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四章 享受生活是主线,精彩人生是点缀!

  温陵是座水城,水城自然是船的世界,画舫或行或泊,行则轻快,泊则闲雅;或独或群,独则独标高格,群则浩浩荡荡。可以说,画舫是水乡的精灵,更是温陵独特的风景。
  唐逸同沈清柔一同坐在船坊,湖上碧波荡漾,离老远便看见远处一艘画舫从西头行驶过来,画舫上张灯结彩,顶上漆着黄漆,船柱雕梁画凤,当其驶近,才发现连彩灯个个人物都刻画得栩栩如生,船上女子或凭或立,皆以轻纱掩面,身着罗衣,风流才子赋诗作画,好不热闹。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又互相对望一会儿,沈清柔定是羞红着脸低下头,趁唐逸不经意间,又会偷偷看他一眼,而后耳根通红,将头低得更低。
  话说回来,两人订婚许久,说过话语十指可数,更别说像今日这般一同画舫游玩。
  稍顷,
  沈清柔轻声问道:“相公,你冷吗?若是冷的话,坊间有薄毯。”
  唐逸笑了笑,说道:“酒意上头,反而觉得燥乎。”
  沈清柔说道:“相公若是觉得醉了的话,妾身可以先扶相公回去休息。”
  唐逸看着她,认真说道:“这里景色很美,想跟你多看一会儿。”
  沈清柔脸色更红,柔声说道:“相公若是景色美,妾身自然愿意陪相公多看一会儿。”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你就从未嫌弃过我吗?”
  沈清柔脸色微白,说道:“相公为何这样说?”
  唐逸略微沉吟,说道:“例如,拒绝你我二人婚约。”
  沈清柔脸色苍白如纸,急忙解释。唐逸看到她这般惊慌,不由得笑了,说道:“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就算你拒绝你我二人婚约,我也会块糯米糕似的,粘着你不放开了。”
  沈清柔又是慌乱,又是羞怯,看了看四周围,咬了咬朱唇,说道:“妾身……妾身未曾嫌弃过相公。”
  唐逸温声说道:“你是温陵第一才女,又长得如此倾城脱俗,若是愿意的话,可以选择更好的归宿。”
  沈清柔摇了摇头,坚定说道:“相公便是妾身唯一的选择。”
  唐逸哭笑不得,问道:“这是为何?”
  沈清柔说道:“相公是个读书人,却是甘愿与妾身订婚,若说吃亏的话,应当是相公才对。
  爹爹从小就爱护我,听我,任我,未曾为难过我。即便是与相公订立婚约,爹爹也曾寻问过我的看法。
  妾身一直都是认为,自己是个普通女子,身肩之上未曾担当过大任,心里边也并非有着大抱负。
  如今相公功名在身,又是温陵父母官,却因为与妾身婚约在身,一直受人冷眼蜚语。相公,应该是被妾身更加辛苦才是。”
  唐逸看向沈清柔时,目光更加柔和,说道:“你就不曾为自己着想过吗?”
  沈清柔温柔一笑,说道:“妾身自然是有想过自己,妾身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相公乃是书生,又有功名在身,愿意与妾身订立婚约,那便是妾身的幸运。
  爹爹是不会害我的,更不会将我往火炉你推,所以我是相信爹爹的。
  我已是过了任性年纪,也明白自己这一生定是要……”
  说到这,她脸色红得更加厉害,却发现唐逸一直看着他,像是在鼓励她继续说下去,沈清柔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妾身也明白,有的姑娘是被视为利益与人嫁娶,享受琴棋书画,却是深闺生活,一生不愁吃穿绫罗绸缎,但却过得极不开心。
  当初爹爹问我是否愿意,却未曾强求过我,若我不答应也是可以。但我却明白,爹爹是不可能害我,如今亦是如此,相公对待妾身发乎情,止乎礼,未曾为难过妾身。”
  沈清柔目光变得坚定,说道:“这是一门婚约,关系着相公的名誉,也关系着沈家未来。
  妾身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随未曾见过相公,也未曾与相公相识,但妾身明白这些事情是不可任性而为之,即便妾身拒绝也是可以。
  但是,与其拒绝这门婚约,使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不如选择相信爹爹,选择相信相公,相信妾身自己的选择。”
  唐逸认真的看着沈清芷,在这个时代,女性地位不高,大多有着男尊女卑的思想。她们没有话语权更没有主导权,似乎一生只是为了传承后代,服侍公婆,整天围着丈夫转似的。
  像沈清柔这般出生在富贵家庭,日子定是相对好过一些,如若不是,还得为自己的衣食住行而烦忧,尊严更是被践踏的无处安放。
  唐逸略微沉吟,看着沈清柔,认真问道:“你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
  沈清柔想了想,却是欲言又止,发现唐逸目光鼓励,认真的看着自己。
  沈清柔这才说道:“妾身挺喜欢诗词,平日也曾看过书籍,倒是听闻五岳四渎。这些山川江河,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妾身未曾出入,所以心里边是极想游览看看。”
  所谓五岳,既是东曰岱宗、南岳曰衡山、西曰华山、北岳曰恒山、中岳曰嵩山。四渎则是,即长江、黄河、淮河、济水。
  唐逸看向沈清柔,她美目涟涟似乎充满向往,倒也是明白她的心思,这个时代交通不便,名胜古迹山川仙地,都是经过类似王阳明这样的作者笔迹,而后才能被人们所熟知。
  所以,这个时代的人,对山水有着信仰一般的崇拜与敬畏,他们或“独坐幽篁里”,或“相看两不厌”,欣赏着“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的萧瑟幽远,领略着“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波澜壮阔,充溢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瑰丽浪漫。
  信仰更是和山水如影随形,互为生命。“世上名山僧占多。”佛因山而显赫,山以佛而著名。一个“仙”字道出道家与山水的关系:左边是人,右边为山,人入山则为仙。
  所以无论是书籍,还是书画,以山水为表现对象的画作应运而生,多是五彩缤纷的山水审美,内容蔚为大观,令人充满希冀!
