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九章 娘子坐好,老司机要飙车了!

  正月初一,瑞雪兆丰年,温陵大街小巷能够看到各式对联都写满了吉祥语,百姓在爆竹声中辞旧岁,互相举杯畅饮迎新春,烟花绽放幸福年!
  年节刚刚开始,气氛热烈极了!
  从白天开始,唐逸便接待了好几个拜访的官员,到了下午时分在沈清柔的陪同下,唐逸开始互访各个地方的官员。
  到了傍晚回到沈府,老丈人破天荒的准备一场大盛宴,还邀请王阳明和唐逸一同畅饮。
  唐逸本不想触碰酒水,但老丈人似乎因为心情不错,接连几次要唐逸举杯喝酒,无奈唐逸只好接连喝了三杯,不一会儿,他便觉得晕头转向,直接昏睡过去。
  竖日清晨。
  唐逸正在睡觉,或许是昨夜喝酒缘故尚未清醒,他竟然破天荒的做了个梦,梦里边春意盎然,一片活色春香的画面。
  正在唐逸房间整理衣服的小果儿,脸色疑惑,她听见姑爷躺在床上似乎在长吁短叹,赶忙跑过来察看,姑爷这是怎么了?
  想起自家小姐吩咐待会要去南城寺,便赶紧走过去将唐逸叫醒。
  “姑爷,起床了。”小果儿轻轻呼唤。
  梦里边唐逸已经开始准备解锁各种新姿势,开放绝世大招,准备一发入魂!
  这时候眼前香艳的画面突然不断翻转,耳边传来小果儿的声音,他这才从睡梦中悠悠苏醒过来。
  “姑爷,小姐说今天是初二,要一起去南城寺拜佛烧香,所以让我来叫你起床。”小果儿解释道。
  唐逸心里边郁闷,而且还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酒水对于他来说果然是大忌,已经好几年未曾做个那种梦了。
  唐逸起床洗漱,穿上衣服之后外边又多加了一层厚厚的衣服,他本来块头就大,现在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臃肿。
  到了府门外边,沈清柔已经等候多时,小娘子今日穿着一件白色的莲花裙,外边则是披着一件雪白的斗篷,神色平静,带着温柔的笑意。
  唐逸看到沈清柔,忍不住笑道:“这位小娘子,小生我虽然没银子没房子,但小生却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不知可否愿意陪小生走完这一世呢!”
  这句话很突兀,沈清柔脸色微滞,想起相公跟爹爹说的那些话语,她竟是忍不住露出娇羞的神态,轻轻地咬了下嘴唇,相公怎么可以说出如此轻浮的言语,而且张嘴就来毫不顾忌场合,偏偏她还打不得骂不得。
  沈清柔白了唐逸一眼,佯装生气说道:“不可再胡言乱语,果儿还在这里呢!”
  小果儿脸色微红,摇了摇头说道:“小姐,没事,果儿听不到。”
  唐逸笑着附和道:“对啊!果儿她说听不到。”
  沈清柔脸蛋红晕更盛,说道:“也不知相公是从哪学来的这些不着调的轻浮话语,若是待会让爹爹听见了被挨训,看我护不护你!”
  唐逸脸皮向来很厚,笑道:“小娘子自然要护我!”
  知道自己说不赢这冤家,沈清柔便不再争执,脸蛋泛出淡淡的粉红,轻声道:“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可不能耽误拜佛上香的时辰。”
  沈清柔在小果儿的帮扶下蹬上了马车,坐进马车里,却见唐逸迟迟没有进来,她便掀开帘子,看到唐逸正拿着马鞭似乎要客串一些马夫。
  沈清柔说道:“现在天气如此寒冷,车里边有瑞炭比较暖和,快些进来吧,免得待会受了风寒。”
  温陵城的冬天非常冷。
  这个时代还没有温度计,所以百姓习惯用冰冻的厚度来描绘,如“冰冻三尺”等。
  一般到了严冬,皇室贵族取暖会用一种叫做“瑞炭”,长尺有余,坚硬如铁,燃于小炉,每条可烧十日,无焰而有光,热气逼人不可近。
  当然也有一些畏惧寒冷的富家公子,则是令丫鬟们密围于自己的座旁,以抵御寒气…要不是顾忌小娘子姐姐的心情,唐逸很像尝试一下。
  “这可不行,我现在的身份是客串一下沈家的小马夫,怎么可以跟沈家大小姐呆在一个车子里。这事如果传出去了,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唐逸说完,学着马夫将马鞭一扬,啪的一声打在马背上,车轱辘压着积雪缓缓向前行驶,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雪痕向着南城寺的方向而去。
  不得不说现在唐逸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的,这马车可不像现代车子还有刹车系统,如果驾驭不好,直接就是马车版的速度与激情了!
  他对马车还是挺好奇的,之前私底下曾听马夫说过,这马车行进时,如果需要停车,车夫只需要拉紧缰绳,驾车的马就会立马停步,车也就跟着停住了。
  唐逸试着拉紧缰绳,前边的褐色大马果然将头一扬,而后缓缓的停了下来,唐逸松了口气,心里顿时有了底。
  沈清柔见马车停下,掀开帘子疑惑问道:“相公,怎么了?为何会突然停下来?”
  唐逸笑着解释道:“没事,我就是想试试看这刹车系统灵不灵。”
  “刹车系统?”沈清柔一脸茫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唐逸哈哈一笑道:“娘子坐好了。老司机要开始飙车了!!”
  沈清柔虽然听不懂唐逸话里的内容,但见他如此开心为了安全起见,便叮嘱道:“这雪地路滑,很危险,相公还是慢些走吧。南城寺不是很远,我们不用很着急。”
  唐逸点了点头,立马扬起马鞭打在马背上,大马嘶鸣一声,迎着风雪,迈开蹄子迅速前进。
  沈清柔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道,相公有时候成熟稳重,有时候私底下玩心还是有些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唐逸的架势马车的技术也愈加熟练,到了后边已经可以很好地控制马车的速度。
  马车终于停在了一个庙宇的门口,只见檐枋彩画,楹联匾额,寺门的正中央放着一个牌匾,上边写着“南城寺”三个金笔大字!
  小果儿先下了马车,然后小心的将沈清柔扶了下来,唐逸伸手接过一些贡品,眨了眨眼睛笑道:“大小姐,这种粗活累活还是让我这个小马夫代劳吧!”
  沈清柔微微笑了笑,心道,要是真有你这般放肆的马夫早就被人赶走了。
  三人这才向着南城寺的大门走进去,忽然听到后边传来女孩惊喜的声音:“难道是清柔姐姐?啊!原来今天清柔姐姐你也来了!”
  唐逸好奇的转过身,只见一位穿着紫色衣服的姑娘身后跟着一位剑目星眉的男子,原来是他们两位。
  李婉儿走了过来,高兴道:“清柔姐姐。”
  沈清柔淡淡了笑,说道:“婉儿。”
  李婉儿似乎早已经习惯沈清柔冰冷的性格,笑道:“早些时候就想到沈府府与清柔姐姐你见面,却听小果儿说出去会客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姐姐你。”
  “难道清柔姐姐你也是来参加今天的聚会吗?”
  李婉儿话刚刚说话,只见从远处走过来好几位身着华服气质儒雅的公子,见到沈清柔,这些公子立马眼睛一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