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三章 前辈竟然真的是高手!

  戏台之上,老生将白色一挽,走动众人面前,笑道:“诸位,方才上来表演有些唐突,身上忘记带些铜钱……不知哪位能够相助。”
  唐逸微微一笑,这都是场面话,目的则是讨钱。他们是江湖戏子,除了收取雇主金钱之外,还需要赚取看客的打赏。
  底下的观众也都懂得,在坐的除了一些穷酸书生,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主,当即,各个地方立马飞来钱币,有的掉进了油锅,有的落到地上。
  老生笑得合不拢嘴,连忙说道:“谢谢各位,谢谢各位。”
  他将落到地上的钱币一个个小心捡了起来,收进衣袖。这时,老生走到油锅旁边,一边将钱币放进油锅里边,一边手伸进去,似乎在感受着油温。
  他脸上笑意依旧,说道:“再热些,再多热些……啊。”
  众人见此,脸色聚变。
  许蛮蛮白皙的脸蛋,布满难以置信。
  坐在旁边的唐逸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整个前院,一片寂静。
  大锅白烟直冒,油水腾腾翻滚。
  眼见一个个钱币被放进大锅里,老生连同手掌一起放进油锅,有人吓得惊呼一声,却见老生白须轻轻抖动,竟是面不改色。
  围观众人见其无不大惊,书生才子眼神钦佩接连惊叹,皆是认为这老生乃是胆大之人啊!
  “谢谢诸位今日相助,老朽方才试了下油温,觉得温度还是不够高。”
  老生接过小厮手里的竹炭,将其全部放进大锅底下燃烧。
  他大声笑道:“今日乃是许老夫人大寿,老朽先选唱一段《三星拜寿》,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待得材伙足够旺,油温足够大,老朽便将会这些钱币从油锅里边取出。”
  老生白须拂面,恭手行礼,开始在戏台上唱了段《三星拜寿》。
  前院某个角落,许蛮蛮好奇问道:“前辈,那老生能够油锅取钱,念的是什么功夫?”
  唐逸想了想说道:“就叫油锅取钱。”
  许蛮蛮看向唐逸,说道:“那前辈你的功夫叫什么?”
  唐逸说道:“叫金钟罩。”
  许蛮蛮美眸颤颤,说道:“这金钟罩是不是也能油锅取钱?”
  唐逸点了点头。
  许蛮蛮脸上惊讶,说道:“这么说前辈您也懂得油锅捡钱?”
  唐逸正欲回答,戏台上边老生唱完祝寿,目光瞥了一眼油锅,抬头看向众人此时期待的眼神,他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出来表演,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老生拱了拱,行礼说道:“这油锅捡钱乃是老朽多年苦练的功夫,不瞒各位,老朽行走江湖游历多年,到如今还未曾见过有谁跟老朽一样胆敢练就这门真功夫的!”
  戏班子的表演虚虚实实,到底是不是真功夫谁也不敢断言。听到老生的话,众人无不肃然钦佩,纷纷夸赞老生乃是一身虎胆。
  紧接着又往油锅里边扔钱。
  老生被人如此夸奖自然是一番谦虚,席间,有姑娘突然好奇问道:“敢问这位大师,如您所说,当世岂不是只有您一人练就了这油锅取钱的功夫?”
  老生神情骄傲,大声说道:“这油锅取钱的功夫,老朽从小练就,当今恐怕再没有第二人胆敢练得出来。”
  远处,许蛮蛮蹙了蹙眉,唐逸有所察觉准备拉住她,可惜已经太晚,只见她大长腿一跨,从众人当中冒了出来。
  “谁说无人练就这一门功夫,我身边这位前辈也会油锅取钱,而且他功夫非常的厉害!”
  若是放在平时许蛮蛮决不会如此唐突,关键是她今天喝醉了,酒意上头又见老生在台上这般自诩。
  她想起身旁前辈这般厉害天下无敌,又听老生自夸天下再无第二人,于是便替前辈觉得不服。
  许蛮蛮想了想,醉醺醺说道:“而且我身边的前辈所练的功夫不是什么油锅捡钱,它还有一个非常响当当的名字叫——金钟罩!”
