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四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六 求收藏,求推荐票!

  寒月隐薄云,急风舞山川。
  灯火璀璨的船舫之上,游客们落座于观众席上,此时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沈清柔的身上,她就像是一朵悄然绽放的紫罗兰吸引着众人的关注。
  第二轮的比赛已经进行到最后,只剩下沈清柔还没有赋药名诗,而且现在晋级的名额只剩下一个。
  众人心里猜想,难不成最后会是沈清柔与唐逸进行最后的“诗魁”角逐?
  沈清柔脸红到脖颈,身披白色的翠水薄烟纱斗篷,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轻轻地将几缕秀发捻到耳际,沈清柔眼带笑意,温柔念道:
  【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字字苦参商,故要宾郎读。
  分明记得约当归,远至樱桃熟。
  何事菊花时,犹未回乡曲。】
  沈清柔情诗话落,脸色羞涩,习了脸,低下头。
  一双美眸眨了眨,她深深地吞了一口气,她似乎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便很腼腆地笑了一笑。
  而后,
  沈清柔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刚好对上唐逸温柔的目光。
  她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急忙又低下了头。
  ——唰!
  船舫之上,无数道目光看向唐逸,眼神充满艳羡。
  唐逸方才写的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沈清柔则回应【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文学才子们有些难受,沈清柔这一首情诗毫无疑问是写给唐逸的。
  沈清柔这首药名诗引用了相思子、意苡仁、白芷、苦参、槟榔、当归、远志、菊花、茴香这几味中药名,串在一起,毫不牵强,妙趣天成,读来极具韵味,且情意深长。
  比起范进的言志,温庭易的沉闷,沈清柔这一首却显得极为细腻,可以说是药名诗,更可以理解为是一首中药情诗!
  中医药作为华夏民族传统医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不断汲取华夏文化营养,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医药文化,如中药对联、中医药戏剧、中医药传说故事等,而将中医药融入到情诗中,形成的中药情诗,也体现了古代人们的智慧,也体现了中医药文化的内涵。
  雁传书,尺素传情。
  古往今来,古今内外,各色哀怨动人、撕心裂肺、缠绵悱恻、情烈似火,无不感人至深。但用中药材名写的情诗,可谓是独树一帜!
  ……
  沈清柔对着几位大人行了一礼,这才莲步轻移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就像是恶作剧害怕被人的发现的小姑娘一般,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原本她的心里也有几首较为佳作的药名诗,但听完相公所念的《关雎》之后,却不知为何想起方才众人的冷眼冷语,所以才写下这一首药名情诗。
  沈清柔有着属于小女人的心思,但她从未怀疑亦或者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她相信唐逸,更是非常尊重唐逸。
  自己喜欢的相公凭什么被人肆意嘲讽!
  相公如此优秀,文采斐然,却甘愿与自己订立婚约,凭什么嘲讽我家相公?
  所以,沈清柔作为一位女子,选择另外一种无声无息的方法,告诉船舫的众人,告诉整个温陵,
  她与唐逸乃是两情相悦,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
  书信难表情意之深!
  只是……如此小姑娘的心态,让沈清柔脸色瞬间又布上一层迷人的红霞,到底还是觉得太羞涩了。
  这时候,她心里似乎有所察觉觉,抬头一看发现唐逸看着自己。
  沈清柔轻声说道:“相公,你别看我!”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晚了。”
  沈清柔眨了眨眼睛:“什么晚了?”
  “实不相瞒,我得了一种不看娘子就会难受的病。”
  唐逸认真说道:“娘子现在就是救治我的解药,若是让我不看娘子的话……不出半盏茶的时刻,我定是会心思烦闷,抓耳饶腮,困苦不堪。”
  沈清柔哭笑不得,气道:“哪有这样病症!”
