩剩下。
  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唐逸来到醉仙楼的大厅,此时里边围满了文学才子,仔细一看,还有几名女子正站在人群的中央。
  唐逸抬头望去,酒楼的正中央放着一块巨大的图画,图画呈四边形,用巨大的木框固定,上边画了一幅巨大的《九九消寒梅花图》。
  图画上边的梅花,一缕冰凌霜结,枝头上探出冰晶玉洁,绿芽剔透,犹如珠光宝气,又宛若玉女亭立,含苞似乎顶立着沈雪,红梅欲绽严寒,又似乎要在这飞雪中傲放!
  唐逸曾经在历史文献看过记载,所谓的“九九消寒梅花图”,便是是用图画来记录冬天到春天的进程又称“画九”。
  大体的意思是,从冬至这一天开始,会在图画上画一枝素梅,枝上画梅花九朵,每朵梅花有九个花瓣,每瓣代表一天,总共八十一瓣,故总共八十一天。
  每过一天就用颜色染上一个花瓣,有意思的是,每一天的天气不同对应的梅花颜色也会不同。
  例如晴天代表粉色,阴天则是黑色,雨天则是青色。染完九瓣,就过了“九”天,九朵染完,就出了“九”,九尽春深,春天已就。
  此时,醉仙楼的老掌柜走向酒楼正中央,满脸的皱纹堆起一个笑容,对在场的人拱手,又转身对各位文学才子行了一礼,笑道:“让各位才子久等了。下面我们开始进入“九体对联”环节。”
  九体对联?
  唐逸貌似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对联。
  掌柜跟众人解释道:“诸位,这九体对联,又称“消寒迎春联”。要求对联每联都是九个字,每个字的笔画都是九画。
  此番,《九九消寒梅花图》已经画上了颜色,各位才子只需通过自己抽到的颜色进行赋诗就可以了,答出来的进入下一轮,答不出来的只能淘汰掉。那么,我们继续开始。”
  有位才子走出人群,微微含笑,来到箱子旁,伸手抽出一张黄色的纸张,这黄色的代表的是秋天。
  才子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幽柏玲珑浓荫送秋残。”
  接下去是一位沈清柔,她抽到的是一张青色的纸张,这颜色代表的是春天。
  沈清柔绣眉微蹙,跟刚才那位才子表现不同的是,她似乎有些紧张,低头思考许久,就在众人误以为她答不上来时候。
  沈清柔轻声念道:“春泉垂春柳春染春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