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七章 坏人就得严惩!

  大乾律法明确规定,对于存在嫌疑的罪犯,尚未确定是否具有犯罪证据之前,地方县令禁止对疑犯滥用私刑。但是,如今李二内心已是崩溃,已将整个案情全部招供,自然不用动刑。
  李二吓得流涕,围观的书生才子们,心里边惊讶极了。
  他们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因为一己私欲,竟敢当着城隍爷的面前强丶丶丶暴少女,甚至还将女子的脖子砍断残忍杀害。
  真的是畜生不如啊!
  这个时候,县衙里边的书生才子,以及村民们再望向唐逸的眼神就不再是轻视与嘲讽,而是充满了佩服与惊讶。
  原来这是唐大人的计谋,故意闹着糊涂,目的是想要抓捕真正的凶手!
  无数道目光看向公堂之上的唐逸,忍不住掩面羞愧。唐大人到底是唐大人,能够辨识古今,胆敢怒骂圣贤,又怎会闹出糊涂之事。
  想到这,有学子拱了拱手,躬身赔罪,脸上不瞒惭愧之色。
  如若不是唐大人想出如此计策,李二可能早已经逃之夭夭,而被强丶丶丶暴的少女则会含冤而死。
  他们反而是跳梁小丑一般,不但误会唐大人,更是对唐逸肆意谩骂,冷嘲热风。
  实在是羞愧至极,妄为读书人!
  贾似言看着场间众人的目光,心头一阵暖和。
  本以为只是尝试看看,他也就无奈配合演这一出戏,想不到自家大人竟然真的抓到了凶手,这起城隍庙强暴杀人案件总算水落石出!
  从昨日开始为了能够搜寻破案的线索,贾似言动用了大量的衙役,却都是没有任何进展。
  他没想到,自家唐大人只是寻问被害死者的嫂子,就发现如此多的疑点不说,竟然还能够设下如此计策将凶手抓捕归案。
  今天唐逸的表现直接刷新贾似言心里对他的印象、好感倍增!
  当然,贾似言最为高兴的还是唐大人的官位抱住了,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当县衙先生,前途无忧!
  县衙大门被重新打开,围观的秀才、书生还沉浸突然发生的事情当中,他们一个个表情有点激动。
  外边有妇女寻问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无能官婿找不出凶手,拿他们撒气?
  书生立马义愤填膺,怒道:“县衙大人并非寻我等撒气!他审理黄狗,实际上乃是为了抓住凶手!”
  “啊?真的?原来是为了抓凶手。”
  “那凶手抓到了吗?”
  “唐县令亲自设局你说会抓不到?”
  不一会儿,县衙外边惊一波又一波的哗然,直接是将喧嚣不断的雨势盖了过去。
  案件结束,百姓各自冒雨回家,至于有关县衙“审理黄狗”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温陵。
  唐逸早已经起身走进后堂,对于外边发生事情,他全然不知,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贾似言跟在唐逸身后,疑惑问道:“东翁,其实我还是有些不理解,为何东翁会肯定,那李二定会来到县衙,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会被找到?”
  唐逸笑道:“李二就是因为害怕自己会被抓到,所以才会特地跑来县衙。”
  “为什么?”贾似言更加疑惑,问道。
  唐逸说道:“昨天我们对外公告,准备在县衙审理一只具有灵性的大黄狗。
  并将这个消息闹得满城皆知,李二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半信半疑,所以出于自己的安全考虑,他定是想看看这大黄狗是否真的是通灵性,还是我这个糊涂县令准备让一只大黄狗背锅。
  不过,整个过程其实说是一场豪赌也不为过,我以自己的名声进行下注,赌的则是李二肯定会来县衙。
  显然,这次比较幸运,李二显然疑心太重,加上内心觉得不安,所以一听到公开审理黄狗,立马就偷偷跑了过来。”
  贾似言点了点头,笑道:“原来如此,所以东翁之前才会让我将小孩和妇女赶出去,就是想从这些凑热闹的男人当中找到凶手。”
  唐逸点了点头,说道:“李氏曾经说过,曾在城隍庙与李二扭打,并且在他后背留下爪痕,整个案件过去不到一天,伤口即便结痂也不可能痊愈,一定会在背上留下爪痕。
  所以,从几百个人从中找到背部有爪痕,相对于在温陵城里毫无目的的搜索线索抓捕嫌犯来说,容易得多了。”
  贾似言点了点头,听完唐逸缜密的分析,对东翁的印象分又蹭蹭的上涨。
  稍顷,
  贾似言忍不住问道:“若是李二没有出现,东翁可曾想过后果?”
  唐逸看着贾似言,笑道:“我本就被人嘲讽为无能官婿,即便李二没有出现,顶多被挂上糊涂二字。
  比起死者是被人玷污之后还被残忍杀害,我这又算得了什么?
  我从未在乎什么名誉,更不在乎流言蜚语。
  想不到就去做,但凡还有一丝丝可能都会尝试看看。
  不过结果还不错,类似李二这样的坏人就得严惩!”
  贾似言看着唐逸离开的背影,心绪有些复杂,他如今已是半步踏进棺材板,却发现唐逸竟然看得比他还开阔。
  贾似言一直都是持着明哲保身的念头做事,不有非分之想,不存侥幸之念,不患得失之心。对唐逸恭敬有加,对沈家言听计从。
  他一直认为在官场上,没有敢闯敢试的气概,保有虚与委蛇的心态。
  所以,最为一名鲜艳先生,他总是表现出毫无野心,老实本分,随遇而安的性格。
  这样的人貌似没有什么特色,温吞水一样,但贾似言认为这恰恰能够明哲保身,能够得到大人的重视和栽培。才能够真正的屹立在官场不会出事,顺便还能偷偷赚些小银两。
  但是,
  今日审理城隍庙这起案件,令贾似言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自己这样做真的对吗?
  ……
  西熙园,小阁楼。
  习姑娘坐在窗沿旁边,远而望之,直接勾勒出妖娆的身形,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美目盼兮,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
  闺房外边,几名小厮将做好的几件丝绸戏服送进屋里便小心离开,却见一位绿衫小丫鬟摇着两条小辫子,蹦蹦跳跳有些兴奋的跑进来。
  习羽翎柳眉微皱,娇慎地瞪了一眼小丫鬟,说道:“不是跟你说过,女孩人家应当矜持得体,不可这般冲动行事。”
  小丫鬟连忙点了点头,拘谨小手,轻声说道:“姐姐。”觉得有些难受,又调整一下小屁股,说道:“我方才在外边听到小翠跟小巢在谈论那位唐县令的事情。”
  正发呆看着窗外雨滴的习姑娘,美眸微颤,转头见到小丫鬟着急想要说话,却又憋得难受的样子。
  习羽翎妩媚一笑,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丫鬟连忙说道:“方才,就是方才……昨日温陵的城隍庙发生一起强暴杀人案件,县衙的人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找到那个凶手,最后那位唐大人亲自出面……审理一只大黄狗,竟然就在公堂之上当场抓到那个凶手了!”
  习羽翎柳眉微蹙,看着小妮子红扑扑的脸蛋,却是听不懂她想表达的意思。
  习羽翎柔声说道:“别着急,慢点说。”
  雨势逐渐减弱,小丫鬟连忙点头,说道:”就是今天,那位唐大人公开审理一只大黄狗……”
  ……
  ……
  ps:今日提前更新,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