  长腿姑娘这话一出,那边的老生与围观的众人都愣了愣。
  过得片刻,老生忽然笑道:“哦?原来这位公子也懂得油锅取币。
  恕老朽见识短浅,未曾听说过金钟罩这门功夫,今夜乃是许老夫人的寿宴,不知道可否斗胆请公子到台上表演一番。”
  老生脸上一副自信的样子,实际上心里边也是暗自踹踹,目光不时看向大锅,再看唐逸脸色苦笑,摇头满是歉意。
  他念头一转,心中猜想,这位公子应当是为了取悦这位酒醉的姑娘才会夸下海口。
  唐逸摇头拒绝,许蛮蛮长腿迈开,却是将他推到戏台上边。
  许蛮蛮眼神期待,说道:“前辈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一生寂寞如雪,这白胡子老头自诩未曾见识过对手,前辈何不让他见识见识?”
  唐逸有些无语,这姑娘喝醉可真恐怖啊。
  但两人这副画面,落在老生眼前却是却是另外一回事,他心里暗道,这位公子看来真的是害怕了。
  老生挂在脸上的白须抖动,问道:“不知是这位公子先取钱币,还是老夫先取钱币呢?”
  台上的油锅滚滚翻腾,远处众人看得心惊肉跳。
  一阵寒风吹过,油锅里边的冒出的白烟全部吹向离戏台较近的许蛮蛮身上。
  她绣眉紧皱,鼻子轻嗅,难受说道:“这烟好酸好呛鼻啊…”
  唐逸淡淡微笑,没有说话。
  竟然吓得不敢说话。
  老生心中更乐,怕是今晚过后,自己将的名头将更一层,他白须一挽,笑道:“老朽斗胆先行尝试尝试,麻烦公子稍稍退后一些。”
  唐逸迅速退后一步,老生心中大喜,这公子怕是见到这口油锅,吓得不敢靠近。
  他脸色猛地肃然,白须一甩,伸出手掌,在台上来回比划,动作犹如大刀破斧,模样看似在聚敛内力一般,神情淡定的走到油锅旁边,将手掌忽地伸进了油锅里边,众人心中猛地一突,只见手掌在油锅里边来回搅动,而后一枚钱币被他缓慢取了出来。
  老朽淡然说道:“再多加些竹炭,油温还是低了一些…”
  叮铃!
  手里一枚钱币落在锣盘里,放出清脆的响声。
  围观众人见此,心中骇然,再看向那冒着白烟油水滚滚的油锅,脸上皆是挂满震惊的表情。
  唐逸露出郁闷的神色,倒是没有被油锅的阵仗给吓到。
  看着戏台下面的许蛮蛮,这女孩不会是故意装作喝醉,准备坑我才拖到戏台上的吧?
  旁边,老生见到围观众人的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将锣盘摆在唐逸面前,恭敬说道:“这位公子,老朽已经捡完一枚铜钱,不知公子…现在可否愿意开始尝试?”
  “好吧。”
  出乎众人意料,唐逸竟然轻轻点头,他走到油锅旁边,直接将手伸进油锅里边,一阵来回摸索,终于是从锅里摸出一枚钱币出来。
  叮铃!
  随着他手里的钱币落在铜盘的声音响起,围观群众骇然至极。
  老朽神色骇然,难以置信的看向唐逸。
  “你怎会知道这油…”
  待得老生准备问出心里的疑惑,却听唐逸在他身后,轻声说道:“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不容易,我懂的。”
  老朽稍稍思忖,便明白唐逸的意思,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他挤出一个笑脸,对台下众人歉意说道:“诸位,看来这位公子果真懂得金、金钟罩的功夫。是老朽眼拙,是老朽眼拙。”
  戏台下边,许蛮蛮满脸潮红,看向唐逸,脸上满是敬佩的神色,前辈竟然真的是武功高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