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十八章 白金记者王阳明

  秋雨连绵,雨后温陵河畔,雾气沆砀仙气缭绕。初秋暖阳普洒在河畔两岸的酒楼客栈,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突兀横出的飞檐,高高飘荡的商铺招牌旗号,粼粼而来的车马,川流不息的行人。
  醉仙楼二楼靠窗的位置,此时一位年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目光正落在街上,百姓们那一张张淡泊惬意笑容,这无一不反衬出大乾百姓对泱泱盛世的得意其乐。
  那年轻人身着一身粗布衣衫,没有丝毫清雅细致的感觉,看起来有种沧桑操劳之感。
  他眼泡微肿,微垂的眼睫下有淡淡的黑影,颧骨也有些高耸突兀,衬得整张面庞更加消瘦极了。特别是那双手——肤色暗淡的双手,有些干枯消瘦,像是几近枯萎的枝干令人心生不忍。
  乍眼看去的瞬间,
  他沉静优雅端坐的姿态,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
  滴打在檐瓦上的雨声,仿佛也化为街上、屋外熙攘吵杂的人群喧嚣。
  然而,
  一切似乎都变的不再重要,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一人,以及他手上那一只墨笔。
  他用竹筷轻轻夹了一块虾仁放进嘴里,细细品味;
  稍顷,
  放下竹筷,提起墨笔,他认真写到:
  【龙井炒虾仁:清香扑鼻,鲜嫩可口,龙井翠绿欲滴,虾仁白嫩晶莹。
  色泽雅丽,滋味独特,食后清口开胃,回味无穷,温陵城中堪称一绝。】
  写完之后,王阳明满意点了点头,评析道:“早已听闻,龙井虾仁因选用温陵最佳的龙井茶叶烹制而著名,今日尝试,果真是色翠、香郁、味醇、形美。
  将其放在游记中的小版面处,定是能够吸引喜好美食之人的注意。”
  作为一名震天都的御史,王阳明有着三大爱好:美食,小说,风闻奏事。
  品尝着龙井虾仁的美味,王阳明心里越发觉得,微服私探的确是一件明智之选。若是大张旗鼓的来到此处,听闻他风声官员定是大摆宴席,风光招待,他又如何能够吃到这般极具地方特色的美食小吃。
  对面的桌子上,几名吃客一边吃着酒食,一边聊着温陵风闻。
  “你们听说没有,唐县令明日便要审讯许博文的案件。”
  “话说回来,这许博文也只是够老实,被老婆带了绿帽子,还被同窗如此胁迫,若不是遇到唐大人,恐怕这是就无法解决了。”
  “解决?这出了命案听说不好解决,毕竟这柳成元乃是柳村寨的人,这柳村寨可是有人当过马匪,狠辣得紧!”
  “也对,这不沾亲不带故,唐大人岂是会为了许博文得罪整个柳村寨。”
  将最后一块虾仁吃进嘴里,王阳明眉头微挑,嘴角露出淡淡笑意:绿帽、命案、老实人。作为一名御史,王阳明已经嗅到满满的八卦气息。
  作为大乾栋梁中坚的士大夫群体之一,王阳明可谓是忧国忧民。
  他始终认为,无论是夺位争权,还是窥赏风月,百姓都有权知晓对时局信息,无论是庙堂秘闻,还是名人轶事乃至市井奇谈等。
  除了王阳明,其他御史也是这般心思。
  所以,如今大乾的御史,好比娱乐圈的狗仔队,为了提高收视率,每天都在致力于暗中观察,官员出轨、上班迟到、下班早退,偷税漏税、贪污公款等等新闻。
  除了御史真眼遍布之外,大乾天都的小报也是非常盛行。要知道小报的发行,能够给他们一笔不菲的收入。
  现在的天都,如果早上起来,某位官员吃个武大郎烧饼,喝杯王婆豆浆,再到某处到书店转转的话。当天各式小报已上摊,头条可能是这样的:
  《周一见,李某某密会情郎大曝光》
  《独家!西门某绯闻女友竟然是……》
  《苏官员回应儿媳风波: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震惊!乔x身世水落石出,不转不是大乾人》
  ……
  如今的小报可谓开创了天都的八卦娱乐事业,运作更是日渐商业化。
  为应对激烈的报业竞争,老板们组建了狗仔队,并以“密探”、“省探”、“衙探”等分工,相当于现在的跑线记者。
  密探专门八卦帝王宾妃的各种香艳缠绵;省探则专事打听官员任免、廉政或通奸消息;衙探相当于法制记者,到衙门大牢蹲点报道凶杀案。
  而王阳明的身份,除了是一名检察大乾百官的御史之外,还是一位天都某个小地点的白金级签约记者!
  此次,他微服巡访来到温陵,一来便是寻觅温陵美食,写成游记供人欣赏;二来便是收集各式各样的温陵风闻素材,再将其写成各式各样的野史趣闻供人观看。
  对八卦有着异常嗅觉的王阳明,立马给对面桌子点了桌好酒好菜,并盛邀他们坐下一同吃饭谈天论地。
  这聊着聊着,王阳明对这唐逸的身份愈加充满兴趣,心里惊讶,没想到唐宇竟然是一位考中功名,甘愿入赘的官婿。而后听闻凌源村的案件,想不到大乾还有如此刚正不阿的县令,实乃大乾之幸。
  最后聊起许博文案件的时候,听闻林村寨乃是前朝余孽,他的八卦之心可谓熊熊燃烧。
  小报写作大体思路他都想好了:蛇蝎妻子戴绿帽,老实人无辜背锅,凶手乃是前朝余孽后代,小小芝麻官惊破古今天下第一奇冤!
  这起温陵案件,若是写进野史趣闻的话,恐怕今年小报的销售量又将提高一个大层次啊!
  记录完完食客们说的传闻之后,王阳明急匆匆的离开酒楼,向着温陵县衙的方向而去,他准备去牢房询问柳成元一些事情。
  尤其是那位柳村寨的老村长,他似乎跟这位林柳成元关系匪浅,难不成柳成元是老村长的私生子?
  他脑海中立马冒出一则小报标题:
  【无耻老村长欺压胁迫娇美村妇十几年,私生子惨遭刑罚,老村长忙解救!】
  待得王阳明来到县衙门外,正准备进门时,脚步猛地一顿,
  要不等明日审讯案件时再看看,
  听说,这位官婿唐逸可并非寻常的芝麻官,正好可以好好的瞧一瞧!
  想到这,
  王阳明转身离开,身影立马消失在温陵的街头当中,仿佛从未在县衙外边出现过似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