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二十七章 你倒是杀一个试试!

  前往沈府路上,唐逸已经听完贾似言的叙述。
  原来,温陵突然来了活神仙的老道,跑到沈府的外边化缘,他坐在沈府门外颂念经文,据说已经好些时日没有进食,但这老道却是面不改色,依然和颜悦色颂念经文。
  这些天听闻此事的百姓渍渍称奇,纷纷前去沈府观看,见到活神仙跟着顶礼膜拜。就连柳村寨的村民也都纷纷跑来沈府外边跪拜。
  沈府见人越聚越多,沈荣富便拿出一百两银子想要将老道打发,谁知这老道却摇了摇头,拒绝掉了。
  沈荣富气得咬牙,又拿出五百两两银子希望老道离开,那老道闭上眼睛,继续颂念经书,对五百两银子置若罔闻。并说,沈家府邸不瞒邪瘴,此番他便是来降妖除魔的。
  此话一出,百姓哗然,柳村寨的人纷纷叫囔,说沈家招了邪魅。
  眼见着事情越闹越大,沈荣富本想赶走老道,但这老道身份实在特殊,已经好几日没有进食,不但没有事情,还能颂念经文。这温陵城的百姓早已将他当做活神仙看待,若是冒然将老道赶走只怕不妥,会引起民愤。
  最后没办法,沈荣富只能寻求唐逸帮忙
  唐逸跟王阳明来到沈府的时候,百姓早已将沈府团团围住,而在人群正中央,一位身着锦衣绸缎的中年人脸色阴沉得厉害。
  中年人年纪约摸四十几岁,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此时却布满愁绪。
  这位便是唐逸的老丈人——沈荣富。
  唐逸看着围观的人群,说道:“围了这么多人,为何没有赶走?”
  贾似言急忙解释道:“唐大人,沈家主本是想要将这位老道赶走,但现在却是想赶也不能赶啊。
  现在这城里百姓争相过来参拜,若是冒然将这位活神仙冒然驱走,只怕会激怒城里百姓们的情绪。
  这城里的百姓听闻这老道不吃不喝身体依旧没事,早已将这老道认识成了活神仙。”
  王阳明笑道,说道:“贾先生,你贵为读书人,怎能轻信这些子无须有的事情,几天几夜不吃不喝,正常人如何能够办到,将这老道赶走才是正道,免得在此地妖惑人心。”
  贾似言面露苦色,就是因为正常人办不到,所以大家更加深信不疑,若是能够赶走,他早就将这老道赶走,又何必在这里发愁呢。
  只从这老道突然出现在沈府,温陵城的百姓纷纷跑过来参拜,就连处于郊外柳村寨听闻消息,也纷纷跑过来拜祭。
  贾似言无奈说道:“大人,百姓们现在都在参拜这位活神仙,要不还是等他们参拜完,再赶走比较好些……若是强行将这活神仙带走,只怕会引起大家的不满。”
  唐逸站在人群外边,对眼前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想来沈荣富是怕会引起百姓的公愤。
  这个时代的百姓对于神佛或多或少都是有着敬畏之心,上到朝廷高官,下到黎明百姓,每到初一、十五都会选择到城南寺上香拜佛,到了每年的大年初一更是有火龙游城的习俗。
  百姓对于信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这个时代,以死来鄙薄自己,出卖自己,否定自己的信仰,恐怕是世间最大的刑罚,最大的罪过。所以,百姓宁可受尽世间的痛苦和灾难,也不愿走到丢失信仰这个地步。
  那么什么是信仰?
  当你想喝水时,仿佛能喝下整个海洋似的,这是信仰。等到真的喝起来,一共也只能喝两杯罢了,这是现实。
  换句话说,自古信仰的价值远胜于真实的价值。真理不讲情,但信仰却像是具有慈母之心,真实对于我们的渴望是冷淡的,而信仰却不断的安慰每一个人。
  它能将具有毁灭性的绝望变为逆来顺受的屈从。
  人的信仰是很重要的,没有信仰的人与有信仰的人是不能比的。信仰是一种精神支柱甚至可以说比生命还重要,古代人相信鬼神之说,这种信仰之力更加强大,更加普遍。
  那么,古人信仰什么?
  古人信仰可能也分好多方面,比如信天、信地、信祖先,还有信各种神灵鬼神等等。
  但是,在众多的信仰里,有核心的一条,那就是信天。
  这一条,不论对于天子还是庶民都是一样的。
  大乾推崇儒家思想,因此民间信仰也受儒家的道德伦理观念影响,形成了“天、地、君、亲、师“的信仰序列。
  所以,儒家信奉的最高神,便是天。
  在儒家经典中,和天相等的另一称号是上帝,或称帝,天帝。在儒家眼里,菩萨和天尊,佛祖和玉帝都是善神,其本意都是叫人行善积德,不要为非作歹,免遭报应。
  共同的核心就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今日沈府出现一位活神仙,百姓为了能够消灾,自然纷纷前来膜拜。
  整个沈府门口围满了乌泱泱的百姓,百姓神色虔诚,嘴里不断念诵着求财、求官、求名、求权、求利、求婚、求子、求学成、求祛病等等。
  贾似言虽然未曾表示,但唐逸从他的表现来看,贾先生对这位活神仙似乎也存有敬畏之心。
  人群里边,沈荣富面露沉思,想了一想,说道:“既然是活神仙降世,那我倒要好好问问,我沈府有何邪瘴!”
