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谜语解谜 中

  这徐寒山不愧是江南有名的才子,一番详细的分析解答过后,瞬间,赢得满堂喝彩。
  他一抬头,看到李婉儿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内心得意洋洋被唐逸所造成的阴霾也立马一扫而空,目光瞥向佛殿的位置,嘴角的笑意顿时更盛,等会若是有机会,定要好好羞辱一番那个马夫!
  佛殿里边,唐逸觉得这个诗词解谜还是挺有意思的,事物谜加文字谜不仅需要解密的人有缜密的逻辑分析能力,还需要较强的语境推理能力。
  这个许公子出的谜语如果是一般人只会先试着从文义上去拆字再拼字,但显然在第三句诗里是行不懂的。所以还好要求符合语境,并且结合语境再去推出字义。
  跪在蒲团之上,雪白的斗篷犹如孔雀开屏在地上散开,沈清柔双手合十虔诚的对着金色大佛行礼膜拜。
  她这次来庙宇都是为了帮唐逸祈福,之前唐逸晕倒的那段时间,沈清柔每天都会来南城寺求佛祖护佑,如今唐逸即将去江南上任,她只求佛祖能够保佑相公平平安安。
  她相信佛祖冥冥之中一定会保佑唐逸平安的!
  见小姐烧香完毕,小果儿走过去收拾贡品,而后三人便走出佛殿。
  钟楼底下,李婉儿刚好看到沈清柔三人走了出来,便准备走过去跟沈清柔话别,但她话还没出口,却听徐寒山大声笑道:“诸位,今日来这南城寺聚会的,除了李婉儿姑娘这位有名的才女以外,还有另一位有名的大才女也来到了南城寺。”
  众人惊讶纷纷接头交耳,左顾右盼猜测是谁,有人事先已经知道便轻声相告。
  只听,徐寒山大声说道:“这位便是温陵有名的大才女——沈清柔姑娘!我听闻沈姑娘可是有名的大才女,各位,我们何不请沈姑娘也一起来参加呢?”
  沈清柔刚刚走出佛殿,绣眉微蹙,这徐寒山的目的不在她,显然是准备找唐逸麻烦。
  唐逸转头看向钟楼的方向,见徐寒山目光得意,双手负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便知道这徐寒山刚才对对子落了下风心里不甘心,准备用猜谜语板回一局。
  众人看向佛殿门口,见到沈清柔的美貌立马目光一亮,果真是犹如天仙下凡一般!
  聚会里边如果同时有这样的大美女一起猜谜,大家自然非常乐意接受。
  于是,一个个对着沈清柔施礼,邀请她一起过来聚会猜谜语。
  沈清柔柳眉微蹙,美眸看向唐逸,准备寻问一下相公的意思?
  唐逸笑了笑,轻声说道:“有人嫌耳光打得不够疼,又将另外一边脸送过来,如果不狠狠的扇几下,岂不是可惜了?”
  沈清柔抿嘴一笑,被唐逸说的话逗乐,哪有相公这样说话的。明白唐逸的意思后,沈清柔便带着唐逸还有小果儿一同过去。
  沈清柔刚一靠近,大家便对她行礼问好,徐寒山笑道:“沈姑娘,徐某唐突邀请,还望不要见怪。”
  沈清柔声音淡淡,说道:“没事。”
  徐寒山说道:“那么下面我换另外一种猜谜的规则,我先说出一个谜语,然后让大家猜测,要求是,猜出谜语的人也要说出一个谜语让下一个解答,以谜解谜,要求是两个人的谜底必须是一样的!”
