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七十一章 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 三 求收藏,求推荐票!

  范进冷哼一声,却不知如何回答。
  王阳明大声问道:“唐兄,八卦本质是什么?”
  唐逸看向王阳明,笑道:“是阴生阳、无生有、对应与对冲、平衡与对称、对立与统一、同与异、时间与空间、最变与质变、现象和规律与数一体合一。
  伏羲氏创造“八卦”体系就是让我们懂得,直观和质朴,就在人的身边和体内,散发着大自然的醇香,既古朴无华又“神之又神”,既平平凡凡又“玄之又玄”,即简简单单又奥秘深远。
  方才范公子跟庞公子写的的两首诗倒是挺好的,但【入袖,衣萍】;【井暗、桥通】,比起天地之浩大,宇宙之乾坤,这些事词是不是有些小家子气了?”
  唐逸自然不会忘记回怼两人一番。
  “你!”
  范进怒急反笑道:“竟然你高见如此独特,我倒要好好欣赏一番才是。
  不过,只怕你是作不出诗来,逞强而已。
  还是早些退下算了,免得待会笑掉众人大牙!”
  众人注视下,唐逸终于起身,来到观众面前。
  唐逸直接对着四位大人行了一礼,也不自报名号直接念道:
  “
  否困咸需讼,睽离垢蛊蒙,解颐履蹇遯,旅晋豫恒丰。
  临观革小过,师比震同人,大有随屯贲,中孚亦渐升。”
  诗词念完,万籁俱寂,无声无息。
  随着远处一枚烟花炸响,甲板之上喧嚣四起。
  酒桌之上,那位只对醉香沉沦的温庭易脸色都有了变化。
  范进神情不变,但手掌接连几次伸开又捏紧。
  温陵学院的院长,摇头赞叹道:“这诗虽然朴素,但整首诗里所有的字,除最后一句中的亦字除外,都是易经中六十四卦的名称!”
  浩然书院的院长惊讶道:“整首诗竟是将卦名融合得天衣无缝,寥寥数语便把诗的神韵推向了极致!
  好一句:大有随屯贲,中孚亦渐升!
  如若不是绝俗之人,又怎能坐出如此神清骨冷无由俗的诗句,难怪方作诗之前会说出那番话,他这是在提醒大家卦名诗的本质,乾坤之大,层层递进!竟然有着如此高见,妙啊!”
  范进脸色阴沉如水,两位院长的评价无异于每一句都是在狠狠的打自己脸。
  原本他认为这才第一轮先博得众人愉悦再说,所以方才作的诗主要还是以八卦对仗为主,写得难免有些小家子气,现在心里实在是后悔极了。
  浩然书院跟温陵书院的院长都作出如此高的的评价了,王阳明跟知府大人自然不会有异议,在裁判老头微眯着眼睛注视下,他们四人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裁判老头点了点头,笑道:“唐公子,过!”
  ——唰!
  观众席上温陵百姓的目光瞬间全部注视着唐逸,这位唐大人他们自然是知晓的,但想不到几位大人对他所作的卦名诗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旋即,一些远道而来的游客对唐逸并不是特别熟悉,忍不住寻问唐逸的身份。
  有人盛赞唐逸是温陵的青天!
  有人暗讽唐逸是沈家的傀儡!
  观众席上众人议论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降低,甚至一些有些不堪入耳的声响也传来出来。
  沈清柔脸色平静,即便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如此议论她仍然是面不改色,似乎不受任何影响。但她还是忍不住看了一下相公的反应,见唐逸神态平静喝着热茶,沈清柔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相公,对不起。”沈清柔歉意道。
  “恩?”
  “如若不是相公与我订立婚约,现在或许也不会被人这般编排了。”
  唐逸笑道:“流言蜚语本就是无所不在的,否则世界便不能称其为世界,要是没有这些八卦流言,千千万万的人都会因为闲得发慌像蚊子一样大批大批的死去了。”
  原先的现代社会八卦消息本就满天飞,更何况现在的这个时代,八卦本身就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甜点,几千年如是。
  沈清柔嘴角轻轻微抿,这时候唐逸突然说道:“还有……能够同小媳妇一起被人争相谈论,想来若不是几千年来修得的福分,怕是都没法如此幸运了!
  他们这是在嫉妒,嫉妒我的才华,嫉妒我娶了小媳妇你这般漂亮的姑娘。”
  沈清柔脸色立马变得滚烫极了,不过,被唐逸这般无礼的调侃,沈清柔原本有些郁闷的情绪,立马就一扫而空。
  范进见到他们二人窃窃私语,心里气急暗自决定,下一轮定要狠狠力挫唐逸的风头。
  第一轮比赛淘汰了两个人,剩下五个人有惊无险的进入到第二轮的斗诗赛。
  裁判老头扫视了唐逸等人几眼,见大家已经做好准备便大声喊道:“第二轮比赛开始!”
  众人脸色骤然变得有些严肃,这第二轮可不比第一轮轻松,而且这第二轮可是直接淘汰三名候选人,只晋级两个进行最后终的决赛!
  裁判来头继续说道:“第二轮比赛题目,天上地下千奇百怪诗之药名诗!”
  所谓药名诗,顾名思义,即以药名入诗,且运用得当,贴切合理,可曲折委婉的表达人情事理!
  八卦诗尚有六十卦名可寻,但这药名却是千奇百怪,可谓是无所不可,而斡运曲折,使各中理,在人之智思耳。
  便在这时,浩然书院的院长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此番斗诗,这天上地下无论什么千奇百怪的药名,皆可以入诗,只要能将药名隐藏于诗中,而且能够“中理”,即要合乎情理、事理,不露痕迹,即可!”
  规则一出,场间哑然。
  毫无疑问,第二轮不仅需要才子们的智慧和诗思。
  还需要才子们在诗词艺术上达到一定境界才行,才能造微入妙,不入痕迹,创造出诗的最大艺术效果!
  若说第一轮卦名诗只需贴合语境就行,那么第二轮不仅要贴合语境,诗的内涵、深度、句意都必须充满艺术!
  ……
  ……
  ps:第二更送到,今天下午要上一个不错的推荐,求收藏,求书单,求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