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八章 吻或者不吻,这是个问题.

  若是北方的话,大雪纷飞可谓是普通风景。但雪在温陵却极为罕见,不过,前两日这罕见的雪居然光临了温陵!
  虽然雪花飘飞的时间并不长久,却也给漫山遍野裹上一层薄薄的银装,随着雪花的止步,今冬首场雨雾凇也如期而至,只是来去匆匆,随着天空的放晴,雾淞逐渐融化。
  唐逸拿着一张凳子坐着,旁边起了一个小火炉,有小雪花落到里边火红的木炭上立马融化掉,看着屋檐、院落、假山、亭榭、木窗上边的果儿花积攒的小雪花越来越多,他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哈欠。
  百无聊赖。
  离船舫诗会结束已经过去五天的时间,一切似乎都恢复到正轨,生活节奏变慢了一些,醒来有小丫鬟服侍更衣,洗澡偶尔有小丫鬟帮忙搓背,无聊就看些书籍小说,偶尔调戏可爱小丫鬟,这样的生活总的来说还是挺好的。
  不过,
  跟唐逸悠闲舒适的生活相比,王阳明这几日可谓是忙得焦头烂额。
  他一改往日整天呆在书房里创作,这几日已经接连几次往外跑,据说是受到朝廷密函,似乎是在忙活一些重要的秘密任务。唐逸不过是个九品芝麻官,所以也不好过问。
  至于贾似言则是不时的将一大些案件整理好,然后摆整齐让唐逸去翻阅。
  唐逸这几日便是搬着一张凳子,烤着火炉,手里拿着卷宗老神在在的看着,温陵民风还算淳朴,临近年关,到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人命案件。
  天色已晚,等到卷宗看得差不多,唐逸有些犯困便回到房间休息,似乎是因为被子太热的关系,熟睡的唐逸竟是将身上的被单踢开。
  此时,寒霜突降,气温偏冷。
  沈清柔的闺房里,小果儿已经脱掉身上衣服,一轱辘的藏进了小姐温暖的被褥里。
  她与沈清柔情同姐妹,若是以后小姐与姑爷成亲,她便是所谓的陪嫁丫鬟了。
  沈清柔甜甜一笑,脱掉白色斗篷,解开头上发簪,乌黑的秀发披在所锁骨之上,在烛火的映照下,更增添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小果儿从被褥里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白皙的脸蛋泛出迷人的红晕。
  她轻声说道:“小姐,你真的好美!”
  “等小果儿长大了,会更美的!”
  小果儿捏了捏自己的脸蛋,苦闷道:“我怕是长不大了,肉一直都长到脸上!”
  沈清柔笑了笑,走过去将烛火吹熄,这才躺回到床上。
  “姑爷真的太厉害了。”
  “恩?”
  果儿得意道:“姑爷现在可是咱们温陵有着“才高八斗”之称的大诗魁!”
  黑暗里。
  沈清柔的美眸闪过一丝柔光,笑道:“是啊,相公真的很厉害!”
  两个姑娘继续悄声说着,不时传来嘻嘻笑声。
  随着夜逐渐深了,果儿说话的声音逐渐的小了,倒得最后呼吸开始变得均匀起来了,似乎已经睡熟过去。
  沈清柔稍稍移动了下娇躯,今天晚上开始降温,她将盖在果儿身上的被褥往前提了提,防止果儿会吃着外边的寒气。
  这时,
  只听已经沉睡过去的果儿细声说道:“姑爷……厉害……”
  沈清柔莞尔一笑,闭上眼眸便也睡了过去。
  ……
  似乎因为昨晚踢掉被子的关系,早上醒来唐逸不断的打喷嚏。
  他竟然感觉身体有些冷,这可不是好兆头。
  待得果儿进来服侍他时,轻抚了一下唐逸的额头,惊讶一声说道:“姑爷,你好像发烧了!”
  唐逸眉头微皱,发烧在这个时代可不算小事。
  若是在现代发烧严重一些的,打个点滴再出一身汗基本也就好了。但是,现在是冬天焐出汗明显有点难度,甚至有可能更加严重。
  原本唐逸醒过来只感觉头有点昏沉,果儿在旁边紧张的关注着。
  为了让小丫鬟放心,唐逸便摆了摆手,吃了点早饭,便拿着一张凳子起了个火炉在房间里看书,直到日上三竿,等他开始注意到这烧并不是自己所想得那么简单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身体发烫,火炉也在旁边烤着,但他却感觉非常得冷,看了一会儿书整个身上骨节开始酸疼,他试着摸向手背,能够感觉明显在发热。
  果儿从外边回来正准备叫姑爷吃午饭,但见得他脸色越来越不好,试着摸下额头,滚烫极了。
  小果儿脸色一板,说道:“姑爷,你身体越来越烫……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小姐才行。”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等下去床上躺会,休息就好了。”
  早上果儿就准备将唐逸的病情通知沈清柔,但都被唐逸阻止了,若是被小媳妇知道的话,得在床上躺好几天了。
  果儿嘴唇轻咬,将唐逸扶回房间躺下,便急冲冲的跑开,想来是准备告诉沈清柔关于他的病情。
  唐逸无奈苦笑,可能是的确有些疲惫了,眼皮微酸很沉,他便沉沉睡了过去。
  ……
  意识逐渐有些恢复,但还是感觉头晕昏沉。
  隐隐约约,唐逸感觉到自己的耳边传来声音。
  “沈小姐,您且先放心,唐姑爷尺肤热甚,脉盛躁者,乃是病温发烧。
  这几日接连降温,所以才会偶感风寒。
  我这便到药房里抓几贴药,待得姑爷醒来服下,今明两天若是不发热了,便也就慢慢好了。”大夫说道。
  “果儿你等会叫个小厮,且先随大夫一起过去抓药,记得回来时到南坊街的甜果铺多买一些蜜煎甜糕,我怕相公嫌药苦……”沈清柔轻声嘱咐。
  果儿急忙答应一声,便急冲冲跟随大夫一起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唐逸,嘴角露出微微笑意,感觉脑袋昏沉沉,便又睡了过去。
  记不清睡了多久,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酸麻没有力气。唐逸想着,即便这具身体再强壮,但一旦生病了还是非常的虚弱。
  记得前世的的时候,他每天都有晨跑锻炼的习惯,但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前的一些好习惯便渐渐的被这悠闲的生活消磨掉了,看来得开始锻炼才行。
  他正准备从床上下来,忽然发现沈清柔躺在旁边,想来是照看他的时候太累了,所以也睡着了。
  如此美丽人儿,即便睡着了也犹如一幅画般,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犹如孔雀开屏洒在床沿,弯弯的峨眉下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粉腮微微泛出淡淡的红晕,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还有……樱桃般的朱唇。
  记得前些时日,小媳妇趁唐逸不注意,偷偷的亲了他一下。
  唐逸最不喜欢就是欠人东西,
  吻或者不吻,这是个问题。
  小媳妇送了他一个香吻,
  礼尚往来,
  有来有往,
  互通有无,
  总之,
  自己还小媳妇一个吻也是应该的,对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