  原本众位才子兴奋雀跃,准备在两位佳人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听完徐寒山所说的规则,立马紧皱眉头,不敢冒然上前。
  徐寒山冷笑的看了一眼唐逸,说道:“我这谜语的也是猜一个字,这第一句话是,‘半边有毛半边光,半边有味半边香,半边吃的山上草,半边还在水里藏。’”
  徐寒山说完,便静静站在大家中间,等待有人回答。
  大家再次陷入沉思,这次的规则可不仅仅只是猜出谜语怎么简单,还要求,回答的人还要再作出一个谜语让接下去的人回答。
  李婉儿略微沉吟便立马猜出谜底,站起来笑道:“水里游鱼山上羊,东拉西扯配成双,一个不吃山上草,一个不会水中藏。”
  徐寒山一听,立马笑道:“妙哉!”显然李婉儿已经猜对了。
  众人一脸茫然,有的才子小声的嘀咕,有的隐隐约约好像有了思路,但是要重新再说出一个谜语且这个谜语还有一样,众人却是犯了难。
  最后,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有着“大才女”称号的沈清柔身上。
  沈清柔面色平静,淡淡说道:“半身生有双飞翅,半身长有四脚蹄,有长蹄的跑不快,有长翅的飞不好。”
  徐寒山跟李婉儿两人跟着默念了一句,再次笑道:“妙哉啊!”众人这才从二人口中明白,原来沈清柔也猜出了谜底,顿时纷纷鼓掌。
  既然两大才女都已经猜出谜底,大家又等了一会儿,见似乎已经没人猜得出来。
  便准备叫徐寒山解开谜底,却忽然看到徐寒山的目光正落向沈清柔的身后,众人好奇这是在看什么,便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沈清柔的身后站着一位年轻人,模样长得还挺清秀的。
  徐寒山看向唐逸,轻蔑说道:“你不是自认为很有才学,这个谜语你能猜得出来吗?”眼里的轻视不加任何的掩饰。
  打从一开始徐寒山邀请沈清柔过来,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想要当场好好的羞辱唐逸一番。
  他的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甘心,或者说还是咽不下那口气!
  沈清柔目光骤然一寒,问道:“徐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寒山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沈姑娘这位马夫才华斐然,所以想跟他讨教一番。”
  李婉儿眉头紧皱,徐寒山这次的行为让她觉得做得有些过分了。
  钟楼底下的人,有的知道事情的缘由所以选择闭口看热闹,有的不明原因的看向唐逸时,脸上满是疑惑神色,这人又是何许人也?
  唐逸原本站在沈清柔的后边听着,觉得这徐寒山出的规则还挺有意思的,用谜语解谜语的确难度值挺大。却没想到,这徐寒山出个谜语的游戏规则竟然是为了针对他。
  有人一脸好奇神色,难不成这唐逸还真懂得回答不成?
  有人则是早已认出唐逸,心里觉得好笑,正准备等着看好戏。
  李婉儿紧张地看着唐逸,沈清柔脸色平静,她知道相公一定能够解开谜语。
  唐逸鄙夷的看向徐寒山,冷笑说道:“瞧把你得意,这么简单的谜语你也好意思出?我都不好意思回答了。”
  徐寒山:“……”
  见徐寒山恼羞成怒,唐逸撇撇嘴说道:“半边煎炸半边炖,半边烧烤半边刷,半边加点葱花蒜,半边蘸点酱油醋。”
  听到唐逸的回答,李婉儿立马“扑哧”笑出了声,沈清柔嘴角也泛出微微笑意。
  参加聚会的才子们一阵傻眼,这别人以诗解密都是规规矩矩的,这个唐逸倒好,直接扯了一句“半边煎炸半边炖,半边烧烤半边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煮东西呢!
  李婉儿掩嘴轻笑,想不到唐大人平日里边如此严肃,今日却是如此没个正形,这解答谜语哪有这般胡乱回答,尽管他猜的谜底没错,但参加聚会的可都是一些文人墨客,如此回答未免少了几分文雅。
  徐寒山气得脸红脖子粗,模样看起来显得有些狰狞。
  作为马夫身为下人,此人实在是太嚣张了,毫无规矩可言!
  原本,徐寒山打算等会如果这个小马夫答不出来,他便大肆的羞辱唐逸一顿,却没想到唐逸竟然答出来了。
  实在是气人啊!
  ……
  ……
  ps:来啊!互相伤害啊!你们敢打赏,我就敢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