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七章 触不及防的吻!

  随着诗会结束,两位院长来到唐逸身边出声祝贺,他们看向唐逸时,目光有些复杂,不得不说今晚唐逸的表现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
  根据他们了解,唐逸乃是沈家官婿,按理说有着拥有如此才华,心有抱负,不该入赘商贾才是。但这些都是唐逸的选择,他们也不好过多评论。
  唐逸拱手作揖,笑称运气运气。转身一看,发现小媳妇沈清柔和李婉儿还有一群姑娘们正站在自己后边,看向他的时候欲言又止,几位姑娘的美眸里满是崇拜之意。
  唐逸眉头一皱,看向李婉儿,笑道:“李姑娘,怎么了,为何你们都这样看着我?”
  李婉儿水汪汪大眼睛,滴溜溜看向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位温陵无能官婿吗?
  诗会开始诗会,唐逸在的签名处获得胜利李婉儿倒是没多少惊讶,可是到了船舫诗会后,连过三关不说,每一轮都是几位才子之最,最后更是凭借双叠回文诗获得魁首!
  小媳妇沈清柔心里的震惊可不比她们这些闺蜜来得低。
  醉仙楼诗会的时候相公与庞文明当筵歌诗,辩论古今,没想到此次船舫诗会竟然是一举获得温陵诗魁!
  要知道今天的船舫诗会可谓是名流云集,权贵明商,贵族子弟都坐落在此,不一会儿,便有许多慕名才子佳人前来道贺,唐逸倒是处惊不变,始终笑容温和,从容应对。
  反倒是一些娇美姑娘美眸开始布满水雾,就连身体都开始变得柔软下,竟不约而同用身体贴向唐逸,姑娘柔声寻问,自称是怡习院的歌姬,想要跟唐逸讨一首曲子弹奏。
  就在此时,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咦,只见一道火习色的倩影衣阙款款向着唐逸的方向靠近。
  罗袖动香香不已,习蕖褭褭寒冬里。
  习姑娘抬起头,美眸紧盯唐逸,柔声笑道:“唐公子,恭喜获得诗魁。”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运气运气。”
  习姑娘摇了摇头,说道:“唐公子谦虚了。今晚唐公子才华横溢,倒是令妾身刮目相看。”
  唐逸语气淡淡,说道:“过奖过奖。”
  习姑娘美眸颤颤,柔声说道:“这温陵的冬天就快结束了,却不知道江南的风雪融化了没。”
  唐逸说道:“习姑娘要去江南,是准备离开温陵了吗?”
  习姑娘说道:“时候到了,也该离开了。”
  唐逸眉头微蹙,瞥了远处的王阳明一眼,说道:“倒是挺突然的。”
  习姑娘抿嘴轻笑,看向身后的沈清柔,妩媚一笑,说道:“是挺突然的,就好比妾身第一次跟唐大人您见面一样。”
  唐逸头皮发麻,说道:“那在下就先祝习姑娘旅途顺利,名声更燥。山高水长,有缘再见。”
  习姑娘美眸晶莹闪烁,笑意更盛道:“妾身还以为唐公子心如坚石,冷酷无情,那一夜西熙园一别就不再念妾身的好。
  今日听到唐公子这一番话语,妾身心里边实在高兴。”
  那一夜?
  西熙园?
