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二十三章 为官之道!

  每年到了处暑期间,海域水温依然偏高,鱼群还是会停留在海域周围,鱼虾贝类发育成熟。
  因此,有着“大乾第一大港”的温陵,从这一天开始,百姓往往可以享受到种类繁多的海鲜。
  吃着鱼虾蟹蚌,聊着家长里短,这一幕便是温陵大街小巷较为新颖的景色。这些时日除了忙活海产,有关许博文案件成了温陵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其中,免不了要提前唐大人悍然问斩,公堂喋血的雄伟英姿!
  经过这些时日消息的发酵,对于唐逸这位温陵县令,除了肯定了这位父母官之外,有关唐逸为何甘愿入赘的议论也多了起来。
  如今,再没有敢指称唐逸是位无能县令,更有甚者每日都会到县衙门口跪拜,直称唐逸乃是青天大老爷降世!
  有酒楼说书先生,对唐逸评析道:“唐逸为官,乃是以天下为己任,兴利除弊,恪尽职守,严以自律,性善吃苦,诸人所不能堪者,他却处之若素!
  即使他是七品芝麻官县令,身处于咱们这鱼米之乡,但唐县令依旧是清正廉俭,始终如一!”
  而温陵学院的众多学生,则是将唐逸视为先生:“圣人贤训,不可不深自警省,讷言敏行,以改故习之谬也!
  先生谨身修行,节操淳厚,当日厅堂那一番振聋发聩的犀利言语,令我等茅塞顿开,少年心事当拿云,不仅要上揽云霄,更要懂得言有物而行有格,孝顺以纳之,忠信以发之,德音以扬之!!!”
  当然,有人盛赞便会有人诋毁,尤其是唐逸曾质疑圣人贤训的狂妄言论,被人讥讽不堪,若真高尚德行,还会欺师灭祖,叛逆祖宗,甘愿入赘沈家?
  有人当场怒骂,唐逸是不知廉耻的狂徒!自诩廉政清洁的伪君子!违背圣恩贤德的狂徒!口无遮拦的小人!
  但是,作为整个事件的主角,唐逸却在为另外一件事郁闷着。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县衙外边一位衣衫邋遢,蓬头垢面的青年人,自称乃是天都来的御史,并直接点名要见唐县令。
  若不是有鱼符证明身份,贾似言差点就将御史扫地出门,急忙将他迎接到厅堂休息,又听闻御史喊着肚子饿,边慌忙小厮准备美味佳肴。
  饭桌上,唐逸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御史,眨了眨眼睛,多少有些诧异。
  他听闻这位御史乃是一位秉承正气,洁身自好,敏于发现问题敢于弹劾权贵,既清官场积弊又纠自身歪风之人!
  但亲眼见识之后,简直就是个饿死鬼投胎,而且还是个自来熟,拉着唐逸谈天论地不说,还一个劲的跟他称兄道弟。
  王阳明说道:“唐兄,俗话说蚝蚬大丰收疍家银满多,如今已是处暑,听闻温陵可是海鲜大丰收,不知你们这里可有什么海鲜?
  你放心我嘴不叼,什么鲱鱼,仁虾,闸蟹,我都可以接受。”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有。”
  王阳明眼睛一亮:“什么海鲜。”
  “来人!”
  唐逸说道:“给御史拌一盘海带!”
  王阳明:“……”
  ……
  王阳明咬了一口鸡腿,笑道:“听闻温陵的县令大人,刚正不阿,今日一见传闻不可信啊。想不到唐兄如此风趣。
  唐兄不必拘谨,我性格素来如此,不必见外。”
  唐逸轻声咳嗽,说道:“传闻的确不可信。下官听闻王大人您乃是一位忠心为国、一心为民,不仅心胸坦荡,而且不畏强权,敢于直言,在官期间面对艰难与挫折,可谓演绎了无数令天下学子钦佩的波澜故事。
  今日一见……王大人果然非常人也!”
  “得!得!得!可别,外边的人如何骂我,我这心里边可别说都敞亮着。”
  王阳明将一根鸡腿扔进嘴里,吧唧嘴道:“唐兄,你叫我小王也好,老王也罢。
  这官场俗话咱就不多说了。没劲。
  我这人呢,性格就是这样的性格,看不惯的就喜欢用笔骂,喜欢的就结交朋友,凡事只求问得心安。”
  老王?这称呼倒是有些危险。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不知王兄此番来温陵所谓何事?”
  王阳明说道:“倒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咱这温陵乃是大乾第一大港,有着“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称号。
  这人多,风闻秩事就多。
  不瞒王兄你说,我除了是一名御史之外,这私底下还是一位小报的专员。
  平日里边就喜欢写些野史杂文,尤其是男男女女,花前月下,赏花赏诗的故事。”
  唐逸哭笑不得,这王阳明还挺懂得往自己脸上贴金,所谓野史杂文,他自然是知晓。
  大乾王朝其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不仅成就了卷轶浩繁的正史大系,更涌现了大量五色杂陈,良莠不齐的野史稗乘。
  它们比正史更真实,生动详尽。对于历代统治者讳莫如深的深宫烂事,残忍暴虐给予大胆的暴露:语言通俗易懂,内容活色生香,情节引人入胜!
