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章 第一次做……

  今年的温陵注定是特别的,已是停歇几天的大雪,又开始下了起来,这使得温陵百姓的心里头,冷着身体暖在心里。瑞雪兆丰年,如此适时的冬雪预示着来年是丰收之年,是来年庄稼获得丰收的预兆!
  到了亥时,夜色已深,温陵街头人群逐渐稀少,但温陵河的对岸西熙园里边莺莺燕燕依旧是歌舞升平、灯火璀璨。
  西熙园的三楼突然传来一串银铃也似的笑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垂着辫子的小姑娘走了进来,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
  秀儿走到习姑娘的身边,高兴道:“习姐姐!习姐姐!有消息了!”
  听秀儿的吐语吐珠,又是清脆又是柔和,动听之极,向她细望了几眼,只见她神态天真、憨厚顽皮,双颊晕红,年纪虽稚,却又容色秀丽、气度高雅,不似一般的小丫鬟般拘谨,漾着笑意的眉眼虽还带着稚气,却已是如画的模样。
  此时窗户旁边,习姑娘慵懒靠在窗沿,一袭红衣犹如焰火,美眸则是看着外边大雪纷飞的夜景。
  屋内烛火摇曳,映照着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那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
  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
  习姑娘看向秀儿,妩媚笑道:“你这小妮子,再这般毛毛躁躁,小心我家法伺候。”
  小秀儿吓得脸色煞白,小翘臀猛地一收紧,习姑娘捻起桌上的热酒,边倒酒边问道:“什么消息,说吧。”
  秀儿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笑道:“习姐姐你故意吓唬我!我才不会跟你说是关于唐大人的消息。”
  “唐大人?唐逸?”
  习羽翎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忍不住轻颤。
  秀儿点头说道:“我方才听闻参加寿宴的姐姐说,今天晚上许老夫人的寿宴上,唐大人可是大放异彩,不仅给众人表演了油锅取钱,还作一首贺寿诗引得众人欢呼,更让那许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正在看着温陵河夜景的习姑娘转过身来,她的美眸璀璨如繁星闪烁,目光里满是疑惑好奇的色彩,疑惑说道:“为什么?”
  秀儿佯装生气道“不说!”
  习羽翎刮了下小姑娘的琼鼻,说道:“每次姐姐你坐在窗户旁,一坐就是好久好久,都不跟我说半句话。
  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唐大人的消息,你才愿意跟我说几句话。
  所以,我不说。”
  习羽翎白了小姑娘一样,吓唬她道:“再不说,我家法伺候。”
  秀儿小翘臀轻轻一颤,这次简单的将今晚发生在寿宴诗会上的事情叙述一遍,最后,小姑娘还不忘夸赞唐逸几句。
  “这唐大人果真大才啊,尤其是今天晚上作的那首贺寿诗,倒是写得应时应景,好生有趣。据说许老夫人听完后,连说三个好字,许院长更是开怀大笑,当着众位文人才子的面前不吝盛赞一番!”
  习姑娘低声轻吟几句那贺寿诗,双眼顿时笑得犹如月牙儿似的。
  秀儿见到还是第一次见到习姑娘这般开心。
  她的目光落在习姑娘美眸之上,妩媚笑道:“那唐大人若是亲眼见到姐姐你这般高兴就好。”
  习姑娘莲步轻移,走到窗户旁边,美眸看着对面灯火逐渐暗淡的温陵街道,夜色下的温陵街道,能够看到有人影提着灯笼缓缓走动,也有挂着灯笼的马车飞驰而过,很快便消失在夜幕里。
  她声音淡淡,说道:“若是不愿相见,见或不见,又有何区别?”
  秀儿摇了摇头,开着玩笑,说道:“区别可大,这样那位唐大人才会知道,我们西熙园的招牌大红人习姑娘每天都在想他呢!”
  习姑娘看向她,怒道:“你这妮子若是再胡说八道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秀儿吓得急忙紧闭小嘴,大眼珠子滴溜溜乱转,而后忍不住说道:“习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去江南啊?”
  习姑娘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轻声说道:“他什么时候走,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
  ……
  冬夜大雪,到了寅时温度骤然下降。
  今天因为寿宴之事可谓忙活了一晚上,唐逸跟沈清柔回到沈府,觉得有些困了便直接回到房休息,半夜盖着暖被睡觉,唐逸迷迷糊糊却忽然发现被子的一角似乎出现了一个破洞。
  想起他自己有踢被子的习惯,上次就是踢被才会半夜着凉发烧,想来这被子的破洞应该也是被他不小心踢破的。
  现在已经深夜,沈府里大家基本都已经在休息,他只能先将就盖着等到明天早晨再叫小果儿换一下被袄。
  就在这时,房门传来微微声响,唐逸听到声音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沈清柔从门外边款款走了进来,两人正好四目相对。
  沈清柔声音温柔,问道“相公,把你吵醒了吗?”
  唐逸摇了摇头,问道:“娘子,怎么突然过来了?”
  沈清柔抿嘴一笑,说道:“今天晚上这雪下得实在太大了些,现在天气又开始变得冷了,相公大病初愈可不能再着凉了,所以妾身便想着过来看看你有没有踢被子。”
  唐逸点了点头,将被子掀开,准备起身喝一杯热茶。
  沈清柔眉头抬起,忽然发现唐逸盖着的被子破了一个洞。
  唐逸注意到她的目光,低头看了下,发现被子的洞还不小,顿时有些尴尬了。
  沈清柔微微一笑,说道:“妾身去拿针线盒,晚上先缝补一下,等明天再叫果儿换一下被褥。”
  唐逸正准备拒绝,将就一晚上盖着也没事。可惜沈清柔已经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拿出针线盒,又走到旁边取过大氅让唐逸披上,坐到床沿开始缝补被子上的破洞。
  刺绣女红是大家闺秀必须要领,沈清柔懂得缝补自然不足为奇,不过沈清柔只学过一段时间的刺绣,并不是很擅长缝补,像这样缝补被褥上的破洞倒是第一次,她刚缝了几下手指便被针头不小心给扎了一下,开始流出血来。
  听到沈清柔绣眉微蹙、轻哼一声,发现她被针扎到手指,唐逸连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察看。
  唐逸关心问道:“疼吗?”
  沈清柔点了点头,脸色显得有些难受,说道:“第一次做所以有些不熟。”
  唐逸说道:“第一次做当然不是很熟练,现在开始流血了……我先用手帕帮你处理一下,不然等一下血会落到被子上。”
  沈清柔轻轻点头,唐逸找了块手帕将手指上的小伤口轻轻擦拭,沈清柔的脸色闪过一丝痛楚。
  唐逸说道:“很疼吗?那我轻一点,你先忍一忍。”
  沈清柔轻声应道:“……嗯。”
  房间外边,正欲敲唐逸房门的沈荣富,未曾想到,来到唐逸房外会听到女儿跟唐逸的对话。
  第一次做…?
  流…流血了?!
  被子???!
  沈荣富也是过来人啊,房间里边发生什么事情当然是不言而喻啊!
  刹那间,
  沈荣富脸色骇然,苍白至极!
  ……
  ……