  沈清柔脸色平静,看不出情绪。李婉儿还有几位闺蜜脸色大变,柳眉大挑,看向习羽翎充满警惕。
  习姑娘看向沈清柔,说道:“真羡慕沈姑娘有唐大人这样的丈夫。”
  沈清柔嫣然一笑,说道:“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习姑娘笑意更盛,说道:“若是有缘,真希望能够再与沈姑娘你见一次面。”
  沈清柔抿嘴一笑没有回答。
  习姑娘美眸深深看了唐逸一眼,这才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转身离开船舫,渐渐地红色的倩影慢慢消失在暗处当中。
  无视掉游客们看向自己诡异狐疑的目光,唐逸对着四位大人行礼拜谢准备离开,王阳明则是被知府大人盛邀,似乎这次是准备去怡红院,这才不得不跟唐逸等人话别。
  回去的路上,众人走在前头,李婉儿时不时回头用美眸瞪着唐逸,作为沈清柔的好姐妹,任人看来唐逸跟习羽翎都不像普通的关系,所以她心里边倒是有些替闺蜜鸣不平。
  唐逸依然跟着沈清柔走在人群后边,但两人并着肩走,踩着地上的落叶,看着漆黑的夜空。
  漆黑的雪道上边挂着灯笼,所以路还是能看得清的。
  唐逸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娘子抱歉。我不该有事隐瞒你。”
  落叶轻轻飘落,两人一起一后的走着,后边的落叶留下歪歪斜斜的脚印,沈清柔微微低了低头,眼里闪过柔和的光芒,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她柔声说道:“每年诗会比赛结束以后,我都喜欢沿着这一条小道慢慢的走回去,留下一排排的脚印,一边欣赏着晋江河的景色。”她的美眸看向远处的晋江河的对岸,“那边便是紫竹林了,你看那些若隐若现的灯笼,应该便是城南寺的和尚正准备走回去。”
  船舫诗会已经结束,游客们也都各自寻着方向走回家,有嬉闹玩笑的孩童从两人身边跑过去,几名书生认出两人脸色一紧赶忙行了一礼。
  眼见着回去的游客越来越多,沈清柔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待游客逐渐稀少,继续说道:“我小时候比较调皮任性。”
  沈清柔小时候调皮任性唐逸不是第一次听闻,沈清柔笑道:“那时候很小,爹爹就开始不喜欢我抛头露面,认为姑娘家应该待在府里。
  但我打小比较玩闹,又不怎么听爹爹的话,于是有一年冬天,爹爹去经商的时候,就跟现在一样夜晚我便偷偷的跑了出来。
  我来到晋江河岸的上边看到有其他小孩在玩,我便急冲冲的跑过去跟他们一起玩,却把自己摔了一跤,当时哭得厉害,其他小孩也坏,竟然叫我爱哭鬼。
  我便又哭着跑回了家,但又怕会被爹爹发现,所以只能忍着痛躲在被褥里哭。”
  “一定很疼吧,我以前也曾摔过好几次。”
  唐逸笑着回应一句,沈清柔嘴角轻抿:“除了这个,我也有很多的秘密,比如在妾身以前,也曾偷偷以为我家相公没有文采,是个榆木脑袋。”
  沈清柔美眸颤颤,看着唐逸,柔和笑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属于自己一些小秘密,相公跟我自然也是不例外。
  想必相公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才不会跟妾身提起。
  但妾身知道相公是什么样的人就好。
  所以,
  相公不用跟妾身道歉的。”
  一片白絮轻轻的落在沈清柔的鼻尖上,她轻轻地皱了皱琼鼻,模样煞是可爱,白色斗篷微微抖动她伸出左手来,如葱玉般的纤细手指捏起鼻尖上的白絮,随后轻轻的吹出一口暖气,白色的雾气自口中缓缓飘出,她指尖上的白絮迎风飞舞,渐渐的消失在夜空当中。
  眼前的一幕如梦如幻,任何美丽的事物,总能够牢牢的吸引住他人的目光,所以当唐逸看到如此画面不禁有些呆了。
  注意唐逸正目光痴痴的看着自己,沈清柔脸色一红,将手重新放进斗篷里,微微低头,不言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脖颈竟微微泛出习晕,过得一些时候,她便又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在笑似的。
  沈清柔眨了眨眼睛,笑得如同一朵盛开的花一样,唐逸隐瞒见过习羽翎这件事情便这么揭了。沈清柔本就是通明达理之人,稍稍一想便大概知道唐逸有着自己的苦衷,她知晓自己的相公并不是轻浮之人,一直喜欢着自己。
  这样就足够了。
  唐逸解释道:“这件事情的确有些复杂,所以……”
  沈清柔看着唐逸认真的脸色,
  她的睫毛在寒风中颤抖,
  她的心尖也随着颤动,
  某一瞬间,
  她的美眸紧张看向前边的人们,
  而后,
  触不及防之下,
  她踮起脚尖,
  红若樱桃的小嘴,轻轻地、偷偷地吻了一下唐逸的脸颊,
  唐逸脸色愣住。
  沈清柔脸色羞红,咬着唇,低着头,轻声说道:“所以,相公是妾身的,谁也不能抢走!”
  枯叶轻轻落下,寒风席卷整座温陵城,在这开始变得静怡空旷的寒夜里,嬉笑之声不时的惊动沿路冬眠的小动物,一排排散乱的脚印落在了黑道上,两人的身影渐渐地跟随前边的人儿,消失在下一个红灯笼的阴影处。
  乾朝景龙冬季,整个温陵被凄清萧肃的寒风包裹着,而这一年的船舫诗会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
  ……
  ps:谢谢八云隐的1500起点币打赏!哇!承蒙厚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