  故虽遭历朝历代统治者的严查禁毁,仍顽强地民间偷偷流传,成为与正史难分轩轾的珍贵藏书!
  鲁圣人曾说过,野史和杂说自然免不了有讹传,挟恩怨,但看往事却可以较分明,因为它毕竟不像正史那样地装腔作势。
  所以,所谓风闻秩事,秩只是掀开历史的神秘面纱,揭示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将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内幕公诸于世,与正史相为表里,在很多方面填补了正史的空白与缺漏。
  而王阳明所谓的男男女女,花前月下的故事,为了能够吸引眼球,野史记载的尺度,可谓大得吓人。
  古代帝王执掌生杀,权利至高无上。后宫妃嫔无数、佳丽如云,游龙戏凤本也见怪不怪。然而,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例如大唐朝的宫内有一位艺伶出身的庞贵嫔,圣上对其宠爱有加,须臾不舍。
  有一天却忽然想起庞贵嫔曾经跟别的男人睡过觉,便抽出刀就把她杀了,然后一整夜抱着贵妃喝酒,随后又对贵妃进行手术,将其腿做成一个琵琶,一面弹还一面唱。
  后来那圣上想起庞贵嫔的好处,忍不住又大哭起来,声音凄厉森寒,响彻幽幽深宫,尺度之大,可谓令人唏嘘称奇!
  唐逸忍不住笑了笑,所以这位老王除了是一位八卦记者之外,私底下还兼职抒写各种大尺度的文章。
  唐逸微微一笑,说道:“想不到王御史兴趣爱好如此繁多,下官实在佩服。
  不瞒大人您说,听闻王御史刚正不阿,性格正直,下官心里边还有些惶恐,今日一见倒是惊讶极了,想不到王御史竟是如此豪放亲民。”
  王阳明嘿嘿一笑,说道:“得!老唐你还别说,我这人还真的是直肠子!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喜欢,这就好比看到老唐你,别提多顺心了。
  尤其是你前些时日审的那一起案件,悍然问斩,公堂喋血,实在顺心极了!
  若是在天都,哪能瞧见这般血淋淋的场面。”
  唐逸说道:“御史大人言重,此乃是下官职责所在。”
  王阳明仰头灌掉一杯酒水,看着唐逸,人说道:“老唐,你可知我的为官之道?”
  唐逸摇了摇头。
  “我的为官之道,便是不动心。当遇到难事或者挑衅时能不动怒就不动怒,而是要在敏锐观察的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反应。至于面对挑衅是否反击。”
  王阳明将一块鸡腿扔进嘴里,说道:“我会听从自己心灵的命令。所以,我修得乃是不动心。”
  唐逸撇了撇嘴,听到修得不动心,难不成是修仙修道。
  他脸上却是笑着问道:“敢问御史大人,何为不动心?”
  王阳明解释道:“面对挑衅,随机而动,心智沉稳之人,永远都是在外界事物干扰自己时而不动心的人。
  谁能达到“不动心”的境界,谁的内心就能在大荣大辱面前“岿然不动”,并在“岿然不动”中随机而动,用心的力量巧妙地解决问题。
  看到不爽不顺眼就用刀笔干死他!”
  唐逸眉头微挑,点了点头,说道:“那在下为官之道与御史大人异曲同工之处。”
  “愿闻其详!”
  唐逸说道:“下官修得乃是——太岁心。”
  王阳明眨了眨眼睛,问道:“何为太岁心?”
  太岁一词,王阳明自然知悉。所谓太岁当头有祸,刑冲破害鬼推磨,流年若还逢忌神,头破血流难躲过。古语有云:太岁当头坐,无喜恐有祸。可见太岁,乃诸神中最有权力的年神,掌管人们一年的祸福,主宰全年运程。
  唐逸略微沉吟,轻声笑道:
  “命犯太岁,未必就是凶。不犯太岁,未必就是吉。
  此乃下官的为官之道,眦睚必报,不退半分。
  任何伤风败俗有违律法之事,若是犯了本官,就定要严惩不贷,绝无宽恕的可能!”
  王阳明看着唐逸脸上坚毅认真的神情,心中微微激动,修得不动心的他,前些时日唐逸悍然问斩令他可谓心脏砰砰,热血澎湃,今日唐逸这一番言论又令他差点小宇宙爆发。
  王阳明将最后一口酒水喝下,心里边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他准备留在温陵,
  这座有着大乾第一大港的称号的城池,真的是太有趣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