  唐逸笑着说道:“这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大,除了五岳四渎之外,还有天下第一高峰,被世人誉为珠穆朗玛峰,也有天下第一大湖被称为洞庭湖,四门塔,千佛山,万竹园,大明湖,趵突泉!这些鬼斧神工,都是非常值得浏览的。”
  沈清柔听得入迷,忽而问道:“相公,这些地方你都去过吗?”
  唐逸笑道:“有的太高爬不上去,有的太低到不底,但能看到的风景,也都看到过。没有看到的风景,倒是想带着你一同去看看。”
  沈清柔听得又感动又害羞,唐逸说道:“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得大,大乾之外还有敌国,敌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若是你愿意的话,等到时机足够成熟,我再带你出去看看。”
  “相公,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沈清柔听得有些难以置信。
  唐逸说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世界之大,远非你我的想象。”
  沈清柔心里疑惑,不知道相公为何知道这些。但仔细一想,相公乃是读书人,又去过天都考试,见多识广,听闻甚多,懂得这般多也是理所当然的。想到这,心里边更加高兴,因为相公说要带她一同出去游览山河。
  唐逸见沈清柔露出笑容,便温和一笑,说道:“以后,娘子对我可以不必太过拘谨,相敬如宾是好,但我更喜欢你大胆言语,若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你也可以直接点出来。
  两个相处过程总是要经过许多磕磕绊绊,至于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并非真正夫妻所该有的状态。
  即使有,这样的夫妻间的感情也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深厚。
  所以,无论娘子以后想做什么,就大方些说出来,我都会支持你。”
  沈清柔心里感动,美眸颤颤,轻轻点了点头。
  船舫从河面飘过,前边的中心是一座虹形大桥和桥头大街的街面。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
  大桥西侧有一些摊贩和许多游客。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许多游客凭着桥侧的栏杆,或指指点点,或在观看河中往来的船只。
  大桥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有坐轿的,有骑马的,有挑担的,有赶毛驴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
  他们,都在为着自己的人生奋斗着。
  沈清柔轻声问道:“相公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沈清柔问完,却又觉得这个问题不对。相公乃是读书人,如今有了功名,定是要坚持继续走仕途之路!
  唐逸望着闪耀着璀璨灯火的湖面,陷入长久的沉思。
  这个时代,一个人要想得到重视,就必须要踏入仕途,而踏入仕途的方法就是考科举,只有考到了科举,就表明前途一片光明。科举虽难,可是只要考到了,就可以平步青云,对于那些出身贫寒,没有支撑的寒门子弟来说,科举制度就是希望。很多人寒窗苦读数年甚至是几十年,就是为了参加科举时能够取得功名。
  而如今,唐逸已是取得功名,自然是不可能不当官员。
  那么,
  若是不当官,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唐逸是个近乎理智的妖孽,他不一定智商非常高,却不会悲观厌世,融入新的环境,他会旁观别人,也会审视自我,他会很好的和这个世界交流,清楚的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若将如今的情况比作一片汪洋大海,此时的唐逸就像是一只船孤独的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会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但是,仔细一想,如果一个人是完全理智的话,那他就不会有任何人生目标。
  因为,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在他眼里不过是无聊的低商系统的自娱自乐罢,他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在这个世界游玩。
  唐逸近乎理智的妖孽,却并非完全理智。
  现在许多人们眼中的所谓理智的人,大多无外乎是为了某一终极目标而坚定不移,而这个终极目标为什么存在?
  这个就没法用理智回答了,因为终极目标本来就不讲理智。
  比方说,一天文学家摈弃爱情、抛弃娱乐,终其一生投入科研工作,我们可以说他为了目标很理智。
  但他为什么会有这个目标呢?
