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三十章 壁虎断尾

  连续好几日的隐忍,发现御史未曾在温陵出现。陈津便决定好好设计唐逸一番,无论如何,这唐逸或者沈家,都不能在温陵留住。
  陈津眉头紧蹙,示意老道赶紧解决。
  逍遥子脸色微变,急忙说说道:“既然林施主自称是修仙之人降世,那便使出你的法术神通再说吧!”
  贾似言走到唐逸身边,手上还带了一个包袱,将包袱递到唐逸面前,说道:“大人,按照你的吩咐都已经准备好了。”
  唐逸点了点头,看着逍遥子,说道:“既然大师执意要我使出法术,这自然是没问题,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若是使出了仙术,岂不是出现了两个修仙之人,这该如何是好?孰是孰非岂不难以辨别?”
  逍遥子冷哼说道:“你先使出法术再说!”
  逍遥子行骗多年,打一枪换一个地,还从没有人能够自己的骗人伎俩,这姓唐定是在虚张声势。
  唐逸摇了摇头,说道:“且慢!”
  唐逸双目紧闭,双手合十,嘴里喃喃自语。
  逍遥子目光警惕,不知这唐县令又想使出什么鬼主意?
  他忽然有点危机感,脚步后退几步,竟是不由得想要逃跑。
  “大师莫走。”
  唐逸抬起眼眸,冷冷说道:“方才仙人已经告诉我,用他的名号在骗人是哪位了?”
  被唐逸眼神看得寒毛炸起,逍遥子心一横,说道:“林施主还是快些施法,若是不行的话,切勿耽误时间。”
  唐逸摸了摸手里包袱的温度,轻声笑道:“时间刚好。”
  在众人的注视下,唐逸起身走进沈府,过了一会儿,他慢慢走了出来,逍遥子看到唐逸衣袖泛白,脸色猛地大变。
  唐逸双手合十,猛地一撮。
  噗嗤!
  一团蓝色火焰出现在唐逸的手臂。
  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一幕,立马哗然一片。
  唐县令竟然跟这位修仙之人一样,竟然能够使出如来神掌?
  稍顷,
  唐逸又拿出一根绳子,“啪”的一声,绳子击打在雪地上,紧接这蓝色火焰再次出现在自己的手上。
  唐逸大声喝道:“三味真火!”
  噗!
  火焰从唐逸的手上蔓延,整条绳子立马被烧着,但任凭火势剧烈,绳子始终没有稍近,火焰也没有减弱。
  围观的众人无不瞠目结舌这唐县令真是修仙之人,就连旁边的沈荣富还王阳明都是一脸震惊。
  王阳明捂住嘴唇,满是不可思议:“想不到唐兄真的懂得仙术!!”
  唐逸将手里的绳子放下,从包袱里取出两张黄纸。
  他走到逍遥子面前,说道:“这张黄纸是昨夜仙人托梦赠予我的,他说我今日会遇到一位顶替他佛号招摇撞骗的人,所以让我将黄纸带在身上便能够辨识出,我们两位哪位是真修仙,哪位是假修仙,打着仙人名号招摇撞骗。
  仙人说了,我们两个人用三味真火烧着这张黄纸,若是假修仙之人就会显示他鬼魅模样。”
  逍遥子汗如雨下,说道:“一派胡言。你这是在胡言乱语!”
  “哦?大师此话怎讲?不是说好的,看我们两个谁是真的,谁是假的?难道说大师心虚了?”
  “我没有!”
  “那大师便用三味真火烧着这黄纸再说吧!”
  逍遥子后退几步,王阳明从后边挡住他的去路,说道:“大师,请!”
  逍遥子吓得接连后退。
  唐逸说道:“要不我先示范一下。”话落,唐逸另外一只手,猛地一搓,再次出现蓝色火焰,火焰将黄纸点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逍遥子脸色紧张,周围的百姓还有沈荣富等人也都看着他。
  他一咬牙,另外一只手出现蓝色火焰,火焰将手里的黄纸点着,黄纸被慢慢烫出一个洞,而后黑洞慢慢烧着,黄纸逐渐变成了一条蛇的样子。
  看到黄纸变成蛇的样子,逍遥子脸色惨沈,众人一片哗然。
  “呔!”
  唐逸脸色骤冷,怒声大喝:“你这只蛇妖,今日我便收了你这孽畜!”
  哗!
  贾似言连同后边几十名衙役扬起佩刀,怒目向着逍遥子靠近。
  逍遥子大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哀嚎求饶:“各位大人,饶命啊!”