  唐逸说道:“反正我已经得病了,除非娘子愿意眼睁睁看着我痛苦难受。”
  沈清柔佯装生气不敢搭理唐逸,她没想自家相公竟像是登徒子一般,说出这般轻浮赖皮的话语,但心里边却是愉悦欣喜。
  船舫之上,裁判老头堆起一个笑脸,看到四位大人在那边焦头烂额抓耳扰腮的议论,老头很识趣的站在那里等候没有问话。
  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四位大人却久久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开始出声埋怨。
  裁判老头只能硬着头皮问道:“请问四位大人是否已经商量好了?”
  两位院长此刻都犯了难题,面露尴尬神色,大家意见始终都没法统一,都认为范进,沈清柔,还有温庭易都有资格晋级最后一轮。
  只是,现在要在他们三人当中选出一个,却始终摇摆不定。今年的船舫诗会跟去年相比,可谓是个个才华横溢!
  裁判老头眼珠子一转,试探着问道:“院长,我斗胆建议一句,要不……就让这三位才子进入最后一轮如何?
  既然院长你们决议不出,那何不直接交给船舫之上的众位游客决定呢?”
  坐在位置上的范进眼睛立马一亮,方才听到唐逸直接晋级他的心里一阵气恼,早知就作出更厉害一点的诗句,想来自己还是太小看他了。
  然而,从刚才开始,他的心里的就一直剧烈跳动,担心进不了决赛。
  现在听到裁判的话,他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浩然书院的院长说道:“这样的决定好是好,只怕对唐逸才子不公。”
  其他两位大人点了点头,若是按照规则,最后应当是由两人进行诗魁的角逐,获得最终的诗魁,但为了服众他们也不好改变规则。
  裁判老头笑道:“院长说得对,这对于唐逸公子自然是不公,所以自然是先征得唐逸公子的同意才行。
  再者,今年诗会如此精彩绝伦,众人也同几位大人一般难以估测谁会是最终的“诗魁”。
  既然如此,那何不让他们四人决赛,由船舫上的游客投票决定最终诗会的胜利者,相信众人定会同意四位大人的决定。”
  裁判的老头这次说话的声音逐渐提高,众人一听立马来了兴趣,往年的决赛都是两人对决,赢者获得诗会的胜利。
  但今年似乎有所变化众人自然是喜闻乐见纷纷大声应和叫好!
  这裁判老头看向温陵书院的的院长,院长苦笑道:“我们正愁眉苦脸想着决定,你倒好想了怎么一个歪法子,偏偏这主意又不好反驳。
  却不知这唐才子,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了?”
  四位大人看向唐逸似乎等待着他的答案,众人的目光也跟着落在唐逸的身上。
  这决赛能否四人角逐可就由他决定了,最后就连范进此时眼神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唐逸心里无奈苦笑,这锅甩得真干脆啊。
  决定不出最后的一轮的名额,现在将这个烂摊子全部推到他这位候选人身上,他现在若说不行,怕是立马会被众人的白眼和叹息声淹没吧。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温庭易将一杯梅花酒饮尽,笑道:“温某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生迷醉于饮酒,对于诗词一道也是点到为止,但今日相识唐逸兄弟之后却发现原来斗诗也能这般乐趣。”
  温庭易倒了一杯梅花酒,举到唐逸面前道:“唐逸兄弟,请!”
  裁判老头不愧是人精,也出声说道:“唐才子,四位大人商议,让你们四位才子一同参加这最后一轮的比赛,由观众来最后投票,你意下如何?”
  唐逸淡淡一笑,说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人如此决定,他们三位才子若是愿意,我自然也是非常乐意了!”
  裁判老头看向范进等人,问道:“几位才子意下如何?”
  范进跟庞文明脸色尴尬,支支吾吾道:“……当然可以。”
  他们想起唐逸方才说的话,唐逸不止可以决定自己晋级的名额,就连他们两个人是否有资格晋级,都能够决定!
  裁判老头对着唐逸恭敬一笑,欣喜喊道:“诗会最后一轮比赛开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