  沈荣富正准备上前,忽然手臂被人拉住,他转身一看,发现拉着自己的是唐逸。
  沈荣富脸色微愣,而后说道:“你来了。”
  唐逸点了点头,看了周围的情况,说道:“这些事情还是交由我来处理,您还是先到沈府里边休息。”
  沈荣富脸色微滞,怎觉得今日的唐逸与之前有些不一样,往常见到他时总会露出忌惮之色,但今日唐逸见到他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语气沉稳,脸如磐石,成熟稳重。
  沈荣富点了点头,将唐逸还有王阳明带到沈府,贾似言则是紧跟在后边。
  几人在人群中穿行,而此时,在沈府门前的正中央空出了一个位置,百姓们围成了一个圆圈,正中央位置坐着一位面相温和的老道,脖子上挂着一串圆珠,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嘴里念着经文。
  唐逸双眼微眯,看着眼前的老道,某一瞬间似乎发现了什么违和感,但具体的他又说不上来。
  王阳明目光好奇的盯着老道乱看,说道:“原来他就是那位降世活神仙,怪哉怪哉。”
  沈荣富站在沈府门前,看向老道,再次说道:“大师,你若是需要钱财的话,那我便给你一千两如何?”
  筹码再加五百两,老道却是嘴念经文,依旧摇了摇头。
  沈荣富又说道:“若是觉得一千两不够,那大师需要多少,还是进来沈府再说吧。”
  “不。”
  老道说完,继续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念经
  沈荣富有些无奈,起初这老道出现沈府的时候,他直接将老道赶了出去,老道双手合十,直接坐在街上,一连几天几夜,纹丝不动,水米不进。
  街上的百姓都认为这老道冻死了,走近一看,只见他气息均匀,满面红光,大家都惊道:“真正的活神仙啊!一般人不冻死也饿死了!”
  那老道睁开眼睛,对百姓说道:“我乃是修仙之人,几天几夜没有进食又有何妨?”
  百姓听闻,脸色大变,纷纷跪拜行礼,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温陵城便知晓此事。
  而过了几日,柳村寨的人也前来沈府门口,听闻老道说沈府有邪瘴存在,便开始囔囔,要老道降妖除魔。
  沈荣富脸色阴沉如水,上前一步,说道:“即便你继续待在沈府门前也是无济于事。”
  原本正在念经的老道,抬起眼眸,轻声说道:“假若沈施主执意不愿捐赠钱财,那就勿怪频道用仙法大开杀戒了!”
  原本正在看着热闹的唐逸,听到仙法两个字,忍不住一笑,众人疑惑的看向他,就连那老道也是露出诧异的神色。
  唐逸神色淡淡,看向老道说道:“都说修道之人,慈悲为怀,不能大开杀戒,你贵为仙人,岂能胡乱杀人!”
  老道说道:“此番乃是沈施主与贫道有缘,所以贫道前来度他一度,沈施主府邸的钱财皆被邪物侵占,故贫道本意是想帮沈施主度过此番磨难。”
  唐逸说道:“照仙长这般说,索要钱财乃是为了助我沈家消灾解难?”
  “正是。”
  “荒唐!”
  唐逸怒声喝道:“找你这般说,若你在街道看上哪位姑娘,岂不是这姑娘也是仙长你的?你看上城主的老婆,难不成城主的老婆也是你的?”
  老道:“……”
  沈荣富:“???”
  众人:“!!!”
  王阳明脸色微滞,而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
  老道气得脸色涨红,怒道:“既然施主不信,那就休怪贫道大开杀戒了!”
  唐逸目光如刃,声音淡淡道:“你倒是杀一个试试!”
  老道脸色微变,额头冒出汗水,忽而睁开眼眸,瞥了唐逸一眼,双手合十,而后猛地一搓,他的双手马上被一团湛蓝色的火焰包裹。
  老道面不改色,竟丝毫没有任何疼痛之状。
  周围的百姓见识到老道手上生出火焰,纷纷吓呆。
  “这老道竟然真的是活神仙啊!”
  “看来沈家的钱财真的被邪物侵占了!”
  “这沈家留不得啊!既然真的有邪物!活神仙还是快些将沈家的邪瘴除掉吧!”
  看着老道手上的湛蓝色火焰,心里边可谓是惊讶至极。
  围观的百姓不由得顶礼膜拜,脸上浮现崇敬的神色,而人群后边,柳村寨村民一个个面目狰狞,纷纷讨伐沈家。
  唐逸脸色平静如水,看着柳村寨一个个声嘶力竭,青筋直冒的嘴脸。
  他轻轻点了点头,若说要将一个人名正言顺最快除掉,而且还不会惹祸上身的话,用人们最为忌惮的信仰,也就是神仙鬼魅作为借口,这的确是最稳妥快捷的办法。
  只可惜,
  对于神仙鬼魅一说,唐逸从来没忌惮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