  跪在地上求饶的逍遥子被衙役抓了起来,虽然在用铁链扣紧逍遥子的时候,几名护卫眼里微微有些忌惮,毕竟,唐大人方才说这个老道可是个蛇妖!
  “别怕。”
  唐逸目光如刃,冷声说道:“蛇妖又如何!若是敢反抗,就杀了作蛇羹!”
  几名护卫忌惮的眼神立马一变,看向逍遥子的时候忍不住咽了咽唾沫,普通蛇羹有壮阳功效,这蛇妖做的蛇羹没准可是大补之物!
  逍遥子被大家看的心慌不已,可谓欲哭无泪,行骗多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从未出现像今天这样的状况,而且每次他都是变着法在骗人,装备、衣服、发型、甚至容貌都是经过变化的,没想到今天会在这个地方栽倒。
  若不是受城主之托,他也不会来沈府发难。
  现在逍遥子心里边后悔不已。
  逍遥子急忙看向陈津,大声说道:“城主大人,救……”
  唰!
  一点寒光闪过,老道人头落地。
  “啊……”
  有百姓吓得传出凄厉的惨叫,看着倒在血泊的老道尸首,个个眼神充满了忌惮。
  “今贼道妄设妖言惑众,大逆不道。故以不合妄造妖言惑众律,斩立决!”
  陈津将滴血佩刀扔到一旁,看着唐宇,冷笑说道:“多亏唐县令,否则我温陵百姓便被这老道所迷惑。”
  唐逸淡淡说道:“职责所在。”
  这陈津倒是杀伐果断,直接是壁虎断尾,将老道斩首示众,如今可谓死无对证。
  沈荣富目光复杂,似乎明白了什么,目光深深看了陈津一眼。
  而后,他看向唐逸。说道:“这次多亏你的帮忙,要不然真是着了这妖逍遥子的道。”
  沈荣富说完,稍稍犹豫了下,问道:“这老道真是蛇妖所变吗?”
  见沈荣富似乎真把自己看成修仙之人降世来解救他的危机,唐逸笑道:“哪有什么蛇妖,这秃驴为了能够行骗你们沈家,所以故意扯了子无须有的谎言而已。”
  “谎言?”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修仙之人,也不可能存在什么蛇妖。那所谓的仙术三味真火,不过是江湖骗术而已,目的就是为了骗取您的钱财。”
  围观百姓眼神疑惑,即便唐逸已经跟大家说是骗术,仍然是半信半疑的态度,该说的唐逸都说了,信与不信可不再他的考虑范围。
  沈荣富看了看地上的包袱,问道:“你方才莫不是为了拖延时间,好准备那些骗人的伎俩?”
  唐逸笑道:“正是。”
  沈荣富想了想,又问道:“即便这些技能能够骗人,但这道士可是坐在这大街之上,整整好几日没有进食,这又是为什么?这几天我都有派人专门看着,确实没有见识过这老道吃过东西,或者喝过水。”
  唐逸指向老道脖子上的珠子,说道:“你们看一看那道士脖子上挂的珠,有没有发现那上边的珠子比普通的珠大了一倍。”
  众人一看,果真如此。
  唐逸声音淡淡,解释道:“一般的珠串是三十六颗,意味六六大顺。而那个逍遥子带的珠子现在却只剩下三十一颗,事实上那珠子是由人参做成,有着驱寒保暖、抗病延寿的功效,一般只要每天吃一颗,就可以保持体力。而且,因为是逍遥子,所以脖子上挂着佛串也没有人会故意去注意到。”
  众人这才信服,纷纷对着唐逸表达感谢之意,而后将地上的钱财分配清楚,这才各自回到家中。
  沈荣富站在旁边一直看着唐逸,严肃的目光底下,不易察觉的闪过几丝温和。
  陈津看向唐逸时,眼里愤恨更加肆虐。
  “来人!”
  陈津大声喊道:“将唐逸抓起来!”
  几名将士立马将唐宇抓住,这突然一幕吓得众人脸色苍白。
  沈荣富脸色大变,急忙问道:“城主大人,不知唐逸所犯何罪?为何要抓他?”
  陈津冷冷一笑,说道:“沈商贾,这妖道懂得骗术迷惑百姓,唐县令竟然也懂得骗术。
  所以,我怀疑,这妖道与唐县令是否存在某些不正当的关系。
  例如,骗取你们沈家的钱财。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而已,现在既然有了嫌疑,自当是要帮唐县令证明清白。
  所以叫人抓唐县令,也是为了他好,希望唐县令你,能够明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唐逸目光冰冷,抬头看向陈津。
  这一刻,
  忍无可忍的陈津,
  终于是露出狰狞肮脏的丑陋嘴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