  因为热爱,而这个热爱,是不讲理由的,没有理智的。
  正如逻辑严谨的数学理论体系是建立在“不证自明”的公理之上,理智的思维也是建立在感性的终极目标之上的,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
  唐逸前世也曾接触过网络小说,那些小说穿越者来到新世界皆是志得意满,每个人都有着坚持不移的目标,让人觉得他们可以在这个世界做任何事情。
  于是,
  他们每个人深处高山,计谋商战,潜入武林,运筹谋略,左右战争,玩弄朝堂……可惜的是,这都只是癔想。
  不得不说,他们有的自认为天才的想象,但事实连某些事务的常规都尚未接触,只是凭借主观臆断而已。未曾见过烟雨江南的柔美,怎能凭借一缕清风,踏歌起舞,想着用天马行空的幻想,勾勒江南的婉约与凄清呢?
  古代人不傻,真的不傻,若是想靠着现代思维驾驭事情,解决各种冲突关系,理智告诉唐逸,这种冒险程度,无疑刀尖上行走。
  那么,
  回到开始的问题,
  唐逸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换句说,每一个故事都得有目标,此乃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
  若是将他一生视为一场传奇的话,属于他的故事主线又是什么呢?
  见唐逸长久没有言语,沈清柔淡淡一笑,说道:“相公现在所做的,应该就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一名心中有温陵百姓的百姓官,挺好的。”
  唐逸咬了一口冰糖葫芦,笑道:“做一名心中有百姓的好官,唯有胸怀大爱、情系百姓。但我心到底是有些小了。
  为人者,走错了路可以转回来,大不了从头再来;为官者,迈出一步,就是一个脚印,没有后路。对了,便是份内之事,少有鲜花和掌声;错了,前面就是万丈深渊,等待着的是镣铐和谩骂。”
  沈清柔眉头微蹙,轻声说道:“相公的意思是?”
  唐逸沉默不语,心里想到,今日若不是御史出面,结局如何谁也不知晓。陈津不过是一城之主,卧于温陵便威势遮天,仅一言左右商贾兴亡,凭权势定县令的生死。
  今日这事,让唐逸深刻明白,这个时代草菅人命是常事,但他不愿当砧板鱼肉,任人宰割。
  所以,唐逸只想好好的、幸福的、安安稳稳的在这个世界舒舒服服的活着。
  从理性安稳的角度出发,唐逸必须先壮大自己,所以有银两支撑是必须的。而且得是闷声发大财那种,然后靠着源源不断的财富聚拢,奠定在这个时代,相对稳定的财富基础——这一条路他一定会走,因为他是个视财如命之人。
  如今,既然已是穿越,就得摆正古人思想。前世的他厌恶商界的尔虞我诈,所以如今朝堂之争能避则避,最好是站在众人背后,冷眼观看整个朝局。但是,必须发展壮大属于自己的势力,至少他得是块硬铁板,谁踢自己,就得做好倒贴一大堆医药费的准备。
  然后,
  唐宇抬头看向沈清柔,眼前的未婚妻子,体贴善良,温柔如水,是贤妻良母型的女子。所以,不可辜负清柔,切忌拈花惹草,同时要注意,避免成为播种的机器。
  同时,要明白自己的定位,已是厌倦尔虞我诈,但也想好好的、幸福的活着。
  还要明白,古人不傻,且每个人都是人物。不可雄心百倍,想着叱咤风云,所有路都不是一直到底,任何事情都可能出现变数,必须小心谨慎,切勿轻视。
  想到这,唐逸洒然一笑,沈清柔温声问道:“相公,在笑什么?”
  唐逸笑道:“娘子,你方才不是问我有什么想做的?”
  沈清柔微微抬头,看向唐逸,问道:“相公有什么想做的吗?”她稍稍沉吟,而后又说道:“即便相公以后想做其他事情也没事,妾身也会支持相公的!”
  唐逸看着沈清柔,认真说道:
  “我这一生不求活的潇潇洒洒,也不求活的精彩绝伦,只要能守护住身边的一切就足够了。
  若是有人著书,恰好写到我之时,我希望他是这样说的:
  唐逸这一生以享受生活为主线,追求着质朴、简单、干净、舒适的生活。
  追求享受生活的唐逸,对待任何事情的要求也是如此,可谓处处渗透着属于他自己的理念。
  有些人常常因为忧虑过度,而导致自己精神失常;有些人却因为麻木不仁,造成自己对任何事情都无动于衷。
  前者常为寻找理性而痛苦,因聪明过头而衰亡,愚蠢根源在于什么都懊悔。
  有人喜欢在平淡里渡过此生,有人喜欢历经风风雨雨,也有人喜欢挑战生命极限,但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人生选择,让生命在人生轨道上绽放光彩,不枉度此生,人生便完美。
  人生不过几年,似水一样流淌。
  所以,
  唐逸这一世,
  享受生活是主线,精彩人生是点缀。”
  从方才开始,沈清柔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她只是专注的、认真的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未婚夫,她发现,自己对唐逸似乎还不够了解,但心里边却是非常高兴。
  那是一种偷偷的,潜藏在心里边的甜蜜喜悦!
  比手里的冰糖